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八章、杀手再现!
    ..,

    第三百六十八章、杀手再现!

    车行荒野,雪漫山道。

    人迹罕见,倒是时尔有雪兔山鸡在树丛间跳跃闪现。为这一行旅人增加了些许的乐趣。

    来时的官道已经被昨天晚上的一场暴雪给淹没,只能依靠那浅显的轮廓和前面的探马踩出来的道路来艰难行走。

    路陡且滑,行走极为不便。

    宁心海几次劝说崔小心招来蜂鸟,由蜂鸟驮送返回天都。都被崔小心给拒绝了,崔小心倒是乐意欣赏这雪后的神仙世界。

    宁心海无奈,只得多派探马四周警戒,自己和一众崔家供奉也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守护小姐安危。

    昨天晚上的杀手还没有抓到,一时半会儿大概也抓不到。一击失败,谁知道他们还会不会再次铤而行险?

    崔小心捧着一个手炉暧手,李思念捧着雪球暧手。

    崔小心看着雪球,问道:“这是飞兔?”

    “是的。”李思念点头,说道:“听说是从花语平原捕捉到的呢。”

    “陆家对你真好,把你当作亲生女儿看待了。”崔小心笑着说道。

    “是啊。”李思念点头,笑着说道:“陆伯伯和陆姨确实对我极好。有时候都让我怀疑我是不是他们亲生的了。”

    “你可认识陆家小姐陆契机?”

    “不认识。”李思念摇头,说道:“听说她去了星空学院读书。我入陆府的时候,她已经离开了。”

    “聪慧冷傲,恍若仙人,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女孩子。”

    “难道比小心姐姐还美?”李思念笑着问道。

    “比我好看多了。”崔小心说道。

    “我不信。”李思念摇头,说道:“都说帝都三明月,论冷艳当属陆契机,论楚楚当属宋晨曦,当温婉当然是我们家的小心姐姐了。不过,不管外面怎么说,反正我心里是小心姐姐最美。”

    “以前是三明月,现在是四明月了。论天真烂漫,当属李思念。”崔小心笑着打趣。“现在你的名气可不比我们弱呢。”

    “那是好事之人胡言乱语。”李思念摇头说道:“称赞我的人是有一些,但是骂我的人更多。这些我都是知道的。你们三位都是出身名门,大家闺秀。那些人非要把我和你们三个给并排放在一起,这不就是给我招骂吗?气死我了。”

    “诽谤之人,居心不良。你的美有目者共识,难道还当不得我们天都的一轮明月?”

    李思念摇头,说道:“我还是不要去做明月了,我就做明月身边的一颗小星星就好了。”

    “思念何必妄自菲薄,你这样的性子才是最受人喜欢呢。”

    “那是当然。连大和尚都想把我骗到他们寺庙里,证明我也是很厉害的。”李思念点头说道。

    两人相视一眼,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焚香品茗,闺蜜私话,欣赏这无边的雪景。倒也是一桩雅致之事。

    李牧羊就没有李思念崔小心那么好的待遇了,他来和时一样仍然坐在崔猛的车上。

    车厢里面装满货物,他自然是没办法进去躲避风雪的。

    只能够和崔猛一起坐在车头之上,迎着寒风,顶着大雪,坐在时不时打滑或者随时都有可能翻倒的车架之上朝着天都走去。

    崔猛虽然人高马大,但是也冻得脸色紫红,牙齿咯咯作响。

    李牧羊修为精深,倒是不惧怕这寒冷。但是,他得让别人看到自己是害怕的。

    于是,崔猛脸色紫红色的时候,他就用内劲儿把自己的脸也给憋成紫红色。

    崔猛冻得牙齿咯咯作响时,他也有样学样的不停咬牙。

    防风抗寒倒是不累,但是,演戏累啊。

    好在崔小心心善,赏了每个人一壶竹叶青。烈酒入喉,大家冻僵的身体才觉得暧和了一些。

    “我们家小姐-------”崔猛打了个酒嗝,眼眶红红的说道:“就是善良。谁要是能够娶了我们家小姐,那简直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李牧羊小口抿酒,点头说道:“你说的对。”

    “嘿嘿,你们家小姐也是。”

    “真有眼光。”

    “李目,你小子胆子真大,连宁管事都敢招惹。你知不知道,宁管事就是在我们崔府都是个厉害人物。崔家的护卫家将都是说打就打说罚就罚,见到他都得躲着走—-------他最喜欢小心小姐,以前还跟着小姐去江南多年。小心小姐也非常的信任他。你招惹了他,还能有好果子吃?”

    “那也不能让他抢走了我的东西啊。”李牧羊出声说道。

    “嘿,他要是想要,你能守得住?”

    “我守住了。”李牧羊说道。

    “嘿嘿-------”崔猛仰起脖子灌酒。说道:“人和人终究是有些不同的。同样为马夫,我们稍有逾越就会被责骂或者棍罚。你个李目倒好,整天悠哉悠哉的,什么事情不干,几位主子和你说话还是细声细气的非常客气。你这哪里还像个马夫啊?根本就像是个主子嘛。”

    李牧羊笑,说道:“谁让我坐养兔子呢?谁让我又恰好救了你们家小姐的性命呢?生人要生命。你命不好。”

    “是这个理。”崔猛手腕一抖,马鞭抽在马背之上,骏马拉着车厢就嗖嗖嗖的向前狂冲。

    车轮辘辘,将松软的积雪给压得嘎吱嘎吱作响。

    当车队远去,背影模糊,路边的山脊上面出现了一道白色的身影。

    他看向天都的方向,红色的眼眶里面有着嗜血的锋芒。

    ——————————

    ——————————

    雪越下越大,车队也只能缓慢行走。有时候看到风景绝佳的地方,崔小心李思念还会下车赏玩。

    走走停停,天黑之时才抵达天都门外。

    崔小心让车队先回,自己亲自送李思念回府。

    宁心海犹豫一番,将其它人都赶走了。自己亲自担任马夫,赶着马车送两位小姐回家。

    李牧羊和崔猛告别,崔猛问李牧羊什么时候请他喝酒。他还记着李牧羊答应的那件事情呢。李牧羊想了想,陆行空老爷子的寿诞就要到了,自己这几天应该不会返回学校。说道这两日吧,你也知道我们都是身不由已之人。

    崔猛深以为然的点头,说道:“确实。咱们的时间都是得跟着主子走。主子要用车,咱们就得立即把车赶出来。”

    李牧羊拍拍他的肩膀,跟在马车身后朝着陆府走去。

    到了陆府后门,李思念和崔小心依依话别,约定过几日再见。

    等到马车离开之后,李牧羊和李思念回到自己家居住的小院。

    李思念关上院门后,立即就活过来一般,一把抱着李牧羊的胳膊,说道:“哥,你快和我讲讲,你和小心姐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憋坏了吧?”李牧羊笑着问道。

    “快说快说,你是怎么把小心姐姐救下来的?你在温泉池下看到了什么?”

    “我忘了。”李牧羊昂脸说道。

    “我咬死你。”李思念朝着李牧羊扑过去。

    李牧羊赶紧逃跑,李思念在后面狂追。又恢复了他们当时在江南的那种生活状态。

    罗听到儿女的声音,赶紧从里屋迎了出来。

    看到李牧羊脸色红润,以为是冻着了,赶紧取了一件棉衣出来要给李牧羊披上,说道:“牧羊,赶紧把衣服穿上。这么冷的天,就在千佛寺上多住几日好了,急着赶回来做什么?”

    “母亲,我不冷。”李牧羊接过棉衣,笑着说道。虽然他的身体早就好了,而且比普通人要强悍抗寒的多,但是母亲仍然把自己当作病号看待。

    李思念小脸红红,生气的说道:“他不冷,我冷。母亲,你怎么就没想着给我加衣啊?”

    “你从小就皮实,大雪天的时候拉都拉不住。现在长大了反而知道冷了?”

    “你就是重男轻女。”

    “看我不撕烂你的嘴。”罗笑着要去揪李思念的脸,李思念赶紧逃开。

    “回来了就好。我煲了人参鸡汤,你们俩都去喝一碗去去寒气------”

    “妈,我们家的参不是用完了吗?”

    “你公孙姨又让人送来了一大盒。够我们吃上一年的。”

    “公孙姨这是感谢我哥救了随想陆伯呢。”

    “说什么话呢?”罗眼神复杂的看了李牧羊一眼,说道:“以前你公孙姨对咱们不好了?什么时候也没有把咱们当外人?”

    “是是是。我就是那么一说而已,你生什么气啊?母亲,我发现了,自从哥回来后,我做什么你都看不顺眼------”

    “你这孩子说什么傻话呢?”罗将自己身上的大衣披在李思念肩上,说道:“快进屋,要是冻感冒了,看我不拿鞭子抽你。”

    陆府。梅园。

    陆行空正在看一份文件时,老管家提着水壶走了进来。

    将陆行空桌子边的冷茶给倒掉,又重新泡了一杯热茶放在老人的身边。

    “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用不着来这个。”陆行空抬头看了老管家一眼,出声说道。

    老管家也咧开嘴巴笑了起来,说道:“就知道瞒不过您。怎么着?牧羊少爷回来了,你就不想见见?当真能够忍得住?”

    陆行空放下手里的文件,捧着茶杯沉吟不语。

    良久,出声说道:“那就见见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