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八章、辣手摧花!
    ..,

    第三百二十八章、辣手摧花!

    少年玉面染霜尘,长发如乱草。

    身上只有一条白色单衣,衣服破破烂烂,还有被烧焦的痕迹,看起来连自己刚刚长成的身体都没办法完全遮掩。

    这样一个看起来极度穷酸的少年郎却不给人一点儿落魄的感觉,他说话的表情是那么的认真,他对敌的姿态是那般的从容。他的眼神清澈明亮,嘴角微微上扬,就像是在做着一件自己觉得相当有趣的事情。

    “他是在觉得自己有趣吗?”怪道人心中不由得浮现起这样的想法。

    “燕相马?”怪道人打量着少年人,说道:“你是燕相马?”

    “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少年人一脸张扬骄傲的模样,说道。“你是什么人?为何竹海行凶?”

    他扫了一眼地上被拂尘所杀横七竖八倒地的黑骑以及被劈成两半的死尸,眼里有寒光闪烁,说道:“出家人慈悲为怀。你们出手如此狠辣,不给人留任何活路-------看来也不是什么好人。”

    怪道人扫了不死无常一眼,说道:“人是他杀的,和老道没有关系。”

    不死无常冷笑连连,说道:“是的,人是我劈的。怪道人杀人怎么会用刀剑呢?他只是会风轻云淡的将人给一针穿喉------除了那些被剑劈死的,其它黑骑皆是死于你手。这样才能够体验出家人的慈悲为怀。”

    不死无常的视线一直注视在这个突然出现的少年人身上,心里有着隐隐的担忧和畏惧感。

    他和怪道人同时接下此任务,为的就是力保能够将陆家长子陆清明的脑袋给摘了。不要出现第二种可能性。

    虽然他们彼此不对付,但是在自己和陆清明战斗的时候,怪道人是在一旁为自己掠阵的。

    等到怪道人和陆清明激斗的时候,就轮到自己为怪道人掠阵了。

    天地良心,虽然刚才他一直在留意着战场上的局势,以及陆清明和怪道人出招的精妙,可是,他的六识却有耳识和神识外放,一直在留意着周围的动静。倘若有外敌袭来,他会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可是,那个家伙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不死无常想不明白。

    他突然而至,一出场就声势骇人,竟然挡下了全力施为想要迅速做掉陆清明的怪道人------神洲浩大,能够这般瞬间拿住怪道人手臂的又有几人?

    就凭这一点,此少年就可以扬名与世,被世人仰慕。

    这是谁家的少年郎?

    他说他叫燕相马-----燕家竟然有如此少年英才?

    不死无常看不清楚少年人的来历,便出声蛊惑怪道人出手杀人,说道:“你和一个小屁孩儿啰嗦什么?一掌劈了便是。”

    “老道行事,用得着他人言语?”怪道人冷笑出声。

    怪道人对不死无常相当的不满。

    不死无常和人战斗的时候,自己在旁边给他打下手。他遇到危险的时候,自己跳出来出手相救。

    等到自己和人打斗时,不死无常却任由别人闯进来破了自己的杀招。倘若不是这少年人出来搅局的话,他已经顺利摘走了陆清明的脑袋完成了此行的任务。

    在他看来,不死无常心存私心,为的就是不让自己专美于雇主,也为保全他永远不败的名声。

    他败了,自己却得手了,他‘不死无常’的脸面往哪里搁?

    他败了,自己也败了,两人都对此事缄默不提。那么,他们俩人不仍然是世人眼里的‘无敌’存在?

    绝世威名是怎么练成的?也需要有效的抹白和包装好不好?

    不死无常知道怪道人心生怨隙,却也并不在意。他们为名利而来,此番事了,自然就是各行各道各走各路。它日相见,刀戈相见也不是没有可能。

    所以,不死无常阴笑出声,说道:“我也是为了你好。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家伙给拦下了,传出来也对怪道人名声不利,你说是不是?”

    怪道人眼露杀机,盯着被少年人抓住的手臂,出声说道:“年纪轻轻便有如此修为,实在难以可贵。看在修行破境不易的份上,我可以留下你一条小命-----只要你愿意自断一臂,我就可以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怪道人名字里面有个‘怪’字,自然要将这个称号给发扬光大。

    他能够一言不合就杀人,也能够因为看得顺眼就放人。

    他觉得自己看这个少年人挺顺眼的,所以如果对方愿意留下一条胳膊并且向自己道歉的话,自己也愿意放其一条生路------毕竟,在这个世界上好玩的人实在是太少了,杀一个少一个。

    人生无趣啊!

    对怪道人来说,这是仁慈

    对少年人来说,这是侮辱。

    少年人瞪大眼睛看着怪道人,反击说道:“你这么大年纪了才有如今这样的实力,修行破境更是艰难。不若这样,你把自己的脑袋砍掉,今天我也就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你觉得如何?”

    “自寻死路。”怪道人说话之时,那只被李牧羊握住的手臂突然间青色大炽,就像是有一团团青色的火焰在上面燃烧一般。

    天罡真火!

    以体内天罡之气,燃至纯之火。

    这火可以融化山石坚铁,更不用说人类的血肉之躯。

    没想到的是,这个少年人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他的脸上不见有痛苦之色,他的手上也没有被烧着焚化的痕迹。

    他一脸好奇的打量着那团青火,就像是在打量着一颗颗美味的青果。

    更加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自己释放出来的天罡真火竟然在消失,它们在接触到了少年人的手臂之后就自动的减弱,然后很快就不见踪迹。

    怪道人瞬间就明白过来,这是吞噬。

    也不知道这少年人的体质有何奇特之处,他竟然能够吞噬和同化至纯至烈的天罡真火。

    怪道人咬了咬牙,真气急转,释放出更多的天罡真火。

    “呼-------”

    手臂之上火苗爆涨,火焰尾势有一米多长。怪道人的半边身体都沐浴在火海。

    怪道人的心里冷笑不已。

    你不是喜欢吞噬火焰嘛,这下子我就让你吞噬个够。等到你体内气海难以容纳这么多刚烈之气时,就是你自食其果的时候。轻则摧毁经脉气海,重则爆体而亡。

    可是,怪道人的打算落空了。

    不管他多么用力,火焰的火苗多么的炽烈。

    一旦到了少年人的手里,就瞬间的消失不见踪影。

    而且,他一直在留心少年人的脸色。他的天罡真火越是汹涌,少年人的脸色也越是愉悦。

    他人之砒#霜,少年之佳酿。

    就像是这少年人能够以此异火为食一般,每一次吞噬都能够让他有种吃饱喝足的爽感。

    怪道人忍无可忍,左手一掌劈出。

    少年人举手来接,掌意和拳头对撞,轰的一声巨响传来,他们俩人的身体同时的向两边疾退。

    霹雳啪啦--------

    怪道人的身体撞断青竹无数,这才艰难的停稳住身体。

    少年人的身体在空中翻滚倒退的同时,一只白色的小兽飞了过去,一口咬住了少年人的衣袖,于是,他倒退的势态停顿,身体这才能够在空中稳住。

    少年人拍拍雪白小兽的脑袋,笑着说道:“谢谢你,雪球。”

    噗-----

    雪球对着少年人吐了一个泡泡,然后挥舞着四只小爪子咯咯咯的傻笑起来,一幅志得意满的模样。

    少年人被他的憨态逗乐,伸手捏住它肉乎乎的小脸,说道:“雪球,我真是太喜欢你了。”

    雪球显然不喜欢被人这般蹂躏,四只小爪子拼命的挥舞挣扎,嘴里还不停的‘噗噗噗’出声。

    等到怪道人再次返回战场之时,不死无常手提软剑跃了过去。

    “如何?”不死无常出声问道。

    “此子极其古怪。”怪道人脸色阴沉的盯着少年人所在的方向。他不仅仅能够吞噬和消化自己的天罡真火,而且在硬接自己全力施为的一记天罡掌竟然丝毫不落下风。

    他的那一拳隐带惊雷之声,挥拳如龙腾虎啸,势头极其威猛。

    怪道人走遍名山大川遭遇奇人异士无数,从来都不曾见过如此惊人又如此神秘的拳法。

    “惊龙拳?”

    他的脑海里出现这样一个陌生的拳法。

    然后又自己将这样的想法给弃之脑海之外。

    惊龙拳失传已久,怎么可能出现在这样一个年轻人的身上?怕是只有几分相似而已。

    不死无常暗地里窃笑不已,心想,你怪道人一向嚣张跋扈,目中无人。今日却在一个少年人手里连续吃亏,怕是心里一定很不是滋味吧?

    “是有些古怪。”不死无常点头附和,说道:“没想到世间竟然有人能够吞噬怪道人的天罡真火。”

    “哼。”怪道人知道不死无常没安好心,冷哼一声后,盯着那少年人说道:“既然他不识好歹,那就休怪我辣手摧花。”

    “落在怪道人手里,那就只有死路一条。可惜了一个玉面小郎君。”不死无常看着少年人俊逸出尘的面孔,轻声叹息。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