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六章、自取其辱!
    ..,

    第三百九十六章、自取其辱!

    梅园。

    陆行空老爷子站在书房窗口,看着园子里的两只雪鸠在树枝间鸣叫争食。额头带着红斑的那只雪鸠也不知道在哪里找到了一条蚯蚓,另外一只额头带着黑斑的雪鸠虎视耽耽,一次又一次的扑过来想要抢走那条蚯蚓。你来我往,啄眼衔毛,两只鸟儿打的不可开交。

    老管家陆叔推门走了进来,将银须炭火上冒着泡泡的小铜炉提了起来,为陆行空的茶杯加满开水,出声说道:“老爷又在赏雪呢?说来也是奇怪,今年的雪不仅下得大,而且一连几天不曾停歇,据说西山的松柏都压折了不少。这可是百年难遇的雪灾啊。”

    陆行空指着那两只厮杀正酣完全不在意旁人围观指点的雪鸠,出声说道:“你看,陆家像不像是那只雪鸠?”

    陆叔走了过来,眯着眼睛打量了一阵,出声问道:“老爷,你说的是哪一只?”

    “红顶雪鸠发现了一只蚯蚓,引来黑顶雪鸠前来争抢。双方战斗激烈,互相雕啄近百回合-----你说,到了这个时候,红顶雪鸠是应当缴械投降将自己嘴里的蚯蚓拱手相让,还是拼杀到底,无论如何都要捍卫尊严以及对这条蚯蚓的所有权呢?”陆行空沉声问道。

    “老爷,答案不就在眼前吗?”陆叔指了指那两只缠斗的鸟儿,笑着说道。“雪鸠为了一口吃食,尚且知道舞动利爪奋战到底。何况人乎?”

    “是啊。雪鸠尚且如此,何况人乎?”陆行空将视线收了回来,走回座位上面喝了口茶,出声说道:“让他们都回去吧。就说我今日不见客。”

    “你就这样把他们给打发了?那他们的心可怎么能放得下来啊?李可风那边正带着巡城营和监察司那边的崔见火拼,双方互有死伤,正打得不可开交呢。现在城防营的万和友以及京兆府伊的罗本源也掺和进去了------外面都打得乱成一锅粥了,你不给他们一个准话,他们会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走了?”

    “你的心里是怎么想的,总得有一个章程。也好让他们按序就班的去执行不是?都是一群粗人,打不让他们打,和也不让他们去和,就让他们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等着,那不是要了他们的亲命?”

    陆叔看到陆行空杯子里的茶水再次空了,再次提着小铜炉走了过去,帮杯子里注满开水,脸色严峻的说道:“再说,牧羊少爷还置身险境。等在外面的那些人不知道,你心里就一点儿也不着急?这次站出来的可是止水剑馆,止水剑馆号称弟子三千,那些不成器的弟子可以忽略不计,但是止水三君子和止水三狂客的剑法都有可取之处—------听说止水剑的传人木浴白还亲自出马了。你就这样把少爷一个人落在那里,身边只有红袖姑娘一个人,他们俩能不能扛得住安全回来还得两说。”

    陆行空捧着冒着热气的茶杯,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神情恍惚,一幅心事重重的模样。

    “老爷,是应该下个决断了。”陆老再次出声提醒。

    “你想过没有,能让监察司和止水剑馆木浴白站出来和我陆家打擂台的人是谁?”

    陆老想了想,指了指头顶,说道:“是那位?”

    “如果他的目标仅仅是诛杀牧羊一人而已,直接让止水剑馆暗地下手,或者让宫里的那些供奉们直接把事情给做了就成了。悄无声息,以牧羊此时的修为境界,自然难以抵挡。”陆行空眼神阴冷,像极了外面那只争食的雪鸠,怒声说道:“他们却偏偏当街行凶,将场面给搞得这般热闹宏大------意欲何为?”

    “图我陆家?”陆叔轻声说道。“即如此,仅仅是诛杀一个牧羊少爷又有何意义?至少,外面的那些人暂且不知牧羊少爷和我陆家的关系------”

    “展示筋肉。”陆行空轻轻叹息,说道:“止水剑馆站出来斩杀一个家奴而已,那个马夫还被监察司给包装成朝廷钦犯,陆家作何选择?倘若不作反击,牧羊惨遭毒手,怕是命陨长街。倘若陆家作出反击,那是直接和止水剑馆、监察司以及监察司背后的西风楚氏撕破脸。陆家是否做足了准备?”

    “老爷的意思是说-----他们意欲逼迫陆家和楚氏真刀真#枪的对上?逼迫我们陆家------”

    那两个字,陆叔终究还是没办法说出口。因为任何人或者势力和那两个字牵扯上‘关联’,怕是都难以善终。

    “正是此意。”

    “可是------牧羊少爷也不能不救啊。”

    陆行空虎目里面有精光闪烁,嘶声说道:“星空之眼,难道这星空之下,当真什么事情都瞒不过那条老狗?”

    “老爷------”

    陆行空摆了摆手,说道:“让碎星去将少爷给带回来。另外,持我的请柬去城外宋家老宅,就说我要去拜访国相。”

    西风帝国有左相,亦有右相。但是百年以来,能够被人称之为‘国相’的,仅有宋孤独一人而已。

    “老爷------”陆叔大惊。多少年了,两家不曾有任何的走动。现在老爷让人送柬去给宋家那位老爷子,这简直是------自取其辱啊。

    “去吧。”陆行空摆了摆手,态度坚决的说道。

    陆叔深深的看了陆行空一眼,然后轻轻叹息,转身朝着外面走去。原本伛偻的身体显得更加低矮几分。

    ---------

    -----------

    心如止水,剑如流水。

    此为《止水剑法》。

    《止水剑法》能够威震西风,响誉神州,自然有其可取之处。

    拍字决!

    以剑为棍,挟剑气之凛冽以及棍气之豪放,剑棍为一,将磅礴力道于一体。

    以力伤敌,以气杀人。

    一剑劈来,犹如有无数道剑棍铺天盖地而来,无数道剑棍上面燃烧着无数团蓝色的火焰,将李牧羊方圆数十丈的位置都给笼罩其中。

    风是蓝色的,雪是蓝色的,被蓝色火焰包裹的李牧羊也变成了蓝色。

    李牧羊感觉不到焦灼,感觉不到热浪。

    甚至感觉不到任何的异样,他能够自由的呼吸,他有着正常的心跳,就像是周围一切皆是迷障,皆是幻影。

    可是,越是这样,李牧羊心里也越是担忧。

    《止水剑法》威名赫赫,西风人士皆有耳闻。创立止水剑馆的木顾北挑战天下豪杰,战无不胜,被时人称为神州第一剑客。现在的止水剑馆馆主木浴白是剑神的后人,想来剑法也不同凡响。

    李牧羊不待其剑势大成,便已经握拳想要反击。

    《破体术》的破拳是凶猛刚硬之拳,而《止水剑法》的拍字诀也同样的大气磅礴。

    李牧羊准备以硬碰硬,以强对强。

    这是他脑海里的第一反应。

    可是,当他伸手握拳时,却发现自己的双手就像是被束缚了一般。一条无形绳索将他五花大绑,让他的身体如雕像木头。腿不能抬,拳不能发。而且体内劲气紊乱,丹田之处的气体也四处分散难以聚拢。

    翱翔在半空之中的百里长河自然将李牧羊脸上的细微变化看在眼里,心里冷笑不已。

    米粒也敢与皓月争光华?

    这就是剑势,是百里长河的一剑之威。

    剑气成势,势大压人。

    被其势所困的李牧羊就只能够被他压着他。一剑斩首级,一剑拍成肉泥是应有之意。

    千钧一发!

    生命危在旦夕!

    李牧羊的身体就像是一块人型大石,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任由无数巨型大剑朝着他的脑袋以及全身劈打而来。

    “白痴,快躲啊------”

    红袖出声喊道。

    因为百里长河将全身剑意都锁定在李牧羊身上,所以同样处于剑势之中的红袖倒是不受这剑势影响。

    她伸手去推李牧羊,李牧羊的身体却纹丝不动。

    红袖大急,身体一百八十度旋转,身上的破旧灰裙也迎风飞舞。

    她置身于在那蓝色火焰之中,然后身体高高的跃起,以掌化剑,主动朝着百里长河攻去。

    以肉掌所化之剑气来抵抗那已经形成剑势的止水大剑,这样的冲锋其实是死路一条。

    可是,这是她此时唯一能够做出来的反击了。

    当百里长河一剑将其劈成肉泥的时候,她也可以替被剑势锁定的李牧羊争取那么一线机会。

    只有那么短短瞬间,这样才不负陆家的救命以及抚养之恩情。

    红袖的身体跃到了半空之中,她的头顶是无数把压来的大剑。

    手掌劈出来的剑气在那巨型的大剑面前是如此的脆弱无力,却又勇敢坚决。

    “快跑。”红袖转身,对着李牧羊出声喊道。

    于此同时,她的速度加快,向着百里长河发起了自杀式的攻击。

    “不要------”李牧羊嘶声吼道。他拼命的挪动双手双脚,他的身体拼命的挣扎,但是那无形的劲气将他完全锁定,让他的身体犹如置身于冰窟之中大石之下。

    这就是水的力量。

    水无形而有万形,水无物而困万物。

    “不要。”李牧羊的眼眶泛红,然后瞳孔里面突然间被红色的血液弥漫。

    心海之中,一颗黑色的晶石缓缓的飘荡而起,散发出幽深的光泽。

    李牧羊仰天长啸,一拳轰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