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七章、生死一线!
    ..,

    第三百二十七章、生死一线!

    没有人说话。

    百名黑骑屏声静气,不断的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以此来达到最好的休息效果。他们的眼神凌厉,手里的西风刀刀刃处嗡嗡作响,那是因为有内家真气灌注,随时都有可能砍出致命的一刀。

    岳飞龙身受重伤,胸口被那利剑给划了一下,皮肉绽开,胸腔骨头几乎断裂,却仍然守护在队伍的第一线。

    李平安的身体被竹叶剑刺穿,血流汩汩,却担忧岳飞龙一人遇险,打马守在了岳飞龙的身边。

    他们是阻挡这不死无常的第一道防线,后面才是那百名兄弟组成的滚刀阵。

    乱刀翻滚,将来犯之敌碾成肉泥。

    原本这是用于行军作战时的战阵,却没想到此时要用来保护自己的主将将军。

    百名黑衣人同穿褐袍、同披雨披。头上戴着竹子纺织而成的雨笠,帽沿压得很低,看不清楚每个人的面孔。

    当然,就算是能够看清楚面孔,从上百人中间清晰的找到狙杀目标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死无常等待片刻,见到那滚刀阵仍然势容严整,攻势十足,心里不由得赞叹,早知道陆家军精锐,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不死无常咯咯娇笑起来,笑容阴柔妩媚,手里的软剑也跟着不停的抖动,就像是一条没有骨头的银蛇。

    “陆清明,这就是你们世家的风范?这就是你们将门之后的铁骨?”

    “世人皆言,有陆氏在,西风不灭。看来此言实在是太过荒谬。陆行空倒是有一点儿骨气,但是他的儿子嘛,实在是不值一提-----”

    “我要是你,就立即打马转身返回云省。在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好好窝着就行了,就不要跑到那群英聚集的天都去丢人现眼。要是陆行空知道你胆小如鼠,怕是一怒之下把你这个唯一的儿子给赶了出去------”

    ---------

    岳飞龙怒声喝道:“我们将军身负重责,一省总督,岂能被你这种小人的三言两语蛊惑行此险招?”

    “就是。明珠为什么要碰烂石头?就算碰赢了,明珠又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

    “欲杀我们将军,先从我等的尸体上面踏过去------”

    --------

    不死无常手里的软剑指着那滚刀阵哈哈大笑,说道:“真是天大的笑话。死亡面前,哪里有什么明珠和石头?既然你们将军不愿意出来和我单打独斗,那就索性认输好了。这样也落得一个光明磊落。任由你们这些狗奴才婆婆妈妈的反击几句,反而被人看轻不屑。”

    他眼神阴狠的盯着岳飞龙被鲜血染红的胸膛,笑着说道:“刚才是谁喊着欲杀你们的将军就从你们的身上踏过去来着?既然你有此请,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飞龙平安,速速入阵。”滚刀阵里面,一个沉稳的男人声音急促响起。

    岳飞龙和李平安听到将军口令,身体脱离马背倒飞而去。

    “晚了。”不死无常脸上绽放出迷人的笑容,身体在原地消失不见。

    等到他再次现身之时,手里的长剑已经化作点点莲花将岳飞龙和李平安的身影给完全的笼罩其中。

    岳飞龙和李平安的身体一滞,感觉到前后左右都被重力所缚,身体僵硬难以动弹。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现在的俩人只能够任人宰割。

    数朵莲花朝着岳飞龙和李平安的脖颈落去,瞬间就要将他们的脑袋给割飞扬起。

    《莲花剑法》!

    以剑气化莲花,以莲花净万物。

    对于他们而言,死才是最彻底的净化。

    “将军------”

    岳飞龙和李平安心知必死,竟然不退反进。

    他们硬生生的将自己的脖颈迎向那莲花,身体蛮横的向前冲去,手里的西风刀化作一轮火焰,使尽了全部的力气朝着那不死无常暴露出来的身体砍去。

    他们不惜死。

    倘若战死之前能够砍下不死无常身上的一块肉,或者只是能够挡他一挡,他们也死的其所。

    “哼-------”

    不死无常显然被岳飞龙和李平安悍不畏死的态度给激怒了,手腕再抖,更多的莲花朝着他们俩人的身体聚集。

    他要用这些莲花把他们的身体绞碎成肉泥,让他们死无全尸。连一根完整的骨头都找不到。

    千钧一发!

    呼-------

    一道火龙从天而降。

    火龙冲到了那重重叠叠的莲花之间,被那感觉到危险汹涌而至的莲花所包围挤压。

    轰-------

    火龙在空中爆炸开来。

    狂风席卷,火星飞溅。

    方圆数里的青竹被那爆炸后的劲气波所摧,霹雳啪啦的碎倒了一大片。

    莲花消失了,那火龙也同样消失不见了。

    空中出现了一个手持银枪的中年男人,袍角无风而动,面容不怒而威,犹如天神下凡。

    陆清明!

    他便是陆氏长子云省总督陆清明,在他的两名下属必死之时,是他及时的用家传《天龙枪法》的《一枪擎天》挡下了不死无常的攻击,将他们俩人同时给救了下来。

    眨眼功夫,他已经手持长枪和不死无常战了数十个回合。直到双方一次大力的撞击,这才被劲气所推拉开距离。

    岳飞龙和李平安被他挡在身后,两人死里逃生刚刚从鬼门关门口走了一遭。

    看到身体腾空的陆清明,岳飞龙满脸大急,出声吼道:“将军,君子不立危墙。请将军立即返回刀阵,自有我等兄弟以死相护。”

    “请将军返回刀阵,我等愿以死相护。”百名黑骑同声喝道。

    声势震天!

    不死无常的脚尖踩在一根竹枝上面,看着那些急红了眼的黑骑,笑呵呵的说道:“好一幅主仆情深啊。有这么多愿意为你去死的兄弟,陆清明倒真是死也不冤了------”

    “将军,你快回去吧。”李平安冲上去想要劝下陆清明,出声喊道:“我等乃是兵卒,为护将军安危而存在。蒙将军看得起,一直视我等为手足兄弟。今日我们不能护将军周全,却让将军以身涉险出手相救。平安愧疚至死。如果将军有个三长两短,我等百死难辞其咎。”

    “无需多言。”陆清明眼神清冷的盯着对面的不死无常,说道:“你们已经尽力了。立即退回刀阵。”

    岳飞龙和李平安不走。

    哪有主将和人拼命,小兵躲回刀阵里面自保的道理?

    两人对视一眼,然后各持长刀,身体高高的跃起,身先士卒的朝着那竹叶之上的不死无常冲了过去。

    “找死。”

    不死无常羞恼之极。

    他的目标是陆清明,他的对手也是陆清明。

    这百人之中,除了陆清明被他看在眼里,其它人都贱如草芥。

    可是,这些被他认为是土鸡瓦狗的家伙一次又一次的挡住他的去路,让他的心里非常的生气。

    他觉得自己被侮辱了。

    怒而出剑,剑气纵横。

    他的身体在竹叶之上消失,留在原地的只有两朵含苞待放的莲花。

    当岳飞龙和李平安的身体刚刚冲过去,那两朵莲花便盛情的绽放开来,然后‘轰’的一声巨响传来。

    两朵莲花分裂出无数朵红莲,无数朵红莲将岳飞龙和李平安包裹然后再分开。

    等到莲花再次散尽,岳飞龙和李平安的身体已经被甩飞了出去。

    扑通!

    双双落地,再不动弹。

    “杀。”

    已方兄弟受伤,刀阵之中的百名黑骑愤怒之极,怒声喝道。

    他们打马向前,一幅要和不死无常拼命的架势。

    不死无常的身体再次显现,一脸冷傲的盯着面前的陆清明,说道:“你应该清楚,他们和我不是同一个境界的对手。这些人上来都是自寻死路。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倒是愿意多耗费一点点时间把他们全都解决了,最后再来领教你陆家的天龙枪法。”

    “不用了。”陆清明说话的时候,手里的长枪已经化作一道闪电朝着不死无常劈了过去。

    不死无常娇笑连连,说道:“这才对嘛,让我好好地欣赏一下陆家儿郎的风采。”

    说话之时,手里的软剑已经缠上了陆清明手里的长剑。

    砰------

    枪主霸道,剑主阴柔。

    两件神兵再次碰撞在一起,两股发力方式完全相反的力道也再次碰撞在一起。

    轰------

    劲气激荡。

    他们的身体再一次被推开。

    人在空中倒飞的同时,陆清明的身体已经逆转方向朝着不死无常扑了过去。

    不死无常手里的软剑挥舞出朵朵莲花,也同样的朝着陆清明扑了过去。

    砰------

    不死无常的身体被陆清明的长枪给挑飞了出去。

    嚓------

    陆清明的手臂被不死无常那令人防不胜防的软剑给削去了一块皮肉。

    轰------

    两人的身体再一次的对撞,刀枪相击,拳来脚往,瞬间就战满了数百个回合。

    凉风吹拂,竹花飞舞。

    不死无常一剑劈开陆清明的长枪,身体悬浮在半空之中,冷冷注视着陆清明说道:“天龙枪,果然名不虚传。今日就让世人知道,到底是你们陆家的《天龙长枪》更强一分,还是我玉面书生的《莲花剑法》更胜一筹。”

    说话之时,他身上的华袍摆动,身体在原地消失,然后空中出现了一朵金色莲花。

    金光耀眼,梵音阵阵。

    这《莲花剑法》竟然是佛家神技,难道会有如此强悍的战斗力。

    陆清明手里的天龙枪被他手掌一推,竟然冲着九天而去。就像是一条真正的神龙一般,翱翔于九天之外,随时都有可能俯冲而下给予敌人致命一击。

    金色莲花的花瓣突然间绽放开来,一道金色的光柱从那花蕊之中喷射出去,将陆清明的身体给笼罩其中。

    陆清明一拳轰出,想要将那金光给推出去。

    莲花金光大作,稍退即近,反而更加凶猛的朝着陆清明蔓延。

    数朵花瓣就像是张开的巨嘴,一口就陆清明的身体给吞噬下去。花瓣一合,陆清明的身体便被莲花给包裹其中。

    吼--------

    天空之上,有惊雷嘶吼。

    砰-------

    天龙枪从九天之上落下,枪头如龙头般冲向那金色莲花。

    哐---------

    哐---------

    哐--------

    ----------

    长枪冲击一次又一次。

    可是那金色莲花不仅没有被破开,反而越缩越小,就像是要把陆清明给积压成肉渣一般。

    “吼---------”

    银色长枪再次嘶吼,再一次倒飞升空。

    当它再一次落下时,变成了一道燃烧着的火焰。

    轰-------

    红色火球重重的砸在那七瓣金莲之上,金色莲花难以承受这次的重击。

    咔嚓--------

    莲花破裂,七片花瓣四分五裂,化作一缕缕金光消失于无形。

    “砰--------”

    陆清明一拳轰出,将头顶的一片莲瓣砸开,伸手一招,那翱翔于天的火龙再一次变成银色长枪落于其手心里面。

    不死无常的身体再一次出现,披散的长发凌乱,身上华丽的衣衫破烂不堪。

    手里的软剑轻抖,嘴角渗出大片的血丝。

    他眼睛血红的盯着陆清明,说道:“你竟然已入枯荣境-------”

    陆清明一脸冷笑,沉声说道:“是不是和你所知道的资料不太一致?他们给你的资料一定是我还停留在闲云上品难以破境吧?”

    “陆氏两枯荣,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不死无常用衣袖抹了一下嘴角的血渍,出声说道:“这消息传到天都,怕是你们陆家声势更盛了吧?可惜啊,你到不了天都。”

    “天都我必去,你人我必杀。”陆清明手提长枪,指着不死无常说道。

    咽喉咸甜,一股瘀血被他强行压了进去。

    手臂酸胀无比,长枪的枪身也在轻微的颤抖。

    刚才和不死无常拼命,几乎耗尽了他的精力。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面对不死无常这等绝世高手,想要全身而退几乎是不可能的。

    现在,陆清明也无太多战力。

    “你杀不了我。”不死无常狞笑着说道。

    “那我倒是要试试。”陆清明的身体前冲,手里的长枪狠狠地刺向不死无常的胸口。

    砰---------

    陆清明的身体被打飞了出去。

    咔嚓咔嚓咔嚓------

    他一连撞断了数根青竹,身体这才艰难的停了下来。

    黑骑席卷,朝着陆清明冲了过去,将他的身体给围拢在刀阵中间。

    不死无常旁边,出现一个身穿道袍斜戴道冠的邋遢老道。

    他手提拂尘,口诵道号,看着陆清明说道:“无量天尊,老道观战已久,见陆家儿朗修为精湛,忍不住手痒下来活动一下筋骨。陆家儿郎不会怪罪吧?”

    “你是-------”陆清明口喷鲜血,眼神模糊的盯着老道士,喝道:“你是------怪道人?”

    “正是老道。”怪道人哈哈大笑,说道:“没想到能够被陆家儿郎惦记,老道荣幸之至啊。”

    “竟然是你--------”陆清明心脏微沉。他知道,今日怕是难以善终了。

    好不容易将那个神洲排名前三的杀手不死无常给解决掉了,没想到现在又来一个比不死无常成名更久的怪道人。

    不死无常冷冷扫了怪道人一眼,说道:“你再不出来,我怕是要遭遇不测了。”

    “早就听闻不死无常杀人时不喜人助拳,老道岂会自讨无趣?”

    “哼,原本共同接下来的任务,却让本人给你做先锋,老道想要讨这个便宜?”

    “老道可不和人合伙欺人。这任务是你失败了,老道来将他完成而已。”

    “老道欺人太甚。”

    “那又如何?”

    争执几句,不死无常终究没办法现在和怪道人动手。他现在尽力已失,受伤严重,可没有把握能够把这老道士给做掉。

    就是全盛状态下也没有把握,谁知道这成名数十年的怪道人的修为深浅?

    老道人盯着那密密麻麻挡在陆清明身前的黑骑,轻轻摇头叹息,说道:“出家人慈悲为怀,实在不愿多行杀戮之事。不若陆家儿朗自行了断,我也就放了这群忠勇悍卒,如何?”

    “我等愿为将军战死。”有黑衣人出声喊道。

    “我等愿为将军战死。”所有的黑衣人应合。

    “愚蠢。”怪道人话音刚落,手里的拂尘便飞了出去。

    那细细细丝变成了根根银针,从那些黑骑的脖颈间穿过。

    十数名黑骑手里的西风刀才刚刚举起,就已经被那怪道人给收割了生命。

    “将军快跑。”

    前面一排黑骑涌了过来,打马扬刀主动朝着那怪道人冲去。

    又有十几名黑骑瞬间倒地,战马带着尚未死透的尸体向前狂奔。

    “将军快逃。”

    更多的黑骑涌了过来,要和这怪道人同归于尽。

    “回来。”陆清明眼眶血红,嘶声吼道。

    他知道这些兄弟不是那怪道人的对手,他们冲过去只有死路一条。

    他的身体再一次腾空,手里的长枪挟裹着红色的火焰,狠狠地朝着那怪道人的胸口刺去。

    人枪合一!

    他要和这怪道人同归于尽。

    “陆清明,你连枪都拿不稳了,又怎么能够人枪合一?看在你父亲的份上,我就留你全尸------”

    怪道人的身体腾空,双脚踏风而行。

    每走一步,人便朝前跨了一大截。

    空中版的缩地成寸!

    怪道人的身体出现在了陆清明的身后,然后一掌拍向他的头顶天灵盖。

    “死矣。”陆清明回救不及,脑海里浮现这两个让人绝望的字眼。

    天罡掌!

    掌影绰绰,无数掌影排山倒海而来。

    砰!

    一声皮实的重响传来。

    怪道人的手臂被另外一只大手给握住了。

    “你是何人?”怪道人眨了眨眼睛,难以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竟然有人能够跟上自己的速度?竟然有人能够抓住自己的手臂?

    “燕相马。”那个俊俏的少年人认真答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