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章、是我欠你!
    ..,

    第三百九十章、是我欠你!

    燕相马一脸的冷傲笑容,就像是自己刚刚才拯救了世界,说道:“李牧羊,你以为你换张假脸就能够蒙蔽别人了?你把皮肤抹黄一点儿就让人以为这不是你了?别人易容都是往丑了收拾,这样好让人认不出来。你倒好,易容搞得跟整容似的------为了泡我表妹你是不惜下血本连命都不要了?”

    “--------”李牧羊满心的委屈。他很想勒着燕相马的脖子,狠狠地告诉他,本公子早就变白了,变帅了,现在是星空第一--------算了,要讲究尊师重道,就不和夏侯师抢夺‘星空第一美男子’这个名头了。那至少也得是星空第二,哦,还有解无忧师兄,他救过自己的命还屡次出手援助--------

    林沧海美则美矣,就是长相太过阴柔甜美,跟个娘炮似的,缺少一些阳刚之气--------

    那自己至少也得是星空第三美男子了吧?什么楚浔啊宋家玉树啊之类的给自己提鞋都不配。

    “你能骗得过崔小心?你把整个天都城的女孩子论个数,我也没有见过哪个比她的心思更加细腻。你能骗得过李思念?当然,李思念不用骗,就算被骗也是她心甘情愿--------你能骗得过我燕相马?”

    “不是我和你吹牛逼,我燕相马就是被人给骗着长大的。丫鬟骗、马夫骗、护卫骗、身边的所有人都骗------都他妈说我看起来天资聪颖,以后必然是定国安邦之才--------结果我他妈成为了江南城最有名气的纨绔子弟。你看看,我这人是非常记仇的。为了报复那些欺骗我的家伙,我宁愿把自己活成一个纨侉,也得当众抽他们的脸让他们知道自己说的话是多么的虚假--------”

    “---------”李牧羊完全被燕相马的这番话给震惊了,就像是看傻逼一样的看着他。竟然还有为了报复别人夸他小时候聪明可爱以后大有出息然后自己不学无术将自己活成废物的家伙?付出了那么惨重的代价,为的就是证明那些人的称赞是假的没有意义的?

    “是不是很惊讶?”燕相马从马背下跳了下来,和李牧羊并肩走在风雪之中。

    “是有一些。”李牧羊点头。

    “我想到这个念头时,也被自己的愚蠢给震惊了。后来一想,我自己都这么震惊,外面的人岂不是要震惊的连眼珠都要提下来了?于是,我就决定这么干了-------”

    燕相马沉沉叹息,说道:“可惜,没有成功。他们说的对,我确实天资聪颖,是定国安邦之才。”

    “-------”

    “不要不信。你看看我这身衣服,监察司长史,西风帝国三大监察司长史之一-------当然,虽然家族帮了一点点小忙,但是,如果不是我自己实力超群,你以为我能够获得这么重要的职位?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以后定国安邦者,非我燕相马莫属。”

    李牧羊实在受不了燕相马的自卖自夸了,见过不要脸的,但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称赞自己也要有一个限度啊。

    “燕少爷,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啊?我说了半天你都没明白?”

    “不明白。”

    “我的意思是说,全世界的人都想骗我,我也想骗我自己,但是,没有一个人成功,包括我自己------你还想要挑战一下吗?坦白吧,快告诉我你就是李牧羊。”

    “我确实不是李牧羊。”李牧羊沉声说道。“我是思念小姐的马夫,我的名字叫做李目。”

    “当真不是?”

    “当真不是。”

    “你用什么证明?”

    “-------”

    李牧羊强忍着一拳打断他鼻梁的冲动。

    “你看看,我就知道你没办法证明自己不是李牧羊。”

    “那么,燕少爷又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就是李牧羊吗?”

    “我的直觉。”

    “--------”

    “对了,你当真杀了我表哥崔照人啊?”

    “我没有。”

    “说的也是。你的那点儿三脚猫身手我是知道的,就凭你,怎么可能杀掉闲云上品的崔照人呢,这其中定然有其它的隐情。”

    “应当如此。”李牧羊说道。“只是此事与我无关,具体详情,你应该去询问真正的李牧羊才是。”

    “你当真不是李牧羊啊?”

    “不是。”

    “那我和你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耽搁了本少爷多少宝贵的时间?你知不知道就连养心殿里面的西风帝王都在等着我去给他做报告?”燕相马一脸嫌弃的模样。他翻身上马,用手里的马鞭指着李牧羊,冷声说道:“既然你不是李牧羊,那就赶紧滚出天都,以后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不然的话,就等着入我的监察司大狱吧。”

    说完,燕相马打马朝着空荡的街道跑去。

    李牧羊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心里轻轻叹息。

    “谢谢了。”李牧羊轻声说道。“这一次,是我欠你。”

    燕相马策马狂奔,用手擦了擦湿润的眼眶,说道:“怎么流眼泪了?有种想哭的冲动。”

    认真的想了想,骂道:“妈了个巴子的,飞雪溅进眼睛了。”

    ----------

    ----------

    崔小心乘坐的马车抵达崔家门口,负责护送的那群监察史过来打了声招呼,然后便调转马头朝着相反的方向冲去。马蹄阵阵,身影很快就淹没在风雪之中。

    宁心海将马车赶到崔小心独住的小院,将马车交由下人负责之后,对着正欲进门的崔小心说道:“小姐,某有句话想要和小姐讲。”

    崔小心长长的睫毛轻轻眨动,看着宁心海说道:“宁叔,今日你也疲劳一天,不若先下去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情我们晚些再聊吧。”

    “事情紧急,宁某不敢耽搁。”宁心海固执的说道。

    崔小心轻轻叹息,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说道:“宁叔进屋说话吧。”

    跟在崔小心的身后进了院子,桃红和柳绿立即将院门给紧紧关闭。

    崔小心喜欢清净,所以身边只有桃红柳绿两个丫鬟。

    帮忙泡了两杯热茶之后,两个俏婢也都知趣的退了下去。

    宁心海没有去喝面前的热茶,而是看向崔小心直言说道:“小姐在行险,做为小姐身边的人,不得不出声提醒。”

    “何险之有?”崔小心撅起嘴唇,轻轻的吹拂着杯口的茶沫。

    “小姐,李目身份可疑,我想小姐是清楚的。小姐不仅仅清楚,而且还在试图为其掩饰------小姐,宁某不傻,其它人更不傻。这满院子里面的人,又有几个是傻子?宁某怀疑的,他们早就开始怀疑的。宁某知道的,他们也定然早就知道了。”

    宁心海放缓语气,让自己的情绪更加平和一些,说道:“我不担心别人,我只担心小姐。小姐,你知道崔家和此人仇深似海不共戴天,你也知道崔陆两家势如水火一点就着------小姐和思念小姐走得近一些,崔家可以不放在眼里。毕竟,李思念只是一个小女孩儿,手帕之交,影响不了大势。”

    “但是倘若让他们知道小姐和此人走得如此亲近,那么,小姐将会遭遇什么样的责难?轻则禁足,重则家法伺候。还有,家族对待不听话的女孩儿有无数种处罚先例,我想,没有一种是小姐想要的------小姐性子高洁,思想独立,定然不想被人操纵。”

    崔小心轻轻的抿茶,沉默不语。

    “做为崔家家奴,理应将自己所知一切告于家主。只是,宁某不忍看到小姐因此责罚,所以隐而不报。此为僭越。宁某无悔,但是,只求小姐能够斩断过往,做一个纯粹的崔家女子。不然的话------不然的话,怕是引得雷霆之怒,伤及小姐。”

    这是肺腑之言,一片赤诚之心了。

    崔小心知道,宁心海是真真正正为她好的人。多年陪伴,贴身守护,名为主仆,实在叔侄。她也一直称呼其为‘宁叔’,从来没有将其视为外人。

    如果是其它家族部曲,倘若怀疑起李牧羊的身份,怕是第一时间就向家主密报了。谁不知道崔家人恨李牧羊入骨,将这样的消息报上去可是能够立下大功。

    宁心海没有那么做,反而一直不闻不问,关键时刻给予提醒。

    崔小心抿了几口茶水御寒,轻声说道:“宁叔,我知道的。我是我,他是他,我们之后不会再有任何交集------”

    “如此甚好。”宁心海终于放松下来,笑着说道:“此乃两全之策。小姐不会被家人呵斥,因此受罚。那位也不会因为和小姐过于接近而身份暴露,身陷重围,惹来杀身之祸。”

    崔小心起身,对着宁心海深深弯腰鞠躬,说道:“多谢宁叔成全。也请宁叔为他保守秘密,切莫让人知晓他的真实身份。”

    “小姐听劝,我这一番苦心就没有白费。”宁心海笑着说道。他捧着茶杯喝茶,说道:“那我就不打扰小姐休息了。”

    将茶杯放下,起身朝着院子外面走去。

    正在这时,一婢前来叩门,对着崔小心行礼之后,说道:“小姐,夫人请您过去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