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三章、释放仇恨!
    ..,

    第八百零三章、释放仇恨!

    “还说-----还说----说我孔雀王朝起不义之兵,行不义之战,定然会事败破国-----还说----陛下---也就是赖着人多一些,以前遇到的对手弱一些,所以才一路攻城拔寨,几无败绩。现在他燕相马来了,陛下就要----”

    老侍官的声音越来越弱,越来越轻,显然,后面的话都不是什么好话。

    “燕相马!”孔雀王嘴里咀嚼着这个名字,冷声说道:“无名小辈,也敢如此张狂?待到我麾下将领取了他的人头,我倒是要看看这个小子是不是有三头六臂----”

    顿了顿,孔雀王转身看向国师赢无欲,说道:“怎么感觉这个燕相马的名字有点儿耳熟?”

    赢无欲眼角含笑,说道:“你忘记昆仑神宫了?那个为了保护李牧羊不惜要与父亲断绝父子关系的少年人-----你听了之后还说一腔热血,义薄云天,惜不是我孔雀儿郎。”

    “是那个小子。”赢伯言终于想起燕相马这号人物出来,说道:“果然是那李牧羊的朋友。我还说呢,这说话的语气听起来有点儿熟悉,尖酸刻薄,跟一把刀子似的。原来他们俩是知交好友,有着过命的交情。”

    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说道:“近墨者黑啊。”

    “李斯特将军老辣善战,是陛下身边的一员悍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陛下才将押运粮草这样的重要军务托付于他-----没想到李斯特将军竟然战死在一个西风小将手里,就连粮草都被截断。这样一来,倘若不能够攻下汉城或者不能将粮草夺回来,军内粮草就只够十日的用度。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倘若军内缺粮,怕是军心不稳,恐生变故。”

    “是我小觑天下英雄了。”孔雀王赢伯言极其难得的自我反思了一番。“自太阳#城出兵始,直至今日,孔雀军从无败绩。这也让我心生傲意,觉得天下群雄不过如此。却没想到,一个无名小将却让我陷入两难境地。燕相马,这是在别我的战车马腿啊。”

    “现在陛下有两个选择。要么夺粮草,再把粮草从那燕相马手里夺回来,要么攻汉城,只要拿下汉城,粮草之危迎然而解-----陛下如何作出决断?”

    “燕相马为何在这个时候出奇兵夺我粮草?一是想乱我军心,另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想要让我暂缓攻城-----汉城之固,天下皆知。又有铜墙将军林诚亲自率军驻守,止水剑馆三千剑客誓与汉城共存亡,城内隐藏的修行高手无数------又有沼泽天险,荆棘密布。数天下来,让我军损失惨重。”

    “陛下是打算夺粮草?”

    “不,迎难而上方是朕的风格。若是因为汉城坚固我便弃之不攻,止水凶狠我便位居不前,天下人如何看我?我又如何做这神州共主?如何让这天下人信服?”

    “ 陛下英明。”

    “总不能让那小子遂了心思。他想和我打游击,想要在外围消耗孔雀军的精力和注意力------我偏不上当。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很快他就会派兵前来袭营。”

    话音未落,就听到大帐外面有人喊道:“报,左翼遭遇袭击-----”

    赢伯言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说道:“这小子当为我人生知己。”

    --------

    龙息摧城,烈火燃烧。

    整座城市陷入一片火海,哭喊声、嘶吼声、以及金铁交击声音响成一团。

    在李牧羊化作白龙,一口龙息融化了津州那高大巍峨的青金大门之后,孔雀军汹涌而至,瞬间就将那还处于惊愕之中来不及生出反抗的大周军给扑灭在地。

    “杀!”

    一名将军骑在战马之上,一马当先,挥舞着长枪朝前刺去。

    一枪洞穿一名鬼舞军将士胸口的同时,只闻天上一声鸟鸣,一头巨大的彩鸟从头而降。彩鸟上的将士长剑一挥,白光划过,那名将军的硕大人头便已经直飞高空。

    “救命-----救我-----我的腿断了------”

    一名士兵的双腿被齐膝斩断,躺倒在地上大声哀嚎,哭喊着求救。没有人回应,没有人帮忙,甚至连看上一眼的人都没有。

    一匹重骑轰隆隆的冲来,铁打的马蹄铁重重的击打在那名骑士的胸口位置。

    咔嚓------

    那名重伤士兵口吐鲜血,当即身亡。

    “母亲-----母亲你快出来------”一名女童拼命的扒拉石块,想要将母亲从那倒塌的石头之中将母亲的身体拉扯出来。她已经找到了母亲的手,可是无论如何用力都没办法将那块用作房梁的巨大松木给抬起来。

    “母亲-----”

    ---------

    李牧羊恢复人形,看着地面厮杀的人族同胞,犹如置身无间地狱。

    “怎么?不忍心?”千度傲然而立,脚下的彩鸟孔雀不停的扇动着翅膀,将那些急飞而来的枪林箭雨给扫开。

    “何必如此?何苦如此?”李牧羊悲声说道。“他们这样杀来杀去,或死或伤,永远和自己的父母妻儿分离----为的到底是什么?”

    “为了军人的荣耀,为了立身的家园------”

    “不,是为了上位者的私心。”李牧羊打断「千度」的洗脑,怒声说道:“军人的荣耀?军人要什么荣耀?好好的活着,赡养自己的父母,守护自己的妻儿,让他们老有所养,幼有所依,这才是军人的荣耀,是天下所有男人的荣耀。”

    “至于立身的家园,他们脚下的土地是他们的吗?你们嘴里所说的家园是他们的吗?倘若没有那些上位者的私心,倘若没有那些难以填满的野心-----若是没有你们点燃战火,若不是你 们妄自用兵,他们怎么会死?他们怎么会失去父母家人?”

    “李牧羊,你不要忘记了------”占据千度身体的邪月祭司怒声喝道:“是你送与了孔雀王赢伯言万灵玉玺,是你勾起了他吞噬天下的**和野心-----是你亲手点燃了这战火,是你渴望对他们用兵-----如果这一切有一双幕后之手的话,那便是你。是你造就了这一切。你才是真正的恶魔。”

    “停下来-----”

    “你说什么?”

    “我说停下来。不错,我确实送给了孔雀王万灵玉玺,我也确实想看到他对七国用兵,我希望他能够成为神州共主,因为只有这样,龙族沉冤方能得雪,也只有这样,才能够有人为那些枉死的龙族正名------让怒江之水不再鲜艳,让断山之上不再听到悲鸣之声。”

    李牧羊眼眶血红,指着那厮杀不休的战场,指着那更多受到牵连惨死的无辜百姓,说道:“倘若这一切需要牺牲他们,牺牲这些无辜的人,那些可怜的孩子------我希望这场战争立即结束。我宁愿受万世唾骂,我宁愿永生承受酷刑。”

    “李牧羊,你太天真了。”邪月祭司冷笑连连,说道:“绝堤的洪水如何能够倒流,出闸的野兽如何还能够关回笼子里------孔雀王朝联手黑炎帝国进击七国,神州九国用兵近千万,难道是说不打就不打,说停下来就可以停下来?”

    “李牧羊,就算你是龙族,你也没有能力阻止这一切。孔雀王朝只能前进,只能按照即定的战略向前推进-----要么胜,一统九国。要么败,被七国联手吞噬。没有停止,没有退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没有其它的道路可选。”

    “我说-------”李牧羊看到孔雀军冲进城池,和津州军进行巷战。更多的津州百姓受到波及,更多的百姓遭遇劫难。有人被刀箭所杀,有人被倒塌的房屋所压,还有人被战马撞死。当然,死伤更多的还是那些杀红了眼睛的双方士兵。“停下来!”

    “李牧羊,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敢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邪月祭司眼神凶狠的盯着李牧羊。“你要清楚,我之所以把你留下来,是因为你和我有共同的目标----倘若我不容你的话,你早就被孔雀王给赶走了。”

    “上一世被恶人所害,龙族近乎灭绝。这一世举世皆敌,只要一露头就会被无数人喊打,世人视你为野兽,人人见而屠之-----难道你不想要报复?我知道,你的心里有恨意。我感觉的到-----释放出来吧。”

    说话之时,千度的手掌捏出一个又一个繁琐无比又诡异之极的法诀。

    一团团黑色的雾气朝着李牧羊所在的方向扑了过去,很快就将他笼罩其中。

    “释放出来吧-----释放出来吧-------”千度用一种极其陌生,而又充满蛊惑的声音召唤道:“血债必须血偿-----去吧,杀光他们,杀光他们-------”

    吼------

    一头白色的巨龙从那黑雾之中冲了出来,腾云驾雾,翱翔九天。

    吟-------

    龙吟之声传遍四野。

    角似鹿、头似驼、眼似兔、项似蛇。

    鳞似鱼、爪似鹰、掌似虎、耳似牛。

    颔下有明珠,喉下有逆鳞

    白龙仰天天啸,瞳孔血红。

    眼神之中,红血弥漫,转动间便有血水沸腾。

    白龙从天而降,在津州上空盘旋一圈之后,再一次的停亘在千度的面前。

    “释放出来吧-----释放你心中的恨,释放你心中的杀意------人族,不值得同情-----杀光他们-------”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