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三章、大胆猜测!
    ..,

    第三百三十三章、大胆猜测!

    陆清明眉头紧皱,有些犹豫,说道:“恐怕这样不妥。”

    “有何不妥?”李牧羊出声问道。心里有些不太高兴了,我刚才才救过你们的性命,现在要和你一起回天都都被拒绝。怕我吃你的肉喝你的酒啊?

    陆清明看到李牧羊的神情,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笑着说道:“相马公子,不要误会。我自然是欢迎相马公子和我们一起返回天都。可是,你刚才也看到了。我的行踪早已经暴露,刚才出来一个怪道人和一个不死无常,差点儿让我们全军覆灭。谁知道后面还有没有埋伏?我这条命死不足惜,但是倘若连累了相马公子,那可就-------”

    李牧羊心中汗颜,这可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燕相马真是个小人啊。”

    李牧羊弯腰道歉,一脸诚挚的说道:“是我误会陆叔了。陆叔,你这么说,那牧羊倒是非要和你们一起走不可了。俗话说的好,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我既然已经救下了陆叔叔还有那些忠心勇敢的兄弟们,自然不愿意再看到你们在路上被坏人所伤害。我燕相马才疏学浅,学艺不精。但是也有一腔热血和几把力气。倘若再次遇到敌袭,相马定会以死相拼以命相搏。务必保全陆叔安危。”

    “可是--------”

    “没有可是。”

    “那好,陆叔就不和你矫情了。这条命是你救下的,此番就听你的。”陆清明大喜,笑着说道:“有相马公子一起,旅途定然不会寂寞。”

    “我也可以陪陆叔喝上两杯。”李牧羊笑着说道。

    在两人闲聊的时候,那些黑骑将地上的不死无常团团围住。

    除了第一声有脆响传来,后来根本就听不到骨头断裂的声音了。

    这并不代表那些黑骑心慈手软放过了不死无常,也不是不死无常受刑不过已经招供。

    而是因为那些黑骑不想让李牧羊和将军听到动静,而是换了一种刑罚手法。

    他们不用力,而是用气。

    一掌拍在那不死无常的身体骨头上面,那骨头就瞬间化为粉沫。

    都不带响声的。

    就像是一掌拍在豆腐上面,豆腐稀烂,却不会发出任何的声音。软绵绵的。

    这种逼供办法更加的痛苦,也更加的让人难以承受。

    最最重要的是,粉碎骨头的那股子力道还会停留在不死无常的身体里面,当在他的身体其它部位拍上一掌时,那之前残留的真气也会受到影响,跟着再一次跳跃起来,将那松软的皮肉给顶得老高。

    拍的掌数多了,身体里面就积累了越来越多股的劲气。

    当最后你一股拍上去的时候,身体表层会有无处个部位凸起,就像是一只正在向外流脓的癞蛤蟆。

    不得不说,这些人确实是刑审的好手。就算是不死无常这种久经战阵的最顶级杀手也难以承受,刚刚开始的时候还能够听到他的惨呼声音,后来就连因痛而叫的声音都没有了。

    他就像是一滩肉泥似的躺倒在那里,任由一群大老爷们在他的手上摸来碰去的。

    “说,是谁指使你来杀我们将军------”

    “今日定让你血债血偿,还我弟兄的命来-------”

    “我倒是要看看是你的嘴巴硬还是我的**掌更厉害--------”

    -----------

    不死无常呕出了一股子紫红色的淤血,那些瘀血顺着嘴角流进脖颈里面,俊俏的面孔此时看起来狰狞恐怖。

    不死无常努力的睁开眼睛,看着那些围拢在四周的黑骑,声音虚弱却又坚定无比的说道:“你们------都别费力气了。我知道,既然落在你们的手里,那就只有死路一条。如果我愿意说的话,早就告诉你们了。既然我一开始没有招,这个时候又怎么会招供呢?如果我现在说了,那我刚才所遭受的那些罪--------”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不死无常就再一次的剧烈咳嗽起来。

    因为咳得过于剧烈,大股的鲜血朝着空中飞喷,然后再星星点点的落在他的脸上。于是,不死无常苍白的面孔上面又长满了红色的斑点。

    “-----若是招了,我这全身碎掉的骨头------不全部都没有任何意义了吗?杀手也是要懂得算帐的-------这笔交易,不值。”

    黑骑们被激怒了。

    “我们知道你不怕死,我们却偏偏不杀你,把你的骨头全部都拍断,然后把你拖到天都丢在大街上-------”

    “割了他的舌头,看看他还怎么硬气--------”

    “你要算帐是吧?你杀了我们那么多的兄弟,这笔帐要怎么算?”

    -----------

    黑骑们还在犹豫着怎么样去折磨这个连死都不怕的滚刀肉的时候,却发现不死无常已经闭上了眼睛没有任何动静。

    有人伸手去探了探他的呼吸,惊声说道:“死了。”

    “怎么死的?”

    “明明已经卸了他所有的力气-------”

    “舌头也没有断--------”

    听到后面的动静,陆清明和李牧羊赶了过来,陆清明伸手摸了摸不死无常的心脏,沉声说道:“死了。弃魂。”

    “弃魂?”李牧羊疑惑的问道。

    “这是一种极其艰难的自杀方式。”陆清明解释着说道。“有些人在身体受到束缚,求生不难,求死不得时,会用脑海里面的最后一丝神念击飞自己的魂魄,就此陨命。”

    “原来是这样。”李牧羊看着死去的不死无常,说道:“看来以后要审讯犯人时,就得把他脑海里面的神念也要锁住。”

    “谈何容易?”陆清明轻轻摇头。看着躺倒在地上的不死无常,说道:“终究还是没有说出背后的主使者,倒也是个硬汉。不过,说不说并不重要。有些事情知道了没有意义,反而徒增烦恼。”

    李牧羊看着陆清明,担忧的说道:“陆叔叔心中是不是已经有怀疑对象了?”

    陆清明看到李牧羊的反应,以为他在担心自己怀疑燕家,笑着说道:“相马公子毋须多想,每一件事情都需要证据。我不会刻意的去猜测是哪一家,而且,这件事情也和相马公子没有关系-------”

    “还是猜一猜吧。”李牧羊不得不出声提醒着说道。“大胆猜测,小心求证。这才是聪明人的做法。死了那么多的兄弟,想必陆叔叔的心里一定也很不好受吧?”

    陆家的安危决定着自己父母家人的安危,所以,李牧羊要保证陆家不会有任何的安全事件发生。

    “---------”

    ---------

    ----------

    李思念有一段时间没有去上课了。

    一是因为她知道母亲的心情不好,她担心母亲的身体,所以留在家里陪伴。另外,她自己的心情也非常的不好,哥哥生死未知,她去了学校也学不进去。索性请了一个长假,在家里好好的休息安静等待哥哥的消息。

    李思念坐在院子的凉亭里,看着那池子里面的锦鲤发呆。

    江南是水乡,她还小的时候,就经常和哥哥李牧羊去河边捉鱼。哥哥身体瘦弱,动作慢腾腾的,虽然比自己年纪大一些,却每次都没有自己捉的鱼多。自己也经常笑话他笨。但是每次回家之后,母亲罗知道他们俩下水了,总是提起鸡毛掸子就抽自己。自己活蹦乱跳的像是一个烫了屁股的猴子,哥哥总是用那瘦弱的身体挡在自己前面,不停地说是自己带妹妹去玩水的不怪妹妹的事情--------

    母亲终究没舍得打李牧羊,因为没打李牧羊,所以李思念也就逃过了一劫。

    “哥-------”想到再也见不到李牧羊,李思念的心里有种抽痛感的感觉。她的眼眶泛红,捂着胸口难以呼吸。

    啪!

    李思念的额头被什么物体给打了一记。

    她愤怒的抬起头来,看到是家里的小胖子陆天语正鬼鬼祟祟的躲在假山后面。

    “陆天语,给我出来。”李思念出声喝道。

    陆天语怕极了李思念,赶紧从假山后面跑了出来,笑呵呵的说道:“姐,你找我啊?”

    李思念从地上捡起一颗青枣,说道:“这是什么?”

    “咦,这是什么?”陆天语抬头看了看,一脸迷惑的问道:“天都樱难道还会结果子不成?”

    “陆天语--------”

    “好好好,是我的错。”陆天语赶紧道歉,说道:“姐,你别生气。我们家刚刚被人送来一批南砾的蜜枣。我尝过,可甜了。所以就带了一些给你吃。”

    说话的时候,他将自己怀里抱着的一个小包放在李思念的面前。

    丝帕被人吹开,里面是一颗颗饱满青秀的枣子。

    “我洗过了。”陆天语嘿嘿的笑,说道:“快吃吧。”

    李思念看着陆天语,说道:“为什么给我?”

    “因为你是我姐。”陆天语笑着说道。

    (ps:感谢陈小天比柳帅-----那是不可能小朋友的万赏。感谢l涵哥哥十万-----不对,是一百四十六万赏,眨眼的功夫就成咱们《逆鳞》的第二个至尊了。有钱人的世界我好羡慕。)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