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五章、《止水剑法》!
    ..,

    第三百九十五章、《止水剑法》!

    西风皇宫。和鸣殿。

    上天有时候是公平的,外面寒冷的时候,宫内也同样是冰凉刺骨。外面下雪的时候,宫墙之内也同样的大雪纷飞。

    西风君王楚先达正在和自己最近新纳的妃子嘻笑打闹,就着暧炉,喝着御酒,几案之上有四地贡献而来的新鲜瓜果,怀里的妖娆将一颗剥皮的紫玉葡萄塞进楚先达的嘴里,楚先达一口咬住,同时含上的还有妃子那嫩白如玉脂的手指。

    “陛下,你真坏。”妃子趁势躺倒在君王的怀里,柔软身体颤抖个不停,春衫微解,香肩半露,看起来性感之极。

    “更坏的还在后面呢。”楚先达将嘴里含着的紫玉葡萄朝着妃子的小嘴渡了过去。“来,朕赐你吃葡萄。你和朕一人一半。”

    妃子不敢忤逆,一脸娇羞的迎了过去。

    很快的,就有嘤嘤之声响起。

    正在这时,一名小内侍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门口。

    内侍李福挡了下来,问道:“陛下正在休息,有什么事?”

    “回李公公,巡城司和监察司的人在西城大街上打起来了。”小内侍将外面的紧急情况汇报给李福,说道:“听说现在外面都乱了套了呢。城防营也加入进去了,京兆府伊跑过去劝架还被误伤------”

    “这些人也真是。这风大雪大的,不好好地在家歇着,怎么就跑出去打起架来?”李福嘴里嘀咕出声。

    “李福,进来。”楚先达听到门口的窃窃私语,出声唤道。

    “是,陛下。”李福赶紧躬着身体跑了进去,脑袋低垂着说道:“陛下,巡城司和监察司在天都城内打起来了,据说城防营的人也加入了进去-----双方现在打得不可开交,京兆府伊罗大人去劝架还被那些蛮货给打伤了------”

    “哈哈哈,朕的监察司和巡城司打起来了?城防营也掺和进去了?外面竟然如此热闹?”楚先达大笑出声,说道:“可惜啊,朕贵为天子,出行不便。不然的话,倒是可以在旁边看看热闹。”

    “陛下万金之躯,岂可入此险地。”李福赶忙劝道。对于自己这位主子喜怒无常的心性他算是多有领略。

    “怎么?在朕的疆土、朕的国度,还有人敢伤害朕不成?”楚先达盯着李福,沉声喝道。

    扑通!

    李福立即跪倒在地,以额抵地,急声说道:“陛下文成武德,富有四海,深受万民爱戴。怎么会有人敢对笔下不敬?老奴只是担心刀剑无眼,那些蛮兵莽将不小心伤到陛下--------”

    “起来吧。”也不知道想起什么,楚先达的脸色再次变得阴沉起来,说道:“文成武德?朕自登上这皇位开始也有些年头了,腾是文有所成还是武有所得啊?富有四海,名义上这四海是我的,但实际上呢?这四海到底是谁的,朕知道,天下人皆知道。”

    李福从地上爬了起来,躬背低头不敢多言。

    “就让他们打着吧。”楚先达冷笑出声,说道:“总会分出一个输赢不是?就当是在城内磨砺兵将吧。”

    顿了顿,又出声问道:“明日是不是是陆家那位老家伙的六十寿辰?”

    “是的。”李福小声应道。

    “嗯,六十大寿,是个好日子。你得帮朕选一份礼物让人送过去------不对,朕应当亲自过去祝寿才能够表现我们君臣相和,你说是不是?”

    李福陪笑,不敢出声。

    ----------

    ----------

    降龙伏虎,诛杀群妖。

    李牧羊一击必杀,将面前围拢的众多黑衣刀客给杀了个干净。

    前一次使用,还感觉有些力不从心。灭世金佛在空中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消失破散。

    此次使用,大佛不仅金光大作,而且威力也要远胜从前。

    由此可见,李牧羊经过这段时间的历练,修为又有很大的提高,就连气机也要丰厚许多。

    将面前的敌人清场后,李牧羊也没有丝毫耽搁。

    趁着其它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朝着老妪所在的方向冲了过去。破拳频出,从背后对着那些围攻老妪的黑衣人们下手。一拳拳下去,又将两名黑衣大汉给轰成肉泥。

    老妪终于脱困,心里怒气飙升,双掌变刀,连番横斩。将剩余几名想要后退逃跑的黑衣人给辟成两截。

    “你没事吧?”老妪快步走向李牧羊,出声问道。

    一番苦战,她也不再掩饰其形。说话清脆,走路轻快,犹如二八少女,和她此时的装扮形成强烈的反冲效果。

    “没事。”李牧羊出声说道。看着老妪身上无伤,这才放下心来,说道:“红袖姑娘,你怎么来了?”

    “自然是为了保护你。”老妪出声说道。“你以为我是闲着无聊出门赏雪啊?”

    然后,她面露凝重之色,说道:“这些人使的是刀,却用的是剑决,而且形成体系,应该是止水剑馆的《骤雨剑诀》。他们是止水剑馆的人。”

    “止水剑馆?”李牧羊知道这闻名西风的剑馆,也知道止水剑馆门徒三千,无数名门贵族之后,包括皇室的公主王子都在此馆学剑。所以,止水剑馆又可以称之为‘皇家剑馆’。能够调动皇家剑馆的,自然就是西风楚氏了。

    李牧羊难以理解的是,仅仅是为了一个马夫,他们就调动那么多止水剑馆的剑手来狙击自己?

    就算是李牧羊的这一重身份已经曝光了,也不至于搞出这么大的场面吧?

    李牧羊觉得,现在的天都局势极其复杂,而且又危险重重。就像是一个装满硫磺黑油之类的大锅炉,随时都有可能‘轰’的一声爆炸开来。

    更让李牧羊郁闷的是,好像自己成了点燃这个大锅炉的那一块火石。

    “你快走。”红袖推着李牧羊的胳膊,说道:“我来押后。等到你走了,我自然有逃脱之法。”

    “恐怕走不子。”李牧羊仰脸看天,看向那远处的一角屋檐。

    那里,两袭长袍在烈风中飞舞,飞雪如霜般落满他们的肩头。

    ----------

    “李牧羊?杀了崔照人躲进星空学院的李牧羊?”百里长河一脸的惊讶表情,说道:“此子竟然敢返回天都?难道他不怕崔家报复将其剁成肉泥?”

    “所以易容而回,不敢显露身份。”木浴白出声说道。

    “易容?哼,他是欺我天都无人乎?天都浩大,强者众多,他能够蒙蔽所有人的眼睛?”百里长河冷笑不已,然后恍然大悟,说道:“难道馆主早就知晓此子身份,所以一直隐而不发,就是想要其自行暴露身份?如此一来,此时杀他就名正言顺了。谁让他毁了陛下的整个监察司呢?”

    “知又如何?不知又如何?”木浴白看了百里长河一眼,说道:“与此无关。”

    “怎会无关?”

    “倘若他不是李牧羊,难道就杀不得吗?一个马夫而已,一剑斩了,难道陆家还能够为其与人拼命?就算是李牧羊又如何?诛杀崔家崔照人,毁帝国监察司------将其杀了,无数人欢呼叫好,就连皇室都会大力嘉奖。”

    “馆主的意思是?”

    “这不是我的意思,是那一位的意思。”木浴白出声说道:“不管他是谁,都要他死。所以,他到底是谁,反而不是一桩多么重要的事情了。”

    百里长河面露凝重之色,冷笑着说道:“此子倒也是倒霉。原本以为自己能够瞒天过海,却不知其早就已经落在了有心人的眼里。在某些大人物的心里,不管他是李目还是李牧羊,也不过是顺手除掉的杂草而已-----谁让这把杂草让他们觉得碍眼呢?”

    “众生皆棋子。谁又能够逃脱这棋盘之外呢?”木浴白仰脸看天,天空中被那尊灭世大佛破开的窟窿已经弥合起来恢复原状,又有凉风呼啸,飞雪降临。“除了这日月星辰,又有什么可以永生不朽?”

    “馆主何必如此消沉?只需一夕悟道,便可踏破星空,进入那未知之境。与日月同辉,与天地不朽。”

    “不是消沉,只是前路艰难,令人感叹。”木浴白轻声说道:“去吧。将他的脑袋割下。”

    百里长河神情微震,然后大喜,躬身行礼,说道:“是,馆主。”

    百里长河身形一展,身体便如大鹏展翅般朝着李牧羊所在的方向掠去。

    呼!

    人在半空之中腾飞之时,手里的长剑并不出鞘,就这么连剑带着剑鞘硬生生的朝着李牧羊所在的方向拍了过去。

    轰隆隆------

    剑身沉重,犹如横亘在天空之中的一根巨型铁尺。

    铁尺之上燃烧着蓝色的火焰,如天之蓝,如海之色。

    风入那火焰之中,变成了有颜色的蓝色之风。

    雪飘荡进那火焰之中,又变成了有颜色的蓝色之雪。

    奇怪的是,风还在,雪亦在。

    它们并没有被那看起来来势凶猛的火焰给烤焦炼化。

    那火是有形之火,却是无温之火。

    是水中之火!

    《止水剑法》!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