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二章、雪中厮杀!
    ..,

    第三百九十二章、雪中厮杀!

    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

    外面雪乱,崔小心的心更乱。

    在她还远在江南的时候,就听说过崔宋两家想要联姻的事情。当然,那样的消息隐隐约约,断断续续,一直没有一个确定的说法。崔小心当时还在江南求学,天高路远,也从来不曾将这样的事情放在心上。

    只有偶尔在夜深人静的夜晚想起时,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滋味在心头。

    现在,母亲特意将自己找来,一脸认真的和自己谈起这事,那就证明这桩婚事已经尘埃落定。

    各方面的条件已经谈妥了,有资格点头的也都点头了。

    崔家唯一有资格说‘反对’的那个人是爷爷崔洗尘,所以崔小心第一个念头就是询问爷爷对这件事情的态度。

    爷爷同意了,事情大概也就没有任何商榷的余地了。

    “宋停云。”崔小心的嘴里轻轻的咀嚼着这个名字。“这个男人,将是和自己共度一生的人选了吗?”

    同居天都,甚至可以说同住在一条大街上面,崔小心以前就和宋停云有过接触。

    甚至,在一次崔小心遭遇危险的时候,宋停云还曾经救过她的性命。

    那个坚毅少年拔剑挺立,用自己瘦弱的身躯将自己挡在身后的画面,在很长一段时间都牢牢的占据着她的梦境。她也不是没有想过,和这样一个男人相伴一生也不是一桩难以接受的事情。

    宋停云风流潇洒,俊美不凡,有‘宋家玉树’之称。而且年纪轻轻便是天都年轻一辈的习武天才,在其它的少年人忙着骑马射箭溜狗斗鸡四处玩乐的时候,他一直跟随在宋家老爷子宋孤独的身边习武破境,一路行来,势如破竹。在其它人才刚刚入门的时候,他就已经跃过了空谷,等到其它人辛苦数载攀上高山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在准备冲刺闲云--------

    他总是跑在同龄人的前面,就是一些长一辈的人也自叹不如。

    可以说,他是无数天都少年争先模仿和追逐的对手,是偶像。

    最重要的是,崔陆两家门当户对,倘若两人结为夫妻,不仅仅能够得到两家人的祝福,怕是整个西风帝国都要因此而轰动------

    可是,为什么心里感觉空荡荡的,有种酸涩哀伤的心绪在身体里面蔓延呢?

    她的脑海里面浮现起另外一张面孔,那是一个漆黑的少年,他在笑,但是眼神里却有掩饰不住的凄楚,他对自己说‘崔小心,你不要担心。就算我们还是朋友,我也不会追你的啊。就算到了西风大学,我也不会追你的啊’。

    每每想到那一幕,崔小心都有一种心脏被人揪紧的感觉。

    那一天,她提前离开。但是她能够想象,独自坐在落日湖边的少年心情一定极其忧伤沮丧吧?

    “小心------”宇文蜜出声唤道。

    崔小心抬起头看着母亲,说道:“我知道了。”

    “小心,咱们母女俩好久没有说体已话,我也不知道你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这桩婚事算是已经定下来了,两家也都在挑选黄道吉日呢。不过,既然宋家那位老爷子开了口,说是想要在活着的时候看到自己家里再升起一轮明月,想来也不会再拖延太久------现在只有咱们母女俩人,你和我说句心里话,这件婚事你是允还是不允?”

    崔小心看向母亲,说道:“允又如何?不允又如何?”

    “你看看,你这孩子的性子就是如此------喜欢把什么事情都藏在心里。你不知道这样别人会担心你吗?”

    崔小心抬头看向母亲,说道:“如果我说允,那自然是皆大欢喜。如果我说不允,也改变不了任何即成的现实。只不过让母亲更加费心的来劝说让我接受,最终的结果还是妥协和屈服,是这样吗?”

    “小心-----”

    “母亲,我没办法说出那个允字,我知道这样会让你开心一些,让整个家族的亲人都开心一些,假装这是一场你情我愿门当户对天作之合的婚礼。但是,我就是没办法说出来。那个字堵在喉咙,出不来,咽不下。我也不想说不允,因为那两个字对我而言没有什么意义,对整个家族来说也没有任何份量。”

    “我知道你们都不喜欢小姑,因为小姑曾经就是那个抗争者。她鼓起了那么大的勇气,她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反抗的那么激烈,甚至是惨烈,最终的结果是------她仍然按照家族的安排嫁给了她所不喜欢的那个男人。”

    “小心,不许胡言。”

    “母亲,这是众人皆知的事情,为何却成了我的胡言乱语?小姑都能够将陈年情事拿出来和我分享,她这个当事人都坦然面对,我们又有何畏惧的呢?”

    宇文蜜满脸担忧的看着崔小心,说道:“小心,你可不能学你小姑。”

    “我不会学小姑。”崔小心沉声说道:“我也清楚,就算学了,也没有任何意义。小姑前车之鉴,我是比她更勇敢还是比她更幸运一些呢?”

    “小心,你这样母亲很担心。”

    崔小心笑,说道:“母亲,你放心吧。我的名字叫做小心,我比任何人都要小心,不会让你为难的。“

    ----------

    ----------

    砰!

    李牧羊又是一拳轰出。

    《破体术》之破拳!

    一个从背后持刀劈来的黑衣人被他给轰飞出去,身体重重的砸在石壁之上,能够听到霹雳啪啦的骨头断裂声音。

    那名黑衣人的身体顺着墙壁下滑,等到一屁股跌坐在雪地里面时,双眼圆睁,嘴角呕血,已经变成了一具死尸。

    《破体术》是李牧羊耗时最久,也用功最多的一门功夫。

    在他的功夫还没有真正的入门,甚至丹田气海处连空谷都没有形成之时,就已经开始跟随李思念学习《破体术》。

    现在的李牧羊今非昔比,不仅仅和龙王的眼泪融合,有了强悍的体格和充沛的精力,还有无数的知识和积累供自己开发和学习。

    又在星空学院的时候获得羊小虎、夏侯浅白以及孔离这三大名师的指点,再加上李牧羊的刻苦努力,进步速度堪称一日千里。

    现在的李牧羊一拳轰出,犹如万马奔腾,千军冲锋。以硬碰硬,以强打强,硬生生的将对手的身体给打爆。

    《破体术》,破的是自己的身体和气机,爆的却是别人的身体和气机。破体破体,由此得名。

    出家人慈悲为怀,但是创造出来的功夫一点儿也不慈悲。

    有时候,以杀方能止杀。

    咔嚓-------

    如刀割纸片,**肢解的声音传来。

    一个黑衣男人手持长剑,身体腾空而起。当他持剑朝着老妪扑来时,横在空中的身体却突然间断成两截。

    上半身还在向前冲刺的同时,下半身却已经朝着地面降落。

    砰!

    先是双腿连接着半边身体掉落在雪地里,地上的白雪被鲜红色的血水给染红。

    噗嗤------

    直到这个时候,那上半身腹腔里面包裹着的五脏六腑才和身体脱离,咔嚓一声掉落在地上。

    心啊肝啊肺啊之类的器官砸进雪窝,那冒着热气黏稠滑腻的肠子却在向着远处滑落。

    老妪的实力也极其强悍,手掌如刀,每一掌劈出去,都有刀风阵阵,刀气纵横。

    一掌下去,仿若有一把青色的巨型大刀横空而起,朝着对手斩落而去。

    连续几掌下去,竟然就斩落了数名黑衣杀手。

    那些黑衣人终于开始惧怕,他们悍不畏死的冲锋终于停顿下来。

    直到这个时候,李牧羊和老妪终于在墙角集合。

    他们被那从四面八方涌来的黑衣杀手给包围起来,那些人挥舞着长刀正在拼命的压缩着他们的活动空间。直至将他们锁死。

    “寻找机会逃跑。”老妪背靠着李牧羊的后背,低声提醒着说道:“对方人多势众,敢在天都城内出手,必然是存了必死之心------不可久战。”

    “我知道。”李牧羊说道。终于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心,出声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

    打到现在,李牧羊还搞不清楚这个老妪是什么来头。

    虽然她自出现开始就一直在帮助自己,可是,谁知道会不会在关键时刻给予自己致命一击-------就像一开始的时候李牧羊以为她要杀死自己,结果她却将那些从背后偷袭来的黑衣人给打飞。

    “怎么?上一次能够将老妪识破,这一次就做不到了吗?”老妪语带嘲讽的说道。

    李牧羊愣了片刻,终于恍神,说道:“原来是你。”

    “这里不是叙旧之所,想办法突围出去。”老妪出声说道。“我想办法吸引他们的注意,你趁机逃走。”

    “你呢?”

    “不用管我。你走了之后,我自有逃生之法。”

    老妪话音刚落,身体已经在原地消失。

    当她再次出现的时候,身体已经落在了那群黑衣人的人群里面,身体三百六十度旋转,右手挥刀横斩。

    咔嚓--------

    数名黑衣杀手被拦腰斩断,再无生机。

    李牧羊也冷哼一声,朝着那些杀红了眼睛誓要取其性命的黑衣人冲了过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