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八章、未雨绸缪!
    ..,

    第三百三十八章、未雨绸缪!

    李牧羊觉得陆家的人都好奇怪。

    每个人都用那种很奇怪的眼神很奇怪的看着自己,就好像自己是一个很奇怪的来历不明的怪人。

    拜托,我只是一个陆府佣人的孩子,你们用得着对我这么好吗?

    就算是为了感谢自己的救命之恩,也没必要让陆府的夫人亲自带领自己去洗澡更衣-------这算是怎么回事儿啊?陆叔叔还在旁边站着呢,他没有一拳把自己轰成肉泥那也算是他胸怀宽广脾气好。

    陆府的夫人是什么身份地位?用得着像是个小丫鬟一般的去伺候别的男人?

    这种事情倘若要是传了出去,怕是外面的人都以为自己才是陆家的亲儿子吧?

    无论如何,李牧羊也是不敢如此逾越的。

    公孙瑜手掌落空,就连心脏也一下子变得空落落的。

    面前这个少年是自己的儿子,是自己的亲生骨肉,可自己却不能向他坦白,不能告诉他自己是她的母亲。不能带她去沐浴更衣,甚至都不能和他有一些更亲近的动作-------

    这是世间最残酷的酷刑!

    幸运的是,儿子终于回来了,李牧羊终于安全的回来了。

    星空学院的消息传来,罗李岩一家人坠入地狱,自己又何偿不是如此?

    她一边痛心李牧羊的生死未卜,还要担忧陆契机的不告而别。最最重要的是,她不能表现出一丝一毫的脆弱和慌张。因为她是陆家的主母,是这座府邸的女主人。

    她知道,每时每刻都会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她要笃定、要从容,要掌控一切。

    无论如何,他终于回来了。

    自己心中的一块大石头也跟着落地了。

    不管结果如何,只要他还活着,自己也就满足了。

    公孙瑜强忍着心中的难过,强颜欢笑,说道:“你是契机的同学,也就是我的子侄晚辈。再说,你还救了你陆叔叔的性命,救了我陆府上下-----我和你母亲姐妹相称,你就等于是我的儿子。我为你做些事情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李牧羊再次道谢,说道:“陆姨的好意我心领了。陆叔叔刚刚回来,肯定也想和陆姨好好说些话-----”

    李牧羊指了指旁边的小丫鬟,说道:“你让睛儿送我过去就成了。”

    公孙瑜知道自己不能强求,那样的话不仅仅没办法拉近和李牧羊之间的感情,反而会让他心中紧张将彼此的关系给搞僵。

    于是,她点了点头,对着睛儿说道:“睛儿,好生伺候少爷沐浴更衣。”

    “是。夫人。”睛儿躬身答应着。心想,刚才还称呼他为公子呢,怎么转眼间就成为少爷了?

    不过,主人的心思她猜不着,主人的命令她也不敢忤逆。

    对着李牧羊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说道:“牧羊少爷,请跟我来。”

    “谢谢。”李牧羊作了个揖,和厅内众人告别,然后跟在丫鬟的身后朝着外面走去。

    陆天语看到李牧羊走了,也想开溜,说道:“父亲长途跋涉,此时定是疲惫不堪,我就不打扰了--------”

    “陆天语。”公孙瑜出声喝道。

    “娘,还有什么事情吗?”陆天语停下脚步,一脸笑意的问道。

    “是不是想到后院去报信?”公孙瑜盯着自己的儿子,出声问道。

    “娘,我报什么信啊?”陆天语还要狡辩,但是和母亲的眼神一对视,只得无奈说道:“我就是想去和思念姐姐说一声。她们要是知道李牧羊回来了,一定会非常高兴呢。”

    “谁让你直呼其名的?”公孙瑜怒声喝道。“以后要叫------牧羊哥哥。”

    “娘,他又不是我的哥哥------”

    “谁说他不是了?”

    “他姓李,我姓陆。他怎么就是我哥了?”

    “他是李思念的哥哥。你能够叫思念姐姐,为什么不能叫牧羊哥哥?”

    “娘,这是两码事。各叫各的-----”

    “就这么决定了。下次再让我见你直接叫李牧羊,看我不拿竹节抽你。”

    “--------”小胖子陆天语一脸的委屈。

    自己在这个家里到底还有没有地位啊?怎么随便在外面捡回来一个阿猫阿狗都比自己金贵啊?

    自己的姐姐陆契机比自己受宠,这没办法,谁让父母重女轻男,而姐姐又实在太过优秀呢?

    李思念受宠,可以说是母亲念及和罗姨的感情,所以才对他们的孩子特别一些。再说,思念姐姐那么漂亮那么可爱,哪有做长辈的不喜欢的呢?

    这个李牧羊-----他算是什么来路啊?凭什么也要比自己重要啊?

    陆天语都想着要离家出走了。

    陆清明伸了伸手,示意陆天语回来。

    又将身边的丫鬟婆子们全都喝退,诺大的客厅就只有他们这一家三口了。

    “天语,有件事情你一定要牢记在心。”公孙瑜抓着儿子的胖手,一脸严肃认真的说道:“无论如何,都不许向外界说出牧羊回来的事情。知道吗?”

    陆天语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说道:“娘,我懂得,是怕崔家的人报复吗?”

    “何止崔家?”陆清明表情凝重,转身看着公孙瑜,说道:“要是早知道是他,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让他回来。太危险了。”

    “是啊。”公孙瑜深以为然,说道:“现在回来了,我们就只能去考虑回来之后的事情。还好他是混在黑骑之中和你们一起回来的,外界并不知道他的身份。倘若咱们家人自己保守秘密的话,外界是不会知道的。”

    “话是这么说-------”陆清明眉头紧锁,说道:“有人把他认出来了怎么办?”

    “那就戴个面具好了。”陆天语笑嘻嘻的说道。“听说皇宫里面有个高手,他也整天戴着面具,十几年了,谁也不知道他是谁。”

    陆清明知道儿子说的是什么人,那是西风君主楚先达身边的十八大供奉之上。整日戴着一个黑铁打造的狗头面具,楚先达称呼其为‘狗先生’。

    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也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出身来历。甚至没有人见过他出手。

    他是天都十大未解的迷题之一。

    陆清明点了点头,说道:“这种办法倒也不错。不过,事极反常必有妖。要是牧羊突然间戴着面具出门,那不更加的吸引了有心人的注意吗?”

    “尽量减少他外出的次数。或者直接就不要出去。”公孙瑜斩钉截铁的说道。事及儿子生命安全,再小心谨慎都不过份。“如果出去的话,那就戴着人#皮面具好了。府里不是有这方面的高手吗?把它化妆成另外一个人,这样就不会引人瞩目了。”

    陆清明握了握妻子的手,说道:“小瑜还是那么的聪明。”

    公孙瑜笑容苦涩。

    陆清明看着陆天语,说道:“天语,母亲的嘱咐你都记下了吗?”

    “天语记下了。”陆天语躬身说道。

    “嗯。记下就好。你先下去休息吧。暂时不许去后院,等着你牧羊哥哥自己过去给他们一个惊喜,这样不是更好吗?那个时候我允许你过去看热闹-----”公孙瑜看着儿子说道。

    陆天语一想,觉得母亲的办法更加的有趣。

    自己现在跑过去告诉李思念她哥哥没死,她一定当场就跑过来要见那李牧羊。

    要是等到李牧羊突然间出现在他们的身边,那个场面一定非常的有趣好玩吧?

    陆天语连连点头,说道:“我现在不去,一定不去。我等着那李牧羊-----哥哥沐浴更衣后一起过去。”

    “嗯。”公孙瑜摸了摸儿子的头,对他的配合很是满意。

    陆清明挥了挥手,示意陆天语出去。

    等到儿子的身影走远,陆清明看着妻子公孙瑜的脸色,小声说道:“小瑜,你看这件事情------我要不要去父亲那里说一声?“

    公孙瑜脸色大变,怒声说道:“说什么?告诉他孙子回来了,然后让他再丢出去一次?”

    “小瑜-----”陆清明一脸的为难,说道:“这是陆家的大事,总是要给父亲那边打声招呼,也好让他有个心理准备。再说,我从云滇回来,理应过去看望父亲------”

    公孙瑜也知道丈夫夹在中间难受,沉沉叹息,说道:“沐浴更衣之后再去吧?看起来也精神一些。”

    “不用了。”陆清明拒绝,说道:“先去见过父亲再回来沐浴。父亲见我身穿血衣,面染霜尘,定会对我高看一眼,知道我在边疆是受了苦的。”

    “谁不知道你在边疆受苦?”公孙瑜眼眶泛红,低声说道。

    “好了好了。”陆清明伸手将妻子搂在怀里,说道:“我知道你心里委屈。也着实是我陆家对不起你。但是你看看------你看看契机是帝国明月,你看看天语乖巧懂事,你再看看牧羊少年英杰,就连神洲赫赫有名的怪道人都不是他的对手,简直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就算和天都那些天才少年相比也毫不逊色-------”

    “那当然了。”话题转到李牧羊的身上,公孙瑜的满腔怒火瞬间熄灭,一脸慈爱的说道:“我们的儿子,自然是极其优秀的。你快去父亲那里问候,然后回来给我讲牧羊救你的事情,还有你们一路上的经历,你们父子俩都聊了些什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