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六章、我要坦白!
    ..,

    第三百三十六章、我要坦白!

    因为有黑骑提前回府报信,陆清明带着一群亲卫赶到陆府门口时,府门正门大开,门口已经等候了不少人。

    公孙瑜带着儿子陆天语以及家里的管家丫鬟婆子们侯在门口,看到陆清明身边黑骑寥寥,而且大多数士兵还身受重伤。心里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立即迎上从高头骏马上跳下来的陆清明,伸手紧紧的握住他的大手,眼眶泛红,柔声唤道:“夫君-------”

    满腔的委屈,满腔的悲愤。

    李牧羊的死讯传到天都,同样伤心欲绝的还有这位总共没有见过自己儿子几眼的母亲。

    罗因为伤心过度病倒了,她却必须得坚持下去。

    因为她是陆府的主母,有无数的大小事务需要她来处理,需要她来做决定。

    李牧羊死了,陆契机也离开学校消失不见。这简直比往她心口剜肉还要痛苦。

    而陆家现在正处于一个内忧外患的境地,她还不能把这些事情告诉远在云滇的丈夫,不想让他在镇守边疆的时候还要为家里的事情烦恼。

    那样的话,就是她这个做妻子的失职。

    “我没事。”陆清明可舍不得大力握自己夫人的小手。他这么一握,怕是要把她的白嫩手掌都给握坏了。看着妻子担忧的眼神,笑着安慰,说道:“我不是回来了吗?”

    “嗯。回来就好。”公孙瑜知道此时不是说这些事情的时候,伸手招了招陆天语,说道:“天语,还不过来拜见父亲。”

    小胖子陆天语跑过来,从父亲手里接过马绳,说道:“父亲一路辛苦了,儿子为你牵马。”

    “最近功课可有荒怠?练功是否勤勉?”陆清明对陆天语极其严厉,并不在意他的讨好,盯着陆天语出声问道。

    “功课有白先生盯着,天语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练功更是没有一日偷懒,早晚功课从不间断。父亲回来了可以亲自考核。”陆天语不慌不乱,认真作答。这个时候的陆天语才有了一丝世家少爷的风范。

    “嗯。如此甚好。”陆清明这才脸色稍缓,一手牵着妻子,一手牵着儿子,说道:“进屋说话。”

    进了院子之后,陆清明吩咐黑骑们回去休息调整。并且要将那些死去兄弟的死讯和抚恤金给依次送去,切莫让任何一个人遗漏。并说明日他会亲自去各家去看望兄弟家属解释事情经过。

    李牧羊看着回来之后不停发号施令的陆清明,心想,陆家是天都显赫家族,陆清明是陆家长子。而且,据他所知,陆清明没有兄弟,是陆家的一根独苗。

    如此身份高贵的人物,却要每日应付如此多的事务。富家少爷也不是那么好做的。

    如果身边兄弟的家属要亲自去看望,那么多人没有回来,他一家一户的拜访怕是也需要好些时日吧?

    当然,这样做也会让那些跟随在他身边的人更加的忠心效死。或许,如何收拢人心也是为将者所要具备的基础能力。

    身边事了,丫鬟婆子们打水的打水烧饭的烧饭各自忙活去了。

    陆清明引着身边的一行人进了客厅之后,这才一脸郑重的对陆天语说道:“天语,跪下。”

    小胖子陆天语一脸的迷惑,但还是‘扑通’一声跪倒在了陆清明的面前。

    陆清明指了指李牧羊,说道:“我要你跪得是燕相马公子。此番回城,路上遭遇伏击,情况极度危险。倘若不是相马公子舍命相救的话,怕是我现在已经成为一个死人-----我若感激,相马公子必然不受。你就代为父来谢相马公子的活命之恩吧。”

    “是。父亲。”陆天语更加懵逼了。燕相马公子?哪个燕相马公子?天都倒是有一个燕相马公子,但是人家现在是监察司的少史。怎么又出来一个燕相马公子?难道这么难听的名字都已经烂大街了不成?

    心里这么想着,但是父命难违。而且父亲也说过,在他遭遇危险的时候,是面前这个燕相马出手相救,是父亲的救命恩人。这个大恩他们陆家人不得不报,而且还得重重的报。

    父亲要是死了,陆家就要断层了。这对陆家是致命的打击。爷爷活着还能够护他们周全,爷爷要是不在了,他们怕是会被那些敌人给生吞活剥了。

    陆天语转身面对着李牧羊,重重的就要把脑袋给磕下去,说道:“谢谢相马公子救下家父,大恩大德-------”

    他说不下去了。

    因为他的脑袋被一只手掌给托住了。

    他抬起头来,恰好和蹲在面前的李牧羊眼神对了个正着。

    “相马公子-------”

    “千万别磕头。”李牧羊笑着说道。“我最害怕别人给我磕头了。”

    “可是你救了家父,我得表达-----”

    “磕头表达不了什么谢意,不如给我一碗红烧肉。”李牧羊笑着说道。

    困在幻境找不到出路的时候,李牧羊最想念的就是父母妹妹,最想吃的就是母亲做的红烧肉。现在回到天都,他一定要吃个痛快。

    “这------”陆天语抬头看向父亲。

    陆清明亲自将李牧羊给拉了起来,说道:“相马公子,你就让天语表达一番我们陆家的心意吧。不然我心难安。”

    陆天语虽然年纪不大,但却是陆家正正经经的小少爷。他代替自己的父亲陆清明跪磕李牧羊,那就等于是代表陆家在跪磕李牧羊。这个礼可谓巨大。

    陆清明心里是领这份人情的。

    “陆叔叔,我都说了一路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是我辈义不容辞的事情。我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再说,你是陆契机的父亲,我和陆契机又是同学-------”

    “你认识我阿姐?”

    陆天语从地上跳了起来,满脸兴奋的喊道。

    被父亲的眼神一瞪,又‘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父亲还没有让他起来呢。

    “是的。”李牧羊点头,说道:“我和契机是星空同学。”

    “太好了。那你知道我阿姐去哪里了吗?”陆天语兴奋的问道。

    “这个时候,契机应该还在学院。”李牧羊说道。

    “我姐不在学院。”陆天语出声说道。“我姐从幻境出来之后就离开了学院。我们已经和星空学院联系,学院也给了我们确定的回执。现在谁也不知道我姐去了哪里。”

    “陆契机离开星空学院?”李牧羊大惊。他一直被困在幻境里面,外面发生什么事情还真不知情。

    不过想来也是,陆契机去星空学校的目标就是自己,自己被困于幻境之中,陆契机留在星空又有什么意义?

    她本是凤凰之体,身怀凤凰之心,只需要潜心修炼,就能够成为整片星空最耀眼的存在。它可以和日月争辉,与天地一般不朽。即使是世人眼里大名鼎鼎的星空学院,又有何人有资格能够担任她的老师呢?

    “是的。”小胖子认真点头。

    “怎么回事儿?为何没有通知我契机消失的事情?”陆清明更加的震惊。“什么时候走的?可派人出去寻找?”

    李牧羊想了想,说道:“陆契机-----可能出去历炼了吧。不过你们也不用担心,陆契机修为精湛,是星空学院最优秀的学生之一。她一定不会有事的。”

    李牧羊身穿西风军的褐袍,头戴避雨的竹笠,风尘仆仆的和其它黑骑站在一起的时候,公孙瑜并没有注意到他。还以为他是护卫中的一员。

    等到丈夫将其它人都打发走了,却唯有他一人留在身边时,公孙瑜才多看了他一眼。不过心中没有多想,以为丈夫将其留下还有什么秘密事务要处理。

    当丈夫让儿子陆天语跪下之时,公孙瑜才知道事情不是那么简单。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衣衫污浊面容憔悴唯有那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的少年人竟然是丈夫的救命恩人。

    更没想到的是,他还是女儿陆契机的星空同学。

    公孙瑜听到李牧羊和陆天语的对话,急忙走了过来,一脸感激的看着李牧羊,说道:“谢谢相马公子的救命恩人。你不仅仅救了清明,还救了我们陆家。这份恩德,我陆家上下必当铭记于心。相马公子如有需要,我陆家必定全力以赴。”

    “阿姨客气了。”李牧羊对着公孙瑜行晚辈之礼。

    “相马公子刚才说和小女契机是同学,不知可有她的消息?契机消失,家人担忧之极,让人日夜难安。”公孙瑜一脸期待的看着李牧羊。

    “我没有她的消息。”李牧羊出声说道。“不过我可以肯定,陆契机一定不会有什么危险。还请陆叔和阿姨放心。”

    “怎么能放得下心呐?”公孙瑜沉沉叹息。

    “好了好了。走了那么远的路,相马公子也累了。不若先让他去洗漱一番,然后一起吃饭,如何?”陆清明出声说道。

    “正是此理。”公孙瑜点头说道。“相马公子,我让人带你去洗漱更衣。”

    她招了招手,大丫鬟睛儿就碎步走了过来,公孙瑜低声吩咐着说道:“带相马公子去客房洗漱。将我做好的衣服给送一套过去。让人好好侍候着。”

    “是。夫人。”睛儿躬声答应着,对着李牧羊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说道:“相马公子,请随我来。”

    “等等。”李牧羊拒绝了公孙瑜的好意,一脸尴尬的说道:“那个-----我得向你们坦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