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四章、露出破绽!
    ..,

    第三百六十四章、露出破绽!

    这真是不怕神一样的杀手,就怕猪一样的舍友。

    如果可能的话,李牧羊真是想要把崔猛这个白痴给五花大绑然后顺着九百九十九阶的白云天梯给滚下去--------

    该说的你说,不该说的你也乱说,还讲不讲舍友情义啊?

    李牧羊暗自决定,要请崔猛喝的那几顿大酒全部都给取消掉了。

    听了崔猛的话,所有人的视线全部都转移到了李牧羊的脸上。

    就像是有无数盏佛灯,围拢成一圈的照耀着自己。

    有羡慕的,有妒忌的,也有警惕的。

    还有人暗自抽动刀具,倘若李牧羊当真有嫌疑的话,总要先把人给拿住审问个清楚才行-------不管你是不是救命恩人,总是要说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埋伏在小姐泡澡的温泉下面。

    难道说你之前就已经知道有杀手会来袭击?

    知道的话,你是怎么知道的?

    不知道的话,你躲在那下面又意欲何为?

    崔小心眉毛微拧,眼神从李牧羊的面孔上扫过,然后牢牢的盯着崔猛,出声问道:“你说他出去寻找地方洗澡?”

    “是的。”崔猛连连点头。只要这件事情和自己没有关系,和其它什么人有关系已经和他没有太大的干系了。他只是一个小人物,小人物最要紧的就是保全自己的小命。再说,他也没有说谎,只是向自己家的小姐如实禀告当时的情况而已。“我当时还劝他来着。我说天寒地冻的,哪里能够找到洗澡的地方?我们冬天都是一个月洗上一次,哪里用得着天天洗澡?”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你知道吗?”崔小心看着崔猛,出声问道。

    “不知道。”崔猛摇头。“外面天太冷了,又赶了一天马车,身体疲惫,沾床就睡过去了。”

    崔小心的视线再次转移到了李牧羊的身上,说道:“你出去洗澡过?”

    “我是想去洗澡来着。”李牧羊一脸的苦笑,说道:“出去绕了一圈,就找到廊檐东角的一处泉眼。我的手摸过去,差点儿没有被那泉水给冻得晕倒过去。不仅仅冷,而且四周都已经结冰了-------太冷了,我怕自己会被冻病,只好又回来了。我回来的时候,崔猛大哥已经睡熟了。我听到一直在打呼噜,就没有吵醒他,自己也就在旁边的床上睡下了。”

    李牧羊所说的那一处泉眼崔小心也见到过,知道他所说的并不是谎话,这个时候从深山上面流敞下来的泉水怕是快要结冻成冰了。

    桃红走到李牧羊的身边,用鼻子在他的四周嗅了嗅,差点儿没有被熏晕过去,说道:“小姐,他好臭。”

    “有没有硫磺味道?”

    “闻不到。”

    李牧羊仍然穿着白天穿着的那套青色衣服,看起来根本就没有更换过。

    当然,在她们离开汤泉的时候,柳绿在石头下面发现的那身衣服也已经消失不见了。那个救命恩人离开的时候把自己的衣服也取走了,让她们失去了一个很好的证据。

    柳绿则在辨认李牧羊身上的衣服颜色,还伸手在衣服上面轻轻的抚摸过一番,看着崔小心汇报着说道:“小姐,布料倒是有几分相似,但是衣服的颜色嘛-----看起来像,看起来又不像。当时外面太黑了,我也没能看清楚那布料到底是什么颜色。”

    李牧羊一脸的茫然,说道:“如果我是救命恩人的话,直接就向诸位言明了-------为何要躲藏起来呢?”

    崔小心眼神如刀似的在李牧羊的脸上刮来刮去,总觉得这个男人有一些古怪,身上有一些自己熟悉的特制。最重要的是,他突然间出现在李思念的身边,而且李思念待他很不错的样子-------

    可是,崔小心却知道,这不是李牧羊。无论是身高、长相、还是气质、说话的声音以及举手投足间的动作,都不是她所熟悉的那个李牧羊。

    或许,李牧羊本来就不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李牧羊了?

    良久,崔小心终于放弃,摆了摆手,对身边的众多部曲们说道:“去查。一个个的去查。”

    “是。”部曲们朝着其它的厢房涌了过去。

    崔小心站在院子的一棵天都樱旁边,夜色寒冷,天都樱的蓓蕾在黑夜里悄然绽放,一股股淡淡的幽香迎面扑来。

    一阵风来,天都樱的枝头随风飘荡起来。

    桃红抬起头来看了看,惊喜的喊叫起来,说道:“小姐,下雪了。”

    “哪有哪有?”柳绿跑到院子中间,仰脸朝着天空看去。当她看到高空之中有片片雪花纷纷扬扬的落下时,也跟着叫喊起来,说道:“小姐,真的下雪了。”

    崔小心伸手接下一片花瓣,绒毛般的雪花入手即化,手心一边湿润冰凉。

    可是,崔小心的心里却觉得沉甸甸的,有一股闷热浊气挥之不去,存留心底。

    “小心小姐,花谢了还会再开,人走的还会再来。终究会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李牧羊走到崔小心身边,轻声安慰着说道。“他既然肯舍身相救,又怎么舍得离你远去呢?”

    崔小心眉毛微动,转身看着李牧羊,说道:“李目,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马夫。”李牧羊出声说道。“思念小姐的马夫。”

    有一片雪花落在那如扑扇般修长的睫毛上面,崔小心的睫毛轻颤,将那冰雪抖落,轻声说道:“真是个有趣的马夫。”

    崔猛穿着单衣哆哆嗦嗦的站在一边伺候着,小姐没走,他也不敢自己回房睡觉。

    听到自家小姐夸别人家的马夫是个‘有趣的’马夫,崔猛的心里很是吃味。心想,自己也是个有趣的马夫啊。只是小姐没有深处的了解自己而已。

    崔猛暗自决定,以后也要像这李目小子一般,多在主人的面前表现表现,说不得就被各位主子给记住了名字,金口玉赏的,随便一句话够自己一生受用无穷。

    “多谢小心小姐赞赏。”李牧羊躬身行礼,表示谢意。

    崔小心轻轻叹息,说道:“你真像是一个人。”

    “什么人?”李牧羊情绪微动,出声问道。

    崔小心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李牧羊。”

    “哦---------”李牧羊轻笑,说道:“我听说过牧羊表兄和小心小姐是很好的朋友。”

    “是啊。”崔小心的视线再一次瞄到了李牧羊的手掌,说道:“是很好的朋友。”

    李牧羊为了救自己,手掌被杀手乌鸦给刺穿。

    今天那个恩人为了救自己,手掌也被杀手刺穿。

    熟悉的场景,相同的画面。

    可是,后者的身份去是一个迷团。

    很快的,崔宇带着众多部曲前来覆命,说道:“小姐,没有发现手掌受伤的可疑人物。倒是有一个马夫今日打马钉时被锺子砸伤了手,但是伤口-------看起来不是被利器洞穿。”

    崔小心摆了摆手,说道:“回去歇息吧。既然他不愿意露面,怕是早就已经离开了。”

    “我等轮流执夜,守护在前院门口。”刚刚才发生小姐遇袭事件,崔宇哪敢再次大意?就刚才那件事情,回去之后怕是也要被家族重罚。也不知道那杀手会不会去而复返,无论如何,保护小姐安危要紧。

    李思念走到崔小心身边,轻声说道:“小心姐姐,李目说得对。那个人肯舍命救你,一定是你的仰慕者。哪有救过一次就跑掉的仰慕者?你放心吧,他一定还会回来的。”

    崔小心点了点头,说道:“希望如此。”

    李思念挽起崔小心的胳膊,说道:“小心姐姐,雪越下越大了。我们赶紧回去睡觉吧。你的手冰凉冰凉的,我怕把你给冻感冒了。”

    “不碍事。”崔小心轻声说道:“刚才吃一一颗千年人参丸,身体现在还暧和着呢。你要是冷的话,一会儿也去我那里拿一颗暧暧身子。”

    “小心姐姐,你这是把千年人参丸当作预防风寒的特效药在吃呢?”李思念出声调侃。

    看到李思念的笑脸,崔小心脸上的愁容终于减淡了一些,说道:“给你吃你就好好吃。冻感冒了可不能怪我。”

    “我当然要吃了。”李思念笑嘻嘻的说道。“我还不知道千年的人参是什么味道呢。也不知道有没有狗肉香。”

    “嘘,佛门重地,切莫提起酒肉之事。”崔小心出声提醒。

    “怕什么?他们自己的菩萨都说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坐-------为了喝酒吃肉,他们还真是会为自己找借口。对了,小心姐姐,我告诉你哦,大冬天里吃狗肉简直是人生一大乐事,以前我和我哥经常在大雪天里吃狗肉火锅。把狗肉放在锅里炖得烂烂的,然后放进辣椒和料酒,嘿,你别提那味道有多香了--------”

    崔小心一脸无奈的看着李思念,说道:“你再这样的话,菩萨就不帮你找回哥哥了。”

    “好,我不说了。我不说了。”李思念赶紧闭嘴,说道:“走,小心姐姐,我们去睡觉吧。今天晚上我要跟你睡。”

    “走吧。”崔小心拉着李思念的手,两人朝着后院走去。

    “阿弥陀佛-----”法正执事出现在后院门口,看着崔小心说道:“小心小姐,方丈有请。”

    李思念怕那些大和尚又要逼着自己入佛门,说道:“小心姐姐,我就不跟你去了------我在房间里等着你。你不回来我就不睡觉了。”

    崔小心明白李思念在担心什么,笑着说道:“早些睡吧,我去见妙心主持。怕是有些闲话要聊。”

    等到崔小心带着一群人跟着法正和尚离开,李思念大摇大摆的走到李牧羊面前,说道:“李目,我的雪球呢?”

    “雪球在房间里,现在应该是已经睡下了。”李牧羊很是本份的回答着说道。

    “那就好。今天喂它吃过东西吧?”

    “喂过。”李牧羊说道。

    李思念看到崔猛在旁边偷听,眼睛一扫,冷声喝道:“看什么看?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喂下来喂我的雪球?”

    “不敢不敢-----”崔猛赶紧捂着眼睛,砰地一声把房间门给关上了。

    “哥,你露出破绽了。”李思念靠近李牧羊,压低嗓门在他的耳朵边说道。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