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九章、心乱如麻!
    ..,

    第七百九十九章、心乱如麻!

    脚踏实地,身若悬崖。

    崔小心的心脏一直往下沉,掠过流云和冷风。然后心脏被那流云包裹,冷风凝固,整个身体也就变得凉嗖嗖的了。

    头顶的天色灰暗,却还没有下雪的迹象。或许,那一年的冬雪来的太大太急,造成了百年难遇的大雪灾,导致接下来连续数年都雪量骤减,淅淅沥沥的下不痛快,下不彻底。

    老一辈的天都人都说,那一年的雪下尽了,血也流干了。直到现在,一到阴雨天气,天都城就鬼哭狼嚎,不少人还说听到了冤死者的嘶吼声。

    当然,在巡城司再次捉了一批人砍头之后,这样的传言已经被竭制住了。

    崔小心抬头看向燕相马,瞳孔里面有着听到这个消息的震惊以及对那有可能存在恶果的担忧:

    “李牧羊-----他不是去了江南嘛,他说他要隐居,再也不要过问这世间俗事。他怎么会与你在沙场相见呢?表哥是不是故意唬我?这种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发生,是不是?”

    看到崔小心焦急的模样,燕相马开始后悔  自己对她说出真相了。

    难得归于平静,何必又将她扯入这世事洪流之中?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在这乱世又能够做些什么?

    燕相马眯着眼睛大笑,就像是一只偷了鸡的小狐狸,说道:“是啊,李牧羊隐居江南-----怎么可能与我沙场相见呢?我随口说说而已,只是想要知道在你心中是我这个做哥哥的重要,还是那个独自跑到江南隐居的李牧羊重要。”

    崔小心握着燕相马的手掌,因为修行入道的缘故,燕相马的手掌温热。也正是因为这热,才更加清晰的感触到了崔小心手心的凉意。

    “  你们都很重要,我不希望你们俩人任何一个有事-----假如,我是说假如,倘若你们当真在沙场相见,无论如何,都不要刀剑相向-----你们是朋友啊-----”

    “朋友!”燕相马满嘴苦涩。沙场之上,只有阵营,哪有朋友?

    你来我往,你死我活。这是宿命。

    在这一刻,燕相马格外的痛恨那个老家伙-----倘若不是他从中横插一手的话,倘若不是他以势相迫的话,自己何必和李牧羊走到这一步?

    不管是许达,或者是李钟,又或者是其它的任何一个将领,他们去战场厮杀,与人打得你死我活,与自己何干?

    他就想不明白  了,为什么这个老东西对自己的孙子如此的狠辣?

    燕相马知道,李牧羊一定为出现。

    现在征战九国的人是谁?是孔雀国主赢伯言。

    赢伯言是谁?是赢千度的父亲。

    赢千度又是谁?赢伯言手里的万灵玉玺又是谁赠送的?

    与其说是孔雀王朝为自己而战,不如说是为李牧羊而战-----至少,昆仑神宫里面有过一面之缘的赢千度心里便是这般想的吧?

    他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对李牧羊的浓浓情意,也从她危急时刻寸步不退的态度中看出了她与李牧羊的生死不离-----

    “可是,表妹怎么办?小心怎么办?”燕相马真是很烦躁。那个李牧羊有什么好,颜值不如自己,智慧不如自己,才能不如自己,而且还是头龙-----你们就不能喜欢我吗?

    真是很想替自己的好兄弟李牧羊分担一些烦恼。

    “那是自然。”燕相马笑着点头,说道:“我燕相马阅人无数,没想到身边最靠谱的朋友是一头龙------你是讽刺不讽刺?”

    “表哥------”

    “好了好了,不是龙不是龙,是小龙人-----我头上有只角,我身后有尾巴,谁也不知道,我有多少秘密-----我是一头条小黑龙,小黑龙,小黑龙,我有许多小秘密,小秘密,小秘密------”

    “表哥------”

    “这是帝国儿歌,你小时候也不听过吗?”

    “-------”

    “好了。不和你说笑了。我来是与你告别的,顺便看看你这边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有什么事情要办你赶紧提,有什么人要揍你赶紧说,我若是离开了,你可找不着这么好的免费劳力了。”

    “我没什么事情要你办,也没有什么人要你揍----我只盼你平安归来。”崔小心抓着燕相马的手不放,因为用力过度,让她清瘦的手背上面青筋暴露。“无论如何,表哥都要保重身体。”

    “放心吧。只要不是遇到了李牧羊,其它人想要杀我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就算是遇到了李牧羊,表哥也要-----”

    “也要把他杀掉回来?”

    “你们要一起回来。”崔小心声音坚定的说道:“我会日日为你们吃斋诵佛。”

    “菩萨要是觉得你这样太贪心,事情就不好办了啊-----”燕相马笑着说道。“我让人买了一些书给你送过来,你闲暇无聊时可以看看。其它事情不要去管,也不要去问。就在这小园里看书写字,静候春秋。”

    燕相马站了起来,深深的看着崔小心,问道:“你和思念有书信联系吗?”

    “没有。”崔小  心摇头说道。

    “这丫头倒也公平-----既然不写信,那就索性一个也不写。我喜欢。”燕相马哈哈大笑,转身大步朝着小院外面走去。

    “表哥-----”崔小心追了出去。

    燕相马头也不回的摆手,颇有股子风萧萧兮易水寒将军一去不复返的悲凉意味,说道:“不送,不要送------”

    “保重!”崔小心出声喊道。

    燕相马只是挥手,再不回头。

    崔小心倚在门边,直到燕相马走了很远背影不见仍然没有回过神来。

    “小姐------”瞎了双眼的丫鬟桃红在旁边唤道。

    崔小心回到桌边,重新从案上拿起书卷,却发现自己再也看不清楚上面的字眼。

    心乱如麻!

    --------

    ---------

    清晨醒来,洗漱完毕,服侍千度的女侍栗米端来餐食供李牧羊享用。

    一碗稀粥,只见米汤,不见米粒。一碟小菜,三五根萝卜丝,一筷子下去都夹不满。

    虽然说军伍之中条件简陋,但是高级将领的生活还是会特殊照顾的。至少一日三餐要有米饭有肉食,不然的话,  如何打仗?

    这点儿食物,比普通士兵都不如,更何况是李牧羊这种-----传说中公主殿下的男人。

    李牧羊看着栗米,栗米低下头不敢和李牧羊眼神对视。

    李牧羊笑了笑,说道:“我知道,这怪不得你,是他们做的?”

    “牧羊公子,我不敢说----”

    “他们以为这样就能把我赶走了?”李牧羊对这种手段不屑一顾,声音铿锵有力的说道:“为了你们殿下,别说是吃饭,就是吃-----土我也愿意留下。必须要留下。”

    “委屈牧羊公子了。”

    “不委屈。”李牧羊摆了摆手。“记得把我刚才说的话悄悄告诉你们殿下-----不是现在,以后等她神智清醒的时候。”

    “-----是,公子。”

    李牧羊把那几根小菜倒进米汤里,然后咕噜咕噜一口喝下,咀嚼了几口下肚,问道:“你们殿下呢?”

    “殿下在营地,今日准备出兵镜海。  ”

    “今日出兵?”李牧羊推开椅子站了起来。“这女人怎么也不和我打声招呼。”

    想起来那个女人身体里面还有一头恶魔,便原谅了她的这种无礼行为,说道:“我去看看。”

    “牧羊公子------”

    “你不要阻拦我-----你知道你是拦不住我的------”

    “营地在东边。”

    “--------”

    李牧羊赶到营地时,千度正骑在孔雀之上,身边是那让诸国闻风丧胆的三千孔雀军团。

    孔雀铁骑如过江之鲤般踏过营门,紧随其后的是手持长枪装备精良的步兵营。他们每一个人向前进发时,都会抬头看一眼高空之上的孔雀长公主赢千度。

    那是他们的骄傲,是他们的信仰。

    他们愿意为她而战!

    等到所有的兵种进发,营地成空,李牧羊跃至千度身边,出声问道:“今日出兵,怎么也不打声招呼?你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

    千度对李牧羊的行为很是不喜,不愿意在人前和他保持如此近的距离,更不愿意让人看到他的存在。

    不过,既然将它留了下来,那也没有出尔反而的必要。

    “你不是来了吗?”

    “哈哈----”李牧羊也没办法当真追究她的责任,毕竟,现在的千度不是真正的千度,倘若惹恼了她身体里面的那头恶魔,怕是最后吃亏的还是千度,而自己也将会被她驱逐。“今日攻镜海,我能做些什么?”

    千度目视前方,用不属于她的嘶哑血腥地声音说道:“既然不愿污我名声,那便为我破城-----反正你们龙族的声誉一贯不好。  ”

    李牧羊笑着点头,说道:“自当尽力。”

    千度一拍孔雀脖颈,那孔雀像是有了感应似的,长啸一声,振翅高飞。

    三千彩雀同时长鸣,挥舞着巨大的翅膀紧随其后。

    居高临下俯窥大地,只见铁甲森寒,旌旗遮天。

    李牧羊看着远去的孔雀军团,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眼神凛冽如刀。

    “难道当真助他一路攻城拔寨,直取大周国国都长安?”李牧羊在心里想着。“倘若如此,怕是当真让他拿了天下------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

    李牧羊轻轻叹息,长袖一甩,身形疾飞而去,朝着远去的孔雀军团直追而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