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一章、马夫出马!
    ..,

    第三百五十一章、马夫出马!

    苍山寂寥,云海沉浮。

    冬日的白云山草木枯死,浮现出一股子荒芜破败的味道。

    石径小道即陡且长,攀登起来极其吃力。

    李思念脚步如飞,行走起来灵敏快捷。多年练习《破体术》的积累,让她跋山涉水犹如行走平地。

    崔小心刚刚开始还能够跟上,走着走着就有些气喘吁吁,靠桃红和柳绿搀扶着才能够勉强前行。

    李思念看到崔小心体力不支,便不再贪快,而是返回陪伴在崔小心的身侧。

    宋洮跟在崔小心和李思念的身后,看到几个小姑娘窈窕的身影迈动着碎步行走在这大山之间云雾深处觉得倒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

    不过,看到崔小心越走越是吃力,便伸出手来,说道:“小心,两个丫鬟没有力气,自顾不暇,让我牵着你走吧。”

    “不用了。我们互相扶持,恰好可以一起坚持。不然我上不去,小红小绿也没力气上去。”崔小心婉转拒绝。

    宋洮明白崔小心是碍于男女之防不愿意接受,出声说道:“要不我把我的火云马给召唤过来,让它驮你上山?”

    火云马是马的异种,是火鸟和汗血宝马的杂交后裔。火云马即能够适应在陆地上的长途跋涉,又可以像火鸟一样翱翔天空。

    当然,火云马产于天疆,世所罕见。也只有宋洮这种贵不可言的身份才拥有了那么一匹,在整个天都都是极其耀眼的事情。比那些骑着蜂鸟四处闲逛的富贵子弟要威风多了。

    “不用了。”崔小心出声拒绝,说道:“步行方能显诚心。既然是有事相求,怎么能存有侥幸之心呢?”

    抬头远望,看着那直入云霄的登山步道,说道:“或许,这些台阶就是菩萨对世人的考验。你连走去见他的力气都没有,他又有什么理由要完成你的心愿呢?”

    宋洮轻轻叹息,说道:“那好吧。我陪你一起走。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可不要和我客气。”

    “没事的。有思念在旁边陪着我呢。”崔小心看着李思念微笑,然后看着宋洮道谢,说道:“谢谢三哥。”

    宋洮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过度的客气就等于是你和对方的距离还很遥远。这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队伍一分为二,一部份人留在山下守着车马行李,另外又有一小部份人跟着几个主子上山。

    李思念身边只有李牧羊这一个马夫,李牧羊很荣幸的成为上山群众中的一员,背着李思念的行馕走在人群的后面。

    李思念告诉过李牧羊,崔小心之所以今日和她一起到千佛寺祈福,为的就是祈求他平安归来。

    看到崔小心为了显示诚心拒绝宋洮的飞马驮送,躬着腰背艰难爬行,李牧羊的心里百感交集。

    酸酸的,甜甜的,那是喜悦之情。没想到崔小心竟然也那么关心自己。在她的心中,终究还是有自己的位置。不过那个位置在什么位置,但那总是心里的一块烙印不是?

    苦苦的,辣辣的,那是悲愤。佳人就在眼前,却因为种种原因不能相认。就连说一句话都是奢望,这何偿不是一种折磨?

    “李目。”李思念突然间出声喊道。

    李牧羊正沉溺在自己的伤感之中,对李目这个名字没有任何反应。

    “李目,你聋了?”李思念三二步窜到了李牧羊面前,对着他眨了眨眼睛,说道:“走快一点,跟在我身后不许掉队。山路陡峭,要随时保护着我。不能让我有任何危险,明白吗?”

    李牧羊茫然点头,说道:“明白了。”

    心想,以李思念的身体素质,爬这样的山道理应不会有什么问题。她非要拉自己跟在身后,无非是因为看到宋洮在崔小心身边奉承讨好心生不满,又担心自己心里不是滋味,所以想要让自己更加接近崔小心一些。

    可是,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宋洮是什么身份?自己又是什么身份?

    宋洮的追逐正大光明,两人在一起世人皆会称赞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自己连真实身份都不能泄露,难道以马夫的身份去追求崔小心?

    不过,妹妹也是一番好意。如果能够更近距离一些的和崔小心接触,对李牧羊来说也是一桩值得期待的事情。

    于是,李牧羊跟在李思念的身后,几乎要和宋洮并排而行。

    看到近在咫尺的崔小心,只要伸出手来就能够将触摸到她的裙裳、她的腰身,李牧羊感觉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那深埋心底压抑已久的情感被唤醒,就像是种子要顶破泥土绽放出嫩芽。

    李牧羊的拳头握紧又松开,以此来发泄自己内心的悸动。

    护卫们都散布四周,将各自的主子给围拢中间。看到李牧羊这个马夫混进了核心圈子里,虽然心生不满,但是他们也都看到是李思念亲口喊进去的,自己的主子没有开口反对,他们自然不敢替主子做主把李牧羊给轰出去。

    宋洮看了李牧羊一眼,见其容貌普通,衣装粗陋,而且身份只是一个马夫,很快就转移开了视线。

    以他的身份地位,自然不会做出将其驱逐出去的事情。那样只是自弃身份。

    和一个马夫有什么好生气的?

    山越来越高,云越来越厚,风越来越疾。

    露水渐多,就连台阶上面也有水渍浮现。

    正在这时,崔小心一脚踏空,身边朝着后面仰倒。

    “啊------”崔小心惊呼出声。

    “呀-------”桃红和柳绿俩人都吓傻了,站在那儿不知道动弹。

    宋洮正低头想着心事,听到崔小心的呼叫声音,闻声辩位,立即朝着崔小心所摔倒的位置扑了过去。

    嗖-------

    一道身影飞跃而起,一把搂住崔小心的腰身朝着石径的内侧冲了过去。

    崔小心安全了。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但是,很快的,所有人的眉头全都紧紧的拧了起来。

    因为崔小心正躺在一个男人的怀里,躺在那个马夫的怀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