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九章、相马使诈!
    ..,

    第三百八十九章、相马使诈!

    骏马长嘶,嘴里喷发出白色的气体。铁蹄刨地,混合着黑泥的雪花四处飞溅。

    为首的骑士身穿镶有三头蛇图腾的监察司长史制服,眼神凶恶的盯着马车,厉声喝道:“我再说一遍,我们是帝国监察司,我们怀疑这辆马车里面藏有朝廷钦犯,车上之人立即下来接受检查。”

    宁心海一手握缰绳,一手抓着马鞭。控制着拉车的骏马不会因为害怕而失足向前狂冲,低眉顺眼的坐在那里,完全没有开腔说话的意思。

    一只纤纤玉手伸了出来,车厢的布帘被人掀开。

    崔小心看着马上的骑士,说道:“相马长史好大的官威。”

    “嘿嘿------”燕相马咧开嘴巴笑了起来,不好意思的说道:“表妹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我还有台本没有念完呢。”

    “相马长史是想说,我是江南城最有名的纨绔大少燕相马,我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是这句吗?”

    燕相马不好意思的摸着风雪冻红的鼻子,打马走到崔小心面前,看着女孩子俏丽的小脸,说道:“还是表妹了解我,就连我威慑江南的黑话都记得一清二楚。不过,我准备把这句话改成,我可是监察司最有权威的燕相马,我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表妹觉得怎么样?“

    “还是之前那句听着顺耳。”

    “那就不改了吧。表妹这是去了哪里啊?”

    “西山赏梅。”崔小心说道。

    “想来就是去了那里。以前表妹就时常过去,我冬天回来时还陪你去了两回。后来等到你去了江南,我们反而没机会一起到西山去看看那些梅花了-----梅王兄还好吧?”

    “枝干茂盛,花开正浓。”

    “真是太好了。早知道表妹在那里赏梅,我也打马过去看看我们之前选中的梅王兄了。好久都没有见到它了。”

    因为帘子只开了一个小角,所以燕相马没能第一时间看到车厢里面的李牧羊。

    不过,终究难以避开燕相马的眼睛。

    他眼神犀利的盯着李牧羊的半侧脸颊,笑着问道:“表妹,这人是谁啊?面生的紧。”

    “李目。”崔小心知道瞒不过燕相马,也没想过要瞒,淡然解释着说道:“思念的车夫。”

    “思念的车夫?”燕相马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笑着说道:“思念都有车夫了?”

    “思念为什么不能有车夫?”

    “思念当然可以有车夫,如果她不反对,我都愿意去给她做车夫。”燕相马一脸坦然的笑着,倒是不介意在人前表露自己的情感。不过,他的视线一直紧紧的盯着李牧羊的眼睛,说道:“一个车夫都能够登上表妹的香车,这就让人觉得奇怪了。在我的记忆里,表妹可是有轻微洁癖的。一般的男子,就是想和你说句话都极其困难。你怎么会对一个车夫如此的亲睐有加?”

    “表哥有所不知。李目不仅仅是思念的车夫,也是我的救命恩人。”

    “救命恩人?”燕相马用手里的马鞭挑开全部的布帘,北风朝着车子里狂灌,崔小心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凉意。

    “相马少爷,小姐畏寒。”桃红就想伸手去把车帘给拉上。

    “等等。”燕相马出声阻止,看着李牧羊说道:“你当真是马夫?”

    “正是如此。”李牧羊出声说道。

    “见我为何不惧?”燕相马盯着李牧羊问道。

    “公子有何可惧之处?”

    “有何有惧之处?”燕相马愣了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他指着自己身上的监察司制服,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西风帝国监察司的三大长史之一,我可是江南城赫赫有名的纨绔子弟,我可是大名鼎鼎的燕家大少燕相马-----随便一个身份丢出来,你都应该害怕才是。可是,你竟然问我何惧之有。哈哈哈,有意思,还真是有意思------”

    燕相马脸上的笑容突然间敛去,眼神冰冷的盯着李牧羊,沉声说道:“我在江南的时候认识一个朋友,他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也不怕我,不仅仅不怕我,而且还威胁我,还当众折了我的面子,冰西瓜吃坏了我的肚子-----仔细瞧瞧,你和我那位朋友很像啊。”

    “哪位朋友?”

    “他的名字叫做李牧羊。你应该很熟悉吧?”

    “认识,但不熟悉。”

    “是啊。人最难看清的就是自己。”燕相马笑呵呵的说道。

    看到拦截的人是燕相马,李牧羊已经完全放松下来。

    他一脸平静的看着燕相马,说道:“我不知道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燕相马笑呵呵的说道。“表妹也知,是不是?”

    “我不知。”崔小心眼神微恼,盯着燕相马说道。

    燕相马哈哈大笑,说道:“表妹这是要回天都吧?恰好我们也要回天都述职。不若一起走吧?”

    “不用了。”崔小心拒绝。“相马表哥位高权重,想必有很多事情要做。不用在我身边逗留太久,浪费时间。”

    “那可不行。听说前几日表妹还在千佛寺遭遇杀手袭击,这一路走来,风大雪大的,又是荒山野岭,人迹罕至-----要是有杀手袭击怎么办?”燕相马摇头说道。

    “有宁叔在,不会有事。”

    “我不是不相信宁叔的实力,只是宁叔只有一个人,万一多来几个杀手怎么办?宁叔无暇分身。我还是要留在身边保护才最为妥当,不然我不放心。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我哪里还有脸去见舅舅舅妈?”

    燕相马摆了摆手,说道:“走吧走吧。大家都让开,让马车先行。”

    下属们不敢违抗,纷纷打马避让到官道两边。

    宁心海一抖缰绳,马车就再次奔跑起来。

    燕相马打马跟在车厢一侧,还在不停的和崔小心说话,说道:“表妹,最近过得还好吧?舅舅舅妈的身体还好吧?思念还好吧?听说李牧羊葬身在幻境回不来了?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反正回来了也要被人干掉的,索性就不回来了。省了别人也省了自己不少麻烦。不过,他要是不在了,我身上的担子可就沉重许多------要怎么样才能够保护思念不会受到任何伤害呢?可怜的思念,那么聪明可爱的小姑娘,怎么就有那样一个混蛋哥哥呢?”

    崔小心捧着小暧炉一言不发,李牧羊也看着外面的风雪笑而不语。

    寂寥荒野里面,只有燕相马一个人唧唧碴碴永不停顿的唠叨声音。

    一辆马车前行,十几骑监察司黑骑紧随其后保护。

    在他们跑过的山道边沿,一道白色的人影从雪地里冒出来,脸色苍白,漆黑的瞳孔里面有血气弥漫。

    到达天都城南门,宁心海将马车停了下来。

    “小姐,天都城到了。”宁心海对着车厢里面说道。

    李牧羊知道,自己要下车了,城内人多眼杂,再不下车的话可能当真会惊起一城风雨。

    崔家大小姐和李思念的马夫有私,这样的消息要是传出去,怕是崔家会直接派出大量杀手把自己蒙上麻袋投进护城河吧?

    “多谢小心小姐捎带,它日有缘再见。”李牧羊对着崔小心拱手,道谢。

    “怎么?李目师兄近日会离开天都?”崔小心极其敏锐,从李牧羊的一句客套话中听出了去意。

    李牧羊表情微愣,笑着说道:“如若有缘,总有再见之日。”

    又和桃红柳绿打了个招呼,掀开布帘跳下马车。

    燕相马驱马过来,对着车内的崔小心喊道:“表妹,到了天都城,想来杀手也不敢在城内袭击,我就不送你了。”

    “无妨。”崔小心说道。心想,一直也没有想过让你送啊。因为你在旁边不停的啰嗦,想和身边的老友说几句私已话都不方便了。

    “那我们就此分别,晚些时候再去看望你。”燕相马笑呵呵的说道。他又转身看向身边的那些监察司下属,命令道:“你们跟着护送小姐回去。”

    “是。”众监察史大声喝道。

    “宁叔,我们走吧。”崔小心说道。

    “是。小姐。”宁心海答应一声,赶车离开。

    十几名监察史一言不发,紧紧跟在马车的身后进行保护。

    李牧羊看着马车和黑骑远去,对着独自坐在马上的燕相马拱了拱手,然后转身朝着城内走去。

    “李牧羊------”燕相马突然间出声喊道。

    李牧羊头也不回,脸色平静,继续朝着城门走去。

    哒哒哒------

    燕相马打马追了过来,居高临下的盯着李牧羊,说道:“你知道你哪里露出破绽了吗?”

    李牧羊不答。心想,上次李思念就已经用过这招,你再用以为我会信你?

    “李牧羊生死未卜,任何人听到这个名字,想必都会四处搜索一番,偏偏你这个和他极其亲密的人却无动于衷-------除了真正的李牧羊,谁还会这般的淡定从容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