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七章、大雪摧城!
    ..,

    第三百六十七章、大雪摧城!

    李牧羊抱着雪球,就像是抱着自己的命运。

    当然,这个时候的雪球也着实决定着李牧羊的未来命运。

    如果被心佛发现雪球就是传说中的神器弱水之心,或者被其它任何一个人发现雪球的真实身份------又是隐藏身份。那么,这将是李牧羊的灾难。或者说,是整个神州的一场浩劫。

    到时候你争我抢,尔谀我诈。为了这个小小的肉球,神洲大地上面将兴起一阵腥风血雨。

    李牧羊觉得自己活得很可悲,自己的身份需要隐藏也就算了,就连自己养的一条宠物狗-------宠物兔?竟然也需要隐藏身份。简直是欺人太甚。

    心佛仍然对着李牧羊伸出手来,一幅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模样。

    在他眼里,面前的这个脸色腊黄的年轻人只不过是一个马夫,一个下等佣人。和他的身份地位有着天堑之别,就是自己一掌将其拍死,恐怕陆家都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打死一个下等佣人而已,又有什么值得大惊喜小怪的?天都贵族们的后院里,哪一家没有埋几个不听话的狗奴才?

    李牧羊却没有准备就此屈服。

    无论如何,都不能把雪球交到心佛的手里。

    心佛的实力强悍,以李牧羊对他的了解,他的修为境界至少要到了闲云境。甚至很有可能到达闲云上品。

    自己和他差距极大,如果不是在化龙的状态下,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一个闲云境高手,自然很容易就发现雪球的各种异常。倘若雪球再对着他的脸上吐一个泡泡,那些吐出来的泡泡迅速的扩散变成一片水雾------那个时候,李牧羊想要再从他手里夺回雪球就是一桩难事了。

    李牧羊不顾雪球的挣扎反抗,将它肉乎乎的身体硬是给塞到了自己的怀里。

    然后,他抬起头看着宁心海,说道:“我不能把它给你。”

    “你想死?”宁心海怒了。手里青光闪烁,只要一掌下去,面前的这个病秧子就会被拍成肉泥。不,会被拍成空气。连骨头渣子都没有了。

    “我不想死。”李牧羊沉声说道。“此飞兔乃总督大人亲手在花语平原捕捉得到的,一路快马加鞭,万里迢迢的将其带回天都,珍而重之的将其赠送给思念小姐------又命我贴身照顾此物。兔在,我在。兔亡,我亡。倘若被你拿走飞兔,李目愧对总督大人的托付,也愧对思念小姐的信任。”

    宁心海冷笑连连,说道:“为了这只兔子,你连死都不怕了?”

    “对于你们这些大人物而言,有广袤天空供君翱翔,有肥沃土地供君策马。对我这种小人物而言,我的存在就是照顾这只兔子。如果兔子不在了,李目只有死路一条,哪里还有颜面活在世间?”

    “很好。既然如此,那我就一掌拍死你,让你和你的兔子共赴黄泉。”

    宁心海说话之时,手里的青光朝着李牧羊的头顶罩了过去。

    李牧羊脊梁挺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任由宁心海的手掌朝着自己的头顶天灵盖拍来。

    “阿弥陀佛------”一声佛号声传来,妙心主持朝着这边看了过来,笑语盈盈,说道:“宁施主,何苦在佛门清净之地行此雷霆?”

    妙心主持德高望重,是佛门大拿,这个面子不得不给。

    宁心海冷冷的扫了李牧羊一眼,手里的青光瞬间消失。

    宁心海对着妙心主持行礼,笑着说道:“奴才不听话,所以宁某心急之下想要出手教训一番,使其勤奋恭敬,倒是让大师笑话了。”

    妙心主持看了李牧羊一眼,说道:“崔家家事,妙心本无资格多说什么。只是白云山千佛居所,实在不容行刀兵血腥之事。”

    “大师说的是,是心海鲁莽了。”宁心海躬身道歉。

    李思念正在陪着崔小心和妙心主持告别,听到妙心主持口诵佛号,才知道宁心海想要欺负自已的哥哥。

    李思念大怒而来,冷出声说道:“李目,出了什么事情?”

    李牧羊抱紧雪球,说道:“他欲借我飞兔,我不肯,他便要出手伤人。”

    李思念盯着宁心海,说道:“你凭什么抢我的兔子?借不借是我们的事,凭什么要动手伤人?还有,家仆是我们家的家仆,是陆家的家仆,和你们崔家有什么关系?你凭什么要代我们来惩罚下人?”

    宁心海没想到李思念对此青年如此重视爱护,看在小心小姐的面子上,即使她心有不满,这个时候也应该强忍着才是。

    扫了李牧羊一眼,宁心海对李思念说道:“思念小姐,这个奴才桀傲不驯,不听使唤,所以我才想着要替小姐惩罚一番。小姐心善,不忍心对下人过于苛责。但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理应如此。”

    “那也要看守的是哪一家的规矩了。我使唤你带来的那些下人,能不能使唤的动?要是他们不听我的,我提剑把他们一个个的全都杀了,算不算是替你们教训下人?”

    “思念小姐-------”

    崔小心也走了过来,看看李牧羊,又看看愤怒之极的李思念,出声说道:“宁叔,李目是我的救命恩人,不可如此轻怠。”

    “救命恩人?”宁心海一脸的疑惑,转身看向崔小心这次出门负责安全护卫工作的头目崔宇。

    崔宇对着宁心海鞠躬,小心翼翼的说道:“昨日上山之时,山高路滑,小姐一脚落空,差点儿从天梯上面滚落下去。”

    “竟有此事?”宁心海脸色阴沉。

    扑通!

    崔宇和一众护卫全都跪了下来。

    “崔宇知罪,请大管家重罚。”

    “我等知罪,请大管家重罚。”

    宁心海冷笑连连,说道:“重罚?小姐要是伤着碰着,就是把你们的命给拿走也无济于事。小姐心软,当然不会重罚你等。但是家有家规,定然要你们吃个教训才知道小心谨慎,不敢再轻率大意。”

    说话之时,宁心海一脚踢出。

    呼------

    一阵劲风狂卷,崔宇和那群守护失力的护卫们全都被吹走朝着远处的悬崖石壁撞击过去。

    霹雳啪啦-------

    那些护卫们的身体撞击在石壁之上或者树丛之间,一个个的头破血流却不敢发出痛呼声音。

    他们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再次跑到宁心海的面前跪下。

    “知道错了?”

    “知道。”

    “以后胆敢再犯,宁取尔等狗头。”宁心海怒声说道。

    “是。”众人应命。

    “起来吧。”宁心海摆了摆手,那些家将部曲纷纷起身。一个个的狼狈不堪,却也不敢让队伍里面的郎中帮忙诊治包扎。

    崔家等级森严,每一个身居高位者都有极大的权力。

    崔宇算是崔家比较重要的一脉后裔了,宁心海仍然是说打就打说罚就罚,崔宇也不敢有丝毫的反抗和不满。

    宁心海教训了一番懈怠失职的下属后,这才对着李牧羊抱拳行礼,郑重说道:“感谢李目小友救下我们家小姐,此乃大恩,我回去定当禀报家主,后面定有厚礼馈赠。”

    “不用了不用了。”李牧羊连连摆手,说道:“只是举手之劳,不用那么在意。再说,小心小姐已经赏赐过了。”

    “还是要禀告家主的,我们崔家定当记下这份恩情。”宁心海固执说道。

    “没那么严重。只要你别再抢我的飞兔就好了。”李牧羊出声说道。

    宁心海眼神复杂的看了李牧羊一眼,笑着说道:“既然是思念小姐的心爱之物,宁某怎敢夺人所好?我只是见其可爱,以前从未见过,就想着借来看看------既然小友不肯相借,此事就此作罢,无须再提。”

    “那就好。”李牧羊一幅如释重负的模样。

    妙心主持哈哈大笑,说道:“小姐天真烂漫,一片冰心在玉壶。马夫忠诚憨厚,抱着只兔儿不撒手。这倒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主仆。”

    李思念也乐了,说道:“大师,你就是夸我我也不会出家的。”

    妙心主持更乐,说道:“此事不急。随缘就好,随缘就好。”

    崔小心看到矛盾解除,再次向妙心主持告辞。

    妙主饶有兴致的看着李思念,说道:“无需感怀,很快就有相见之日。”

    李思念被老和尚给看得心里毛毛的,拉着崔小心的手说道:“小心姐姐,我们早些出发吧。路远雪滑,今日还不一定能够赶到天都呢。”

    崔小心点了点头,说道:“走吧。回家。”

    宁心海摆了摆手,众多家将立即护卫四周,朝着白云山下走了过去。

    队伍悠长浩荡,淹在这白雪覆盖的山道之间,比来时还要更加的宏伟壮观。

    “就这么让她走了?”一名白眉老僧出声问道。

    妙心主持看着晶莹剔透的冰雪世界,轻轻叹息,说道:“菩萨流血,国失栋梁。大雪摧城,灾难将至。西风之殇,难解,难解。只望思念小友爱惜此身,将来还有大用啊。”

    话音未落,鹅毛般的大雪再次纷纷扬扬的落了下来。

    (ps:昨日关注了一整天的南海局势,即希望看到国家铁拳出击,国土不容有失。又担心当真打起来,近在海南的老柳会不会遭遇危险------老柳怕死,更怕死了之后有人会骂让你不更新活该了吧?

    一整天的情绪激荡,都没有办法静心码字。今日抛开一切,好好写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