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二章、隐藏何时?
    ..,

    第三百八十二章、隐藏何时?

    李牧羊赶着马车追上来时,崔小心已经踩着脚凳跳下了马车。

    她身着一身浅色的素白长衣,外面披着一条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皮毛制成的黑色大袄。头上的帽子掀开,露出满头黑丝和一张俏丽的面容。

    仰起四十五度的脸看着天空,看着那冷风呼啸如刀,无数颗粒状的雪霄旋转不休。

    不待李牧羊搀扶,李思念就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惊呼着说道:“小心姐姐,你怎么下车了?有什么事情不能在车里说?快进去快进去,你的身体弱,要是被冻着可就不好了。”

    “我想走走。”崔小心看着李思念嫣然而笑,说道:“突然间就想下来走走路。一个人行走无趣,你可愿意陪我一起?”

    李思念扫视四周,虽然他们现在已至城区,但是风大雪疾,周围不见人迹,就是负责巡城的兵马司和巡城司的卫队都不见走过。

    “不碍事的。”崔小心明白李思念在想些什么,出声说道:“有宁叔在,不会有事的。而且,人在城区,只需要挡上一时片刻,就会有大队兵马赶来救援-------”

    “那好吧。”李思念只得点头答应,笑着说道:“我就陪小心姐姐走走吧。风雪漫天都,我们夜游天都城,想想也觉得是一桩雅事呢。”

    崔小心点了点头,两个女孩子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雪地里。

    咔嚓咔嚓------

    白雪映照,整个世界犹如琉璃。

    没有月亮,也没有一颗星光,但是夜晚的天都却散发着柔和的莹光。

    雪美,雪中的少女更美。

    崔小心不说话,李思念也不说话。

    两人就那样无声的走着,不见沉闷,偶尔对视的眼神都透露着一丝丝的欢喜。

    不知道走到谁家的院落,一枝寒梅伸出墙角,探头探脑的向外打量着这个雪白的世界。

    崔小心‘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指着那枝出墙的腊梅说道:“她应该对外面的世界很向往吧?所以那么努力的伸出脑袋出来看看。”

    “就怕被那些不懂怜花爱花的人看见给折了,那可就什么世界都看不着了。”李思念笑着说道。

    崔小心点头,说道:“终究也是看过一眼。院内的那些花倒是没有这样被人折断的危险,可是却只能一生困守小园。花开,花谢。在这短暂的一生中,又有什么可以记念的呢?”

    “小心姐姐-------”

    “我也去墙外看了看,看到了不一样的风景。”崔小心脸上的笑容消失,轻声叹息着说道:“在江南的那几年,是我最开心最快乐的日子。可以看闲书、可以说闲话、言行无拘、身心自在。回到天都之后,就像是被锁在后院的梅花。一言一行都要在意,一举一动都有人留意。心有桎梏,身不由已。”

    “小心姐姐,你别想那么多。其实你过得已经很好了------像你们这种家庭里面出来的女孩子,你已经比她们要幸福的多了。”李思念出声安慰着说道。

    “是啊。”崔小心点头,说道:“总是有聊以安慰之处,毕竟,像我们这样的女孩子,本就应该是这样的命运。我和她们比已经幸运的多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小心姐姐,我不是这个意思。”李思念慌忙解释。

    “思念,我明白。”崔小心握紧李思念的手,动情的说道:“我最幸运的是,在我最开心的那段时光认识了你和李牧羊这两个最好的朋友。我也一直会把你当作朋友。”

    “小心姐姐,我也是。我也会永远都把你当作朋友。我们永远都是朋友,不是吗?”

    崔小心沉默不语。

    “小心姐姐,你不愿意?”

    “思念,我自然是愿意的。”崔小心眉头紧锁,在犹豫着怎么样向李思念这个天真少女讲述自己所担忧的一切。“可是,未来的事情是我们无法掌控的。譬如我们的命运,也譬如崔家的命运,陆家的命运,以及我们所处的这座城池的命运,我们所在的这个帝国的命运------这些都是我们没办法掌控的。”

    李思念轻笑,说道:“小心姐姐,你怎么想那么多啊?你看我,我就想着我们一家人平平安安的,有吃有喝,有衣服穿,出门有马车坐,就算没有马车也行------其它的我从来不想。反正想了也没用。”

    崔小心表情微愣,然后无声的笑了起来,伸手抚摸李思念的眉梢,将落在她小扇子一般修长睫毛上的一片雪花拈了下来,笑着说道:“如此最好。”

    李思念咯咯的笑,说道:“小心姐姐,你只要也像我这般想,就什么烦恼就没有了。”

    “好。我试试。”崔小心笑着说道。

    心想,钢刀血火,有可能不来,也有可能瞬间即至。

    但是,那终究是后来的事情,是今天晚上以后的事情。不管以后崔陆两家如何开战,乃或是你死我活。至少这一刻她和李思念还是知交好友。

    现在,自己所要做的就是放松身心,尽情的赏这无边的雪景吧。

    两女乘兴而游,两辆马车紧胜其后。

    直到朱雀桥边,两个女孩子站在桥上看了一番风景之后才准备分别。

    崔小心握着李思念的手,说道:“你说要送与我李目的《傲雪寒梅图》可不要忘记了。”

    “放心吧小心姐姐,明日一早,我就让李目亲自送到崔府。”李思念笑嘻嘻的说道。

    “以他今晚所表现出来的水准,那幅画定是不错的。”

    “那是当然了。”李思念一脸骄傲的说道。

    崔小心看着她无意中露出来的得意表情,轻声说道:“你这两天的心情格外的好呢。”

    李思念心中微惊,心想,难道被小心姐姐看出什么端倪了?

    对啊,这两天的表现实在不像是以前的自己啊。以前就算和小心姐姐同游,也是一幅心事重重的模样,脸上的笑容也是勉强挤出来的。

    现在每天都乐呵呵的,脸上的笑容藏都藏不住,一不小心就跑出来了。这还像是一个哥哥生死未知的妹妹的正常表现吗?

    “有吗?”李思念摸了摸自己的脸,出声说道。

    崔小心笑笑,说道:“外面天冷,回去吧。”

    说完,崔小心转身朝着自己的马车走了过去。

    李思念看着崔小心的背影,在后面大声喊道:“我让李目明天一大早去给你送画。”

    崔小心转身微笑,踩在矮凳上面登好了马车。

    放下布帘,崔小心拿起放在软蹋上的那幅画轴。将画纸摊开,里面空空如也。

    她将画纸放到鼻尖轻轻嗅闻,仍然有浓浓的梅香传入鼻孔。

    “你到底想要隐藏到什么时候呢?”

    --------

    ---------

    李思念站在原地不动,李牧羊驱赶马车走到面前,问道:“怎么了?”

    “小心姐姐可能已经怀疑你的身份了。”李思念说道。她一脸懊恼的模样,说道:“你演好了,我没演好。我太高兴了,被她看出来了。”

    李牧羊摇头,说道:“这不怪你。”

    “就怪我。”

    “以小心的性子,怕是早就怀疑了吧?”李牧羊笑着说道:“不然千佛寺上遭遇袭击,她谁都不找,偏偏第一个跑到后院去抓着我的手检查------证明那个时候她就开始怀疑我是李牧羊了。只是因为我的恢复能力太强,她在我的手上没有找到伤口,所以才将内心的怀疑暂时打消。”

    李牧羊看着李思念,说道:“你送了一幅没有字迹的《傲雪寒梅图》给她,别人看不出端倪,难道她还会看不出来吗?小心小心,又有几个人像她这般的心细如发?”

    李思念撅着嘴巴,说道:“小心小心,你喊得倒是亲热-----我看你心里巴不得她早些猜出来你就是李牧羊吧?”

    “怎么会呢?”李牧羊否认。“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

    “真的没有想过?”

    “真的没有想过。”

    “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

    “你再说一遍?”

    “我再说一百遍都行-----好吧,我承认,我偶尔也想过,要是小心知道了我的身份,我们会有什么样的见面方式。见面后我们会说些什么,会一起做些什么,吃些什么-----”

    “都想了这么多,还说从来都没有想过。”李思念冷笑出声。“有没有想过你们以后的孩子叫什么名字?”

    “现在就想太早些吧?”李牧羊一脸惊愕。

    “你这个白痴------”李思念跺脚骂道。

    “快上车吧,我们要回去了。”李牧羊笑着说道。“回去晚了,母亲会生气的。”

    “哼。”李思念冷哼一声,身体一跃,就轻灵的跳上了马车。“马夫,给我跑开一些。”

    “是,小姐。”李牧羊一鞭子抽在马背上面,骏马狂奔,嗖嗖嗖的朝着陆府所在的方向跑去。

    回来陆府小院,李思念进去向母亲报平安,李牧羊更准备赶着马车入库房时,一名青衫劲卒走了过来。

    李牧羊识得此人,他是和自己一起从竹海那边回来的陆清明身边的铁卫陆军。

    “公子-------”陆军弯腰行礼,对李牧羊极其尊重,出声说道:“总督请你叙话。”

    “现在?”李牧羊诧异。都这么晚了,陆清明还没有睡觉呢?

    “现在。”陆军出声说道。

    李牧羊点了点头,说道:“等我把马车赶入库房。”

    “这种事情交与小人来做就好了。”

    李牧羊也不推辞,把马绳交到陆军手里,朝着陆清明住的前院走去。

    陆清明正在院子里饮酒,看到李牧羊走来,笑着说道:“军权重乃或皇权更重,牧羊怎么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