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七章、千度遇险!
    ..,

    第七百八十七章、千度遇险!

    人生最幸福的事情是: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

    其实这样的生活对龙族而言根本就不算是个事。龙族一睡就是一年甚至好多年,倘若没有那些千辛万苦前扑后继找过来想要屠龙解救公主的王子们打扰,它们能够从生睡到死,当得上「自然醒」这三个字了。至于数钱数到手抽筋,那就更是小事一桩了,哪一头龙没有两三座龙窟?哪一个龙窟里面没有装满它们收藏的宝藏?

    数百年的珍藏,就怕你手皮磨掉好几层也数不出来-----

    当然,数钱那种事情李牧羊是不会做的。他知道自己很有钱,却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钱。

    每日清晨起床,洗漱、写字、等到朝阳初升的时候,便陪着宋晨曦在落日湖边散步。宋晨曦的身体虽然有龙血滋润,但是因为以前亏欠的太厉害,现在仍然需要好好保养修复。

    不过,现在她的身体也着实比以前要好上太多。小脸红扑扑的,沿着落日湖走上小半天路也没有丝毫的疲惫。

    看着眼前的美景,看着陪伴在身侧的李牧羊,宋晨曦不只一次的想着,若是能够一直这般那该多好啊。

    “真美。”宋晨曦停下脚步,看着湖面上的鳞光,以及从那银色的鳞片中跳跃起来的银鱼,痴痴说道:“可以入画。”

    看到女孩子一脸迷醉的模样,李牧羊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门前的垂柳可以入画,岸边的花草可以入画、远山可以入画,明月可以入画,小鸟可以入画,兔子也可以入画-----自从来了江南后,你就觉得处处都可以入画了。”

    “对啊。我觉得每一处都好,每一处都美。你说,都是最寻常的景色,为何看起来却如此的让人赏心悦目呢?以前从来都不曾有过的体会。”

    “那是你以前身体不好,终日担忧自己的病情,就算想要出门游玩一趟都要再三央求,小心翼翼----哪能像今日这般的轻松自在?”

    “是啊。束缚。以前的我被病情束缚了,被家族束缚了。被无数看得见或者看不见的东西束缚了。到了江南之后,我不再受到任何约束,就像是这落日湖里面的鱼儿一样-----现在,就连我画的画都有了几分洒脱闲适的意境呢。再过些日子,说不定我也可以入品级呢。”

    “一定可以的。”李牧羊笑着点头。“倘若保持这样的心境,说不定就可以丹青入道,成为天才的修行者。”

    “我不要做修行者。做了修行者,就有了追求,有了贪念-----那样的话,我又要被约束起来了。”

    李牧羊愣了片刻,点头说道:“你倒是看得透彻。”

    正在这时,陆天语朝着这边跑了过来,远远的就出声喊道:“哥,哥----有人找。”

    “谁找我?”李牧羊出声问道。他们居住的地方虽然在落日湖畔,但是落日湖连接太湖,又有群山相呼应,连绵数千公里。位置偏僻,又有数道禁制,怕是很难有人能够找到这里来寻人。

    “一男一女,男的说他姓秦。”陆天语对着宋晨曦腼腆微笑,出声答道。

    李牧羊大喜,说道:“没想到他们来的那么快。”

    他转身看着宋晨曦,说道:“走,我们回去。”

    说完,就快步朝着他们居住的小院走了过去。

    远远的,李牧羊就看到了那个大块头正候在门口。看到李牧羊走近,大块头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声音哽咽,说道:“公子,我们终于找到你了。”

    李牧羊还没来得及将他搀扶起来,大块头身边的红衣少女却也跟着跪了下去,红着眼眶说道:“公子,你让我们找得好苦。”

    “这不是找着了嘛。”李牧羊笑着说道,他一手拖着大块头秦翰,一手拉起文弱弱的衣袖,说道:“我听闻你们四处找我,担心你们遇到危险,就给你们传言让你们来到此处------”

    “我们夫妻早就发过誓的,生生世世都要跟在公子身边服侍公子。”

    “就是,我们的命都是公子给的------”

    李牧羊看看秦翰,又看看文弱弱,高兴的说道:“你们俩都-----成亲了?”

    文弱弱一脸娇羞,秦翰嘿嘿傻笑,说道:“就是随便-----拜了拜月老。”

    “这种事情可不能随便。”李牧羊笑着说道:“既然来了,就给你们俩正式补办一个成亲的仪式。既然来了,那就以后在这里住下吧。”

    “是,公子。”秦翰爽快的答应了。既然找到了公子,那就所有事情听从公子的好了。

    --------

    ---------

    得到长公主的命令,先锋祝熔身边的小旗打出旗号,先锋军立即变阵,前尖后宽,犹如一把锋利的尖刀一般插入了大周军的腹部之中。

    开膛剖胸,朝着更深处前行。

    忙于厮杀的母强将军听到前面的动静,也立即让旗官打出准备撤退的旗语。

    “公主,祝熔将军正在突围。”身边的传令官出声汇报。

    “嗯。”千度点了点头,双眼一直关注着下面的战斗,出声说道:“鬼舞军团,准备迎战。”

    “是。公主。”

    身边的传令官将千度的旨意传达下去,山巅之上的三千鬼舞军团立即抽刀蒙面,准备骑着孔雀下去屠杀。

    既然公主殿下说了,要把那些武厉军留下镇龙,那他们就要将他们留下来镇龙,能不能镇龙暂且不知,不过------公主一定是不喜欢镇龙渊这个名字的吧?

    作为公主亲军,他们都听说过公主和那头小龙的一些传闻。

    而且,上一回公主不受皇命率领他们千里奔袭赶至白马平原,不也是为了拯救那头小龙的性命嘛?

    “杀!”

    祝熔挑飞了一个敌方将领,手里的长枪一指,一马当先的朝着前面冲去。“杀,跟我杀出去。”

    两万先锋军组成的尖刀阵紧随其后,将那些企图冲上来拦截的大周将士给碾灭杀死。

    鲜血喷溅,肢体横飞。

    一幅修罗地狱的残忍场面。

    祝熔是千度公主亲选的先锋官,身材干瘦,五短身材,但是力大无穷,悍不畏死。他手提长枪,在身边两百护卫亲兵的簇拥下,将眼前所见的敌人一个个的挑飞刺穿,一路前行。

    暮光在望,镇龙渊出口就在前方。

    “杀------”

    犹如厉鬼般的嘶嚎。

    “杀。”

    万人呼应,挥刀斩杀。

    “ 公主-----”

    “杀!”千度将手里的鬼脸面具戴在脸上,脑袋上的白羽飞扬。

    一声冷喝,脚下的孔雀俯冲而下,朝着那些见到孔雀军想要逃跑紧咬不放的大武军杀了过去。

    “杀。”

    三千鬼舞军紧随其后,杀敌镇龙而去。

    --------

    在祝熔突围而出跨出镇龙渊之时,大周将军项成龙便知道伏击失败,坚守下去只会平添许多伤亡。立即号令手下鸣金收兵,静侯来日再战。

    大武国武厉军不知前方敌情,见到母强率兵逃跑,还以为前方战况吃紧,他们想要赶上去支援----

    “杀了他们。别放他们跑了。”武厉军统帅蔡重器大吼一声,挥舞着手里的七星战锤朝前猛冲。

    手里的七星锤脱手而出,即将要砸上他纠缠不放的将领母强时,天空之上传来一声孔雀嘶鸣。

    砰------

    七星锤遇到重力,反弹回来,朝着他的头顶飞来。

    蔡重器脑袋一偏,一把将那即将与自己擦肩而过的七星战锤给拽了回来。

    七星锤朝着天空之上的那只巨大的彩鸟轰了过去,那只彩鸟又冲天而起,蔡重器咧嘴大笑,正准备跃起直追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飞到了高空。

    “奇怪,自己还没来得及跃马-----”

    然后,他看到了一具无头的尸体正跨坐在马上向前狂奔。

    嗯,身材有点儿眼熟。

    嗯,盔甲也有点儿眼熟。

    哦,那面千年贝打磨的护心镜也很眼熟。

    对了,那是自己的身体------

    当他感受到那无边的痛感时,那颗人头已经在极速坠落。

    武厉军统帅蔡重器战死,武厉军溃败而逃。

    “快跑,将军死了-----”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我投降,我愿意向你们投降------”

    --------

    有人跑,有人降,更多的人被杀。

    千度击杀了蔡重器之后,便骑着孔雀停留在半空之中督阵,其它的鬼舞军团正骑着孔雀四处追杀那些武厉逃兵。

    “公主-----”一只彩鸟疾飞而来。一个身穿彩衣,头戴鬼面的鬼舞骑士朝着千度大声喊道:“祝熔将军突围成功,百丈原上再次遇袭-----”

    “什么?”千度大惊,急声问道:“何人领军?多少人马?”

    战况惨烈,鬼面骑士出声说了一句什么,千度没有听清楚,出声问道:“你说什么?”

    鬼面骑士已经靠拢千度,对着千度鞠躬行礼,低声说道:“敌方将领张尽忠。”

    “什么?”千度表情微僵,突然间感觉到有一股危险的气息正在靠近。

    他盯着赶过来的鬼面骑士,出声喝道:“你是何人?”

    “小人何隆。”

    何隆正是鬼舞军团的传令官之一,千度和他有颇多接触的地方,听声音正是此人不假。

    千度稍微放心,出声问道:“你说何人率军伏击?”

    “我说-----”那名鬼面骑士抬起头来,眼色的瞳孔变成了血红色。

    千度和他的眼神乍一接触,便知道情况不妙。想要出手反击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心神被慑,身体根本就动弹不得。

    那名鬼面骑士突然间跃起,迅捷无比的朝着千度扑了过去。

    不,不是何隆朝着千度扑了过去,而是从何隆的身体里面闪出一道黑色的雾团朝着千度扑了过去。

    真正的何隆仍然端坐在孔雀之上,表情呆滞,仿若痴儿。

    轰------

    黑色的雾团将千度的身体笼罩其中,千度拼命的挣扎,想要驱散那团黑雾,脸上露出痛苦难奈的表情。

    很快的,黑雾消失了,千度的挣扎也停止了。

    沉静!

    死一般的沉静!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双瞳已经变成了赤红色。

    红的像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