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九章、佛答应了!
    ..,

    第三百五十九章、佛答应了!

    天寒地冻,冷风割人。

    因为爷爷宋孤独不喜欢城内的热闹,带着几个老仆就搬到了宋家外面的鹿园。

    鹿园空旷,周围又没有挡风遮雨的建筑,所以他们所在的位置凉嗖嗖的,一股股寒气从四面八方狂灌而来。

    爷孙俩蹲在廊檐下面,就像是两个乡下老农等待着随时都有可能撞上树桩的肥兔子。

    宋洮看着那在冷月之下展露出枝条的腊梅树,说道:“这黑灯瞎火的,也不知道它们什么时候才会开放。不若爷爷先回房睡觉,明儿个早起看到满树花开,不也是一大惊喜吗?”

    “不一样。”老人言简意骇,固执的说道。

    宋洮笑着说道:“怎么不一样了?不就是想要赏梅花吗?梅花喜寒,而且花期也长,一时半会儿也开不败。你不是说明天会有一场大雪吗?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香。这风韵、这意境,不正是爷爷想要的吗?”

    “我想听听花开的声音。”宋孤独说道。

    宋洮轻笑出声,说道:“爷爷,花开的时候哪里会有声音?”

    “你看看,这个你就不懂了吧?枉你还是好画之人,只见其形,不闻其声,怎么能够破了那画品十境?”

    被爷爷责怪,宋洮没有觉得不快或者难以接受,反而心里有一种浓浓的眷恋和不舍感觉。

    他很确定自己为爷爷祈福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他也清楚地知道那种预兆代表着什么。

    即使他心存侥幸,或者他希望那只是一场噩梦。

    他不希望自己看到那样的预兆,或者他宁愿今天没有陪崔小心去千佛寺烧香礼佛。

    这就是先知的痛苦。

    你知道了即将到来的悲伤,所以就很难享受眼前的安宁。

    “既然这样,我今天就陪爷爷在这边守着。我倒是要看看,这腊梅花开的时候是不是当真发出声音。”宋洮看着爷爷脖颈间细腻的肌肤,出声说道。

    宋孤独一点儿也不老,甚至看起来还相当的年轻。

    他早在五十一岁的时候就进入了枯荣境,耗时十九年连破三阶从枯荣下品进入星空。

    七十岁的星空高手,已经是整个西风帝国最强大的存在者之一了。

    又因为宋家人知识渊博,有帝国文库之称。帝国的典籍编撰以及历法修改,都有宋家人在幕后操纵或者直接负责。于是,宋孤独又有一个外号叫做‘星空之眼’。

    宋孤独就像是星空上的一双眼睛,默默地注视着这个庞大帝国的兴衰变迁,以及或凶狠或阴柔的权谋仇杀。

    有人说,这个帝国里没有宋孤独解决不了的事情。

    也有人说,这座城市里没有宋孤独不知道的事情。

    陆行空一代豪杰,军中之神。鼎盛时期,手握西风帝国百万雄兵。

    也正是在这个老人的一力推动下,陆行空的军权一夺再夺,最终成为只有高俸却不管刀兵的虚职。

    也正是在这个老人的一力阻拦下,陆行空想要谋求左相之位困难重重,被人称之为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行如虎,心如狐。不利家国。”这是宋孤独对陆行空的评价。

    因为这句话,几乎把陆行空的后半生都给摁死在了泥潭里动荡不得。

    倘若不是陆家的千年积蓄,因为陆家的世代为将,怕是现在的陆家早就因为这句话而荡然无存,被人给吞得连骨头渣子都没有了。

    这个强大的老人却快要死了。

    “想看就看,但是不要吱声。”宋孤独再次做了一个啉声的手势,说道:“一草一木皆有灵性。母鸡下蛋时受到惊扰,怕是会把蛋给缩了回去。若是这梅花绽放时听到人声,将那冒出来的花蕾又给收了回去怎么办?”

    “爷爷,这绽放开来的梅花还能够收回去啊?”

    “当然可以。”

    “那好吧。我听爷爷的,从现在开始,我一句话都不说。不过,若是那梅花自己不开,你可不能怪我。”

    “一定会开的。”宋孤独抬头看了一眼天空,那轮冷月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天空如墨盘,黑风如狼嚎。“要下雪了。”

    “是要下雪了。”宋洮看了一眼天空的黑暗,知道凛冬将至。以前的宋洮从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觉得这个世间没有什么是自己解决不了的事情。但是看到菩萨眼洞里面有大团大团的血水飞涌而出的时候,宋洮开始害怕了。

    他怕面前的这个老人离开,怕宋家的大梁倾倒。

    老人家不再说话,宋洮也不再说话。

    两人安静的蹲在廊檐下面,眼神一眨不眨的盯着距离他们最近的那一株腊梅花。

    夜越来越黑,风越来越烈。

    然后是狂风大作,气温骤降。

    在呼啸的冷风里,有一片白的羽毛在眼前盘旋。

    晃晃悠悠,飘飘荡荡。

    宋洮戏谑心起,想要伸手把那片羽毛招到手里。

    老人的身体突然间撑起,眼神里绽放出异样的光华。

    宋洮伸出去的手又收了回来,一脸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那普通无奇的腊梅树上,散发出一圈圈银色的光泽。

    在那漆黑嶙峋的枝桠上面,一颗两颗三颗小小的苞蕾冒了出来,就像是在那树枝上面长出了无数个黑色的小豆豆。

    在爷孙俩的眼神注视下,那一颗又一颗的小豆豆一点点的绽放,发出细不可闻却又清脆悦耳的声响。

    那是花开的声音,是冬雪的声音。

    是内心深处的喜悦。

    宋洮瞪大眼睛,说道:“听到了,我真的听到了——————”

    宋孤独也是表情大喜,苍白的脸色变得晕红,看起来就像是喝了二两梅酒似的。

    “花开见佛,你见到佛了吗?”宋孤独的视线注视着那还在依次绽放的梅花,嘴里漫不经心的问道。

    宋洮表情一僵,然后笑着说道:“爷爷,我确实见到佛了。见到了好多好多佛。我在佛前诵了《药师佛咒》,祈求我佛保佑你平安喜乐。”

    宋孤独一脸的笑意,出言问道:“佛答应了吗?”

    “答应了。”宋洮笑着说道。

    “佛答应了,你还会那么急忙的赶回来看我吗?”

    “爷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