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陆家叔叔!
    ..,

    第三百二十九章、陆家叔叔!

    因为李牧羊的横空出世,陆清明避开了怪道人的天罡掌逃过了一劫。

    死里逃生的惊喜还没来得及蔓延全身,视线就已经被空中的李牧羊和怪道人的战斗所吸引。

    虽然是以重伤之身去和怪道人火拼,但是全力施展的一枪到底有何等威力他还是非常清楚的------

    年纪轻轻的少年人,竟然能够挡下怪道人的致命一击,这等修为实力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

    “这是谁家的少年郎?”

    李牧羊的身体落在陆清明身边,低声说道:“那两个人鬼鬼祟祟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我怀疑他们可能会联手,我一个人不一定能够挡下他们。一会儿我和他们纠缠打斗的时候,你就趁机开溜,千万不要多做停留-----”

    陆清明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对着李牧羊行了一个西风帝国标准的军人礼仪,沉声说道:“感谢公子救命之恩。如果不是公子仗义出手的话,陆某此时已经命陨那怪道人之手。还请公子告之大名,也好让陆某铭记于心,有机会相报。”

    “报答就不需要了。”李牧羊连连摆手,笑着说道:“我是燕相马。”

    说起燕相马这个名字的时候,李牧羊还故意提高了音量好让那不死无常和怪道人听见。

    “燕相马?江南城主燕伯来的儿子?”陆清明眼神若有所思的打量着李牧羊。

    李牧羊自报姓名是燕相马,他能够骗得过不死无常和怪道人,却难以骗得了陆清明。

    陆家和崔家是政治敌对关系,燕家又是崔家的近亲。所以,陆家原本和燕家也是没有什么来往的。

    但是天都说大很大,说小又非常的小。陆家和燕家都居住在同一条大街上面,即使燕伯来在江南任上多年,回到天都居住的时间极少。可是,燕相马到底长什么样子,陆清明还是见过几眼的。

    这个少年人绝对不是燕相马。

    当然,人家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人家说自己是燕相马,陆清明也不会极不识趣的去拆穿。

    于是,他对着李牧羊拱手,说道:“多谢相马公子的救命之恩。等到它日回到天都,我必会亲至燕府道谢。”

    “天都?”李牧羊的脸色微红,继而大喜,说道:“你是天都人?”

    “正是。”

    “那你认识陆契机吗?”

    “陆契机?”陆清明的表情微僵,说道:“不知公子为何会提起契机?”

    “她是我同学。也是我朋友。”李牧羊说道。

    “契机是我的女儿。”陆清明笑着说道。

    “啊?”李牧羊瞪大了眼睛看着陆清明,说道:“竟然有这么巧的事情?那你就是那个-----那个在天都很厉害的陆家人?”

    “我正是陆家人。”陆清明笑着说道。觉得这个小公子问得每一个问题都非常的有趣,说道:“厉害就谈不上了。倘若不是公子相助的话,我和我的诸多兄弟怕是就要血洒此地成为这片竹海里面的一堆肥料了。”

    李牧羊对陆清明亲热许多,安慰着说道:“陆叔叔不要介怀,人生在世,谁没有遭遇一些坎坷?他们是有心算无意,所以才讨到了一些便宜。要是给机会让陆叔叔点齐人马,怕是他们早就吓得屁滚尿流现在也不知道早就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陆清明见到李牧羊的第一眼就极是喜欢。

    不仅仅是因为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在那种千钧一发的时刻把自己从阎王手里抢了回来。

    他觉得李牧羊身上有一种让自己感觉很亲切很舒适的东西,说不清道不明,却又实实在在的存在。

    他不希望李牧羊受伤,更不希望他因自己受伤。

    陆清明看着李牧羊,出声说道:“不死无常你不用担心。此人已经身受重伤。倘若他敢出手的话,我自然不会饶他。唯一要担心的是怪道人,此人成名在数十年之前,一身修为深不可测。而且性格怪辟,喜怒无形。你因救我而开罪于他,怕是他不肯善罢甘休。”

    李牧羊伸手抚摸着雪球的小脑袋,说道:“陆叔不要担心。只需寻机逃走就是。只要你安全了,他们就奈何不了我。”

    “不行。”陆清明拒绝,说道:“你为救我而来,我怎能独自逃脱?虽然陆某-----陆叔也受伤了,但是,倘若他们那边两人联手的话,我在这边也可以帮你挡挡刀剑。”

    “陆叔------”李牧羊一脸苦笑,说道:“你不要固执。如果你不走的话,我们俩人可能都没机会逃脱。只要你走了,我才有机会安全离开。听我的,有机会就走。带着你的那群下属离开。”

    “可是------”

    “没有可是。这件事情就这么决定了。”李牧羊说道。

    陆清明不再矫情,出声喝道:“护卫何在?”

    “在。”

    尚存的数十黑骑打马而来,将陆清明的身体给围拢其中。

    李牧羊大笑,说道:“这样才好。”

    怪道人一直在打量着李牧羊这边的动静,看到陆清明被黑骑簇拥在中间,一脸嘲讽的说道:“陆清明,你是准备要跑路了吧?为了苟活,弃自己的救命恩人于不顾,这就是你们陆家人干出来的事情?这就是所谓的军中脊梁?也不怕传出去被人唾弃?”

    陆清明沉默不应。

    他知道,这件事情确实是他理亏。弃兄弟朋友于不顾,也不符合他们陆家人的做事风格。

    但是,李牧羊让他如此这般,他也只好如此。

    他愿意相信这个年轻人。

    “你这人是不是有病啊?你要是被人追杀,怕是跑得比谁都要快吧?君子不立危墙之上,你这种小人肯定是不懂这个道理。我陆叔叔是什么身份,你又是什么身份?他和你说句话那都是在侮辱自己,看你一眼那就是脏了眼睛。你这种靠拿人赏金吃饭的疯狗,也不知道怎么就混进道家的大门。要是我师父在旁边,一定出掌把你给劈了,好替自己的门派来清理门户------”

    李牧羊可不是好欺负的,不是和他们吹牛逼,只要不是动手打架,他一个人可以骂怪道士一家------个门派。

    说完之后,他还转身看着黑骑簇拥的陆清明,说道:“我说的对吧,陆家叔叔?”

    怪道人成名已久,而且又凶名在外,纵横神洲数十年,还从来没有人敢这般的指着鼻子骂他。

    他仰天狂笑起来,指着李牧羊说道:“无知小儿,你这无知小儿-----敢在老道面前口出狂言,今日老道就要你尝尝我天罡掌的厉害。剥皮抽筋、挫骨扬灰,方能解我心头之恨。”

    李牧羊一脸讥笑,说道:“这样的剧情我看多了。凡是吆喝着要把人给如何如何的坏人最后都死了。死得很惨。”

    不死无常也被李牧羊给气乐了,说道:“白长了一张好皮子,却是一个嘴碎的蠢货。得罪了怪道人的人,还从来都没有人能够落着个好下场。”

    不死无常这么一说,怪道人就非出手不可了。

    他要是不出手,那不就等于是自己打了自己的脸,砸了自己的金字招牌吗?

    得罪了自己的人也能有个好下场?

    怪道人一声暴喝,突然间伸掌朝着李牧羊的方向拍来。

    他们相距数十丈,而且中间又隔着大片的黑泥土地和青竹。

    可是,他这一掌拍出,风声席卷,掌影绰绰。

    燃烧着红色火焰的手掌铺天盖地而来,几乎要将整片天空给笼罩。

    黑云压顶!

    李牧羊被那罡气所激,后退两步。

    然后,他咬了咬牙,大步踏前,双手握起成拳。

    一拳砸出!

    轰!

    一声巨响传来。

    天空的无数掌影被击碎,消失无踪。

    头顶的阴影不见,那股子袭人的冷风停歇。

    这只是怪道人的试探招式,在李牧羊出拳的同时,怪道人的身体已经从原地消失不见。

    当他再次现身之时,已经出现在云海深处。

    双掌连拍,一张又一张带着金字的大掌印出现在空中。

    第一个大掌印在前,然后第二个大掌印又冲上来和第一个大掌印融合在一起。后面的大掌印更快,朝着那第一个拍出去的大掌印汇合。

    怪道人一连拍出九九八十一掌,九九八十一个大掌印融合在一体。

    大印色呈现银色光辉,大如莹莹皓月。

    即使还没有靠近,就已经让人感觉到了那狂暴无匹的劲气蕴涵其中。

    九九八十一个大掌印将李牧羊的身体完全锁定,然后朝着他的头顶碾压而来。

    天罡一气掌!

    九是至尊之数,九九归一,最终形成天罡至高至纯之气。

    李牧羊不躲不避,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躲避的话,头顶的那个大掌印就会轰向陆清明以及守护着陆清明的那群黑骑。

    他是陆契机的父亲,虽然陆契机这个女人有时候遭人讨厌,但是,却又在关键时刻帮过自己------

    最最重要的是,自己的父母妹妹都在陆家受陆家人所庇护,无论如何,自己也要把陆清明给救下来。

    于是,李牧羊的双手握拳,掌心出现两颗白色闪烁的圆球。

    然后他猛地上推,双拳狠狠地轰向那头顶的大掌印。

    惊龙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