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四章、男女之防!
    ..,

    第三百四十四章、男女之防!

    久别重逢,兄妹之间有着说不完的话语。

    在外面的时候,李牧羊被人欺负还想着怎么反击。在妹妹李思念身边,他被欺负了也是甘之如殆。

    从小到大,都被这个小丫头给欺负习惯了。

    李思念追问李牧羊在学院里面有没有恋爱,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

    李牧羊的脑海里闪过了千度的身影,想起无名山上两人的坦诚相对生死相依,心想,那算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呢?

    只是,那个女孩子太神秘了。

    李牧羊摇头,苦笑着说道:“没有。你哥哥是什么样你又不知道,哪里有女孩子会喜欢我?”

    李思念认真审视着李牧羊的脸,说道:“你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我想把我的同学介绍给你做女朋友,人家看到你就都吓跑了。现在你长这么好看,一定会有女孩子主动跑过来撩你。哥,你可得把持住啊。”

    李牧羊哭笑不得,说道:“我为什么一定要保持住呢?”

    “因为你是小心姐姐的。”李思念一脸认真的说道。“我觉得小心姐姐对你还是有感情的。你回来努力一下,小心姐姐就会成为你的女朋友了。”

    李牧羊轻轻叹息。

    崔小心,这个名字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融入了他的骨血,和他的生命紧密相连。

    每个男孩儿成长为男人都需要一个女人,崔小心就是那个出现在李牧羊的生命中又迅速离去的女孩子。

    “不要在母亲面前说这些话。”李牧羊仔细叮嘱,说道:“倘若被她听进心里去,以后她会更受打击。”

    “怎么?你没有信心?”李思念眨巴着眼睛,看着李牧羊问道。

    李牧羊轻轻摇头,说道:“不说这些了。很晚了,快去休息吧。”

    “哥,你也早些休息。”李思念若有所思的看着李牧羊,笑吟吟的说道。

    李牧羊赶了几天路,应付完陆府那边的夫人,又和母亲妹妹谈了那么久的话,当真是有些疲惫了。

    因为之前在陆府那边洗过澡,所以回到妹妹给自己准备的房间就躺下了。

    身心放松的状态下,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李牧羊醒得很早。

    这是星空学院养成的习惯,晨曦之时,他便已经起床用功。练习《破体术》以及书法,然后吃早餐。

    不过,今天他没有立即起床,而是躺在床上听着外面的鸟儿鸣叫,嗅闻着院子里的腊梅幽香。

    院里的感觉和外面终究是不同的,就算他们此时借居的是陆家的小院,背井离乡屈人之下-------当然,陆府对待他们一家还是非常不错的。可是,因为有母亲睡在东房,有妹妹睡在胳膊,有在外面工作随时推门回来的父亲,就有一种幸福的情绪在心中蔓延。

    听到外面有推门的声音,李牧羊起身走到了窗边。

    他看到父亲一脸疲惫的推开院门走了进来,正想出声和父亲打招呼的时候,母亲罗就已经迎了过去。

    李牧羊听李思念说母亲最近生病,已经卧床好几日了,没想到今天竟然会起了个大早。这天都还没有亮呢。

    “你怎么起来了?”李岩看到妻子出来,急忙出声询问。“身体可好了一些?天冷风寒,你快回屋躺着去。”

    罗拉着李岩的手,小声说道:“小声点,儿子回来了。”

    “儿子?”李岩一愣,担心的说道:“你是说牧羊?你没事吧?”

    病了好久的妻子突然间大清早的起床,拉着自己说已经死去的儿子回来了,这场景还真是有点儿吓人。

    “我能有什么事情?”罗生气的说道。“牧羊回来了。你昨天晚上值班没有回来,我和思念陪着他说了大半宿话呢。现在可能还在睡觉,你可别去吵醒他了。我在给他做面片汤呢。他以前最喜欢吃我做的面片汤了。”

    “真的回来了?”李岩激动的问道。这个男人平时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甚至可以说有些木讷,但是此时的他容光焕发,脸上的空疲态一扫而光。

    “真的回来了。”罗声音坚定的说道。“是和陆总督一起回来的,听说在路上还救了陆总督的命呢。夫人那边也赏赐了不少东西,给了玉佩和衣服不说,贴身丫鬟都有五个,还有一个是一直跟在夫人身边的大丫鬟睛儿------”

    说着说着,罗的情绪就低落了下来。

    夫人为何如此的厚待李牧羊,那是把他当成自己的亲儿子看待。

    不然的话,他有必要赏赐那么多丫鬟吗?

    陆天语的身边也就只有四个小丫鬟和一个管事的大丫鬟,李牧羊回来了就和他一模一样的待遇。

    长此以往,这儿子到底是他们的儿子还是他们的儿子啊?

    李岩明白妻子的心情,伸手握紧他的手,笑着说道:“回来就好。”

    罗也抿嘴轻笑,说道:“是啊。回来就好了。”

    “我出去一趟。”李岩转身就要朝着外面走去。

    “刚刚回来,又要去哪里啊?儿子还没有见到你呢。”

    “你不是做了面片汤吗?我去街上买几张烤肉饼回来-------在江南的时候,牧羊最喜欢吃的就是面片汤配烤肉饼。”李岩憨厚的笑着。

    “还是你想的周到。快去快回。”罗松开了丈夫的手臂,催促着说道。

    “哎------”

    李岩应了一声,快步朝着外面跑去。

    李牧羊站在窗口,看着父亲母亲为了让自己吃一顿满意的早餐而忙活,觉得世间那什么功名利禄不过如此。

    这种付出温润无声,却能够浸到人的骨子里面去。

    李牧羊来到院子,按照以前的习惯开始练习起《破体术》起来。

    罗一边擀面块一边朝着外面张望,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等到李牧羊练功完毕,罗的面片汤正好出锅,李岩也提着一袋子的烤肉饼进门。

    父子相见,千言万语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深望一眼,李岩晃了晃手里的肉饼,说道:“我买了你喜欢吃的,一会儿多吃一些。”

    “好。”李牧羊轻声答应着说道。

    “去喊李思念起床,天都大亮了,这个懒虫还不起来。”罗出声催促。

    李牧羊笑了笑,走过去敲响妹妹的房间门。

    没人回应,李牧羊推门而入,看到雪球一脸委屈的对着它吐泡泡。

    “噗--------”

    吐完之后,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赶紧朝着李思念所在的方向瞄了一眼。

    没有动静。

    于是,它这才安心的再次吐了一个泡泡。

    “噗-------”

    “噗---------”

    -----------

    李牧羊被雪球的憨态给逗乐了,伸手抚摸着它的脑袋,说道:“我知道你喜欢吐泡泡。要不这样,我和李思念商量一下,只要是你不往别人的脸上吐,就允许你随便吐泡泡,好不好?”

    “我知道你心里很难过,我也是没有办法------她是我的妹妹,从小到大,她的要求我都没办法拒绝。她不仅欺负你,连我也欺负。你就忍几天?等到我回星空学院的时候就把你带走-------开心点。”

    “噗-------”

    回应李牧羊的仍然是一个泡泡。

    李思念像是一个小猪似的窝在被子里面,只有一头长发披散在被子外面。

    李牧羊走到床头,在李思念的脑袋边出声喊道:“李思念,起床了。”

    李思念不应。

    “思念---------”

    李牧羊伸手去拉被子。

    哗-------

    被子猛地掀开,从里面伸出两条雪白#粉嫩的手臂,一把勾住了李牧羊的脖子。

    “你说,谁欺负你了?”李思念勒住李牧羊的脖子,生气的说道。

    “我没说你。”

    “那你说的是谁?”

    “我说的是-------别人。”

    “别人是谁?”

    李思念一边审讯李牧羊,一边娇蛮的在李牧羊的身上蹭来蹭去的。

    这是以前他们俩经常玩的小游戏,每次罗让李牧羊去喊李思念这个懒虫起床时,李思念都会突然间跳起来吓李牧羊一跳。或者李思念跑去找李牧羊时,李牧羊装死吓李思念一跳------当然,李思念一边假哭的时候,一边掐着李牧羊的腰间嫩肉喊着‘哥你死了我们一家可怎么办啊’之类的话。

    可是,现在情况不同往昔。

    以前的李牧羊还是一个孩子,那个时候的李思念更是一个小孩子。

    他们没有男女之防,只有最纯粹的兄妹关系。

    现在的李牧羊成长为一个风度翩翩的美少年,而李思念的身体也随着年龄的增涨成熟起来,胸前的娇柔和丰满就是隔着衣服都能够感受到。

    要是以前,李牧羊总会抱着她两人在床上打成一团。

    现在,李牧羊的双手告举,都不敢去触碰李思念的身体。

    “思念,别闹了,母亲让我来叫你起床呢。她做了你最喜欢吃的面片汤。”

    “是你最喜欢吃的面片汤吧?”李思念松开了李牧羊的脖子,拉扯被子捂住自己只穿着丝袍的身体,很是不满的说道:“哥,你在怕什么呢?”

    “-----------”

    “长大了真是没劲。”李思念躺倒在床上,瞪大眼睛看着屋顶,嘴里嘟囔着说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