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五章、竹海行凶!
    ..,

    第三百二十五章、竹海行凶!

    女孩子说话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却落在每一个人的耳里,心里。

    “宋家哥哥说了,只谈风月,只谈画技------何故攻击起他人人品来了?”

    她是在替死者说话?替那李牧羊鸣不平?

    静水凝露,氛围如凝固的露珠,冰寒刺骨。

    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要知道,崔小心乃崔家嫡系,李牧羊之所以被崔家视为死敌,是因为他杀了崔家极其重视的人物崔照人-------虽然崔照人非崔小心的亲哥哥,但是大家族之中的兄弟姐妹理应同气连枝,一损俱损,一荣俱荣,难道她的心中一点儿也不在意?

    崔小心有什么理由和立场替那个杀兄仇人说话?她就不怕回去被家中长辈责罚?

    片刻之后,还是宋洮率先打破了宁静。

    他眼神若有所思的打量着崔小心,笑着说道:“你看看,你们这些大老爷们还不如一个女子豁达------小心尚且能够将心中的血海深仇暂时搁置一边,你们却挂在嘴边絮絮叨叨不停。今日只谈风月,只谈诗词丹青,这可是此次的雅集主题。如果你们再不遵守,我可就要行使社长的威严了。”

    宋洮此话,自然是要替崔小心开脱的。

    楚疆微挑眉头,却又瞬间恢复宁静。

    他手持一杯清酒,坐在西边敞开的窗户边沿。

    杯中有月,身体稍一摇晃,杯中月影便碎成片片鳞光。

    “三哥此言差矣。”楚疆笑着说道:“宋院长说过,言当为心声,书应有灵魂。这丹青之道,看得也是画者的精气神。譬如三哥刚刚作的这幅《月照龙脊图》重工重墨,大气磅礴。一看见去,便知道三哥胸有丘壑,不是寻常之人。”

    楚疆举起酒杯抿了一口,接着说道:“那李牧羊出身卑微之地,却又心狠手辣,以非常手段获得巨大名声。此人的作品我也不曾见过,但是我想定是高明不到哪里去的。书品可见人品,人品不佳者,书者又能够好到哪里去呢?”

    “倘若李牧羊书品不佳,又怎么会被顾荒芜看中收其为徒?”崔小心柔声反驳。看起来没有任何和人争辩的意味,但是一语中的。“顾荒芜被称之为书画双绝,在九国之内都有巨大的人气名望。我记得就连我们当今陛下都收藏有他的两幅作品,一为《梅雪相争图》,一为《竹剑》。由此可见,顾荒芜的书品人品也都是极好的。”

    崔小心提起了顾荒芜,又以顾荒芜牵扯进自己的父亲,楚疆便不太好说话了。

    他提着酒杯,眼神疑惑的看着那个站在檐下清清淡淡的女孩子,心想:“她此举何意?就不怕激起众怒吗?”

    “顾师的作品自然是极好的。”宋洮大笑着附和,说道:“十年前受家父邀请,顾师曾经在天都停留,在我家城外的西溪小筑住了几天。我见顾师画鹤,寥寥几笔,那鹤便跃然纸上,欲要展翅横空的模样。我家四叔乃画痴,观画入迷,竟然跑出去找了一根绳索,说要系住鹤腿免得让那鹤飞走了------直到现在,此还为天都逸事。可惜多年不见顾师,他的绘画技巧应当更加精进了吧?”

    “三少找时机再将顾师邀到天都,也让我等见证神迹------”

    “顾师的丹青之道令人叹为观止,可惜我辈无缘得见-------”

    ---------

    宋洮成功的将大家的话头引走,崔小心身上的压力也顿时一空。

    崔小心对着宋洮微微一福表示谢意,宋洮点了点头,却示意其不必在意。

    崔小心的脑袋放空,视线再次转移到了那头顶的明月之上。

    “李牧羊,你真的------死了吗?”崔小心喃喃自语。

    雅集结束,众人皆乘坐马车散去。

    宋焘送走楚疆,对着准备登上马车离开的崔小心唤道:“小心,我送你几步。”

    崔小心稍微思索,便转过身来,笑着说道:“谢谢宋家哥哥。”

    月色渐浓,年轻的男女并排走在未名湖畔边沿。

    小径幽幽,静致曲折。

    宋洮看着湖中的月光,轻声叹息,说道:“小心,值得吗?”

    崔小心知道他所说何事,但是这个问题的答案却不好作答。

    值得吗?她没有想过。

    “李牧羊已经死了,这是大家公认的事实。星空学院经过最终的确认,这才会将消息传送到各国各地。皇室接到的消息,自然也不可能有假。学院里面也有不少我们的人,他们送回来的消息都有此事。说李牧羊入境之后直到现在还没有出来。而幻境崩塌,幻境之门永久关闭-------”

    宋洮看着女孩子眉头紧锁的模样,说道:“我知道你们曾经有过同窗之谊,但是李牧羊确实是杀照人的凶手。你是崔家的女子,此番在公共场合替李牧羊发声实为不妥。不仅仅会让家里的长辈恶了你,也会让家里的晚辈对你敌视------”

    “宋家哥哥,这些我都明白。”崔小心低声说道。

    “既然明白,为何还会犯这样的错误?个人恩怨和国仇家恨相比,孰轻孰重,你理应分辨的清楚才是。”宋洮指了指湖中的那一轮明月,说道:“那是月吗?”

    崔小心一愣。

    “是月。可终究不是月。只不过是一缕光影而已,切莫太过用力,误了自身。”

    崔小心对着宋洮深深鞠躬,说道:“谢谢宋家哥哥。”

    “只是不想你踏入歧途而已。”

    “只是,言为心声,有些话不得不说。”崔小心说道。“我和李牧羊同窗三年,知道他的性格秉性。我们相交颇深,而且他还救过我的性命。原本对他杀死我家照人哥哥就心存疑惑,只是苦于没有证据,也不好站出来替他多说什么。再说,我若是多言,反而会为其带来灾祸。”

    “他现在生死未卜,被人诋毁攻击,这个时候我再不站出来,实在是心有愧疚。再说,倘若他真的死了,如此-----如此这般的对待一个死者,也对其不公正。宋家哥哥,你说是不是?”

    宋洮呆滞半天,看着半边月光映在脸颊上的崔小心,眼里异彩连连,轻声说道:“小心,我欲收回之前的一句话。”

    -----------

    ------------

    云省。竹海。

    百竹成簇,万竹成林,亿兆方成竹海。

    站在竹山看过去,绿油油的一大片,看起来就像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碧绿大海。

    刚刚下过一场雨,竹林被彻彻底底的淋了一回。

    竹叶清新,竹筒之上犹挂着水滴向下滑落。

    绿草悠悠,野花怒放。

    好一片世外仙境!

    一只小兔从洞穴里面出来,正在草丛间寻找吃的。

    突然间,它的双耳竖了起来。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身体‘嗖’的一下子朝着竹林深处跑去。

    一片竹叶缓缓下落,瞬间又归于宁静。

    哒!

    哒!

    哒!

    --------

    一阵急骤的马蹄声音传了过来。

    有经验的人会知道,这马蹄之声极不寻常。

    要是普通人骑马,而且又人数众多的话,马蹄声音极其杂乱,跑起来也乱糟糟的响起。听起来就像是燃炮竹似的。

    但是,这一群人数众多的骑士却能够跑出同一个声音,同一个音调。马蹄同时抬起,又同时落下。沉稳凶悍,必是百战劲卒。

    哒!

    马蹄声音由远及近,很快就跑到了这边竹海的深处。

    那是一群身穿深红色军衣外面披着黑色雨毡的男人,腰间的西风制式刀彰显了他们的边军身份。

    “喽------”

    为首的络腮胡大汉猛地勒住马头,看着头顶的天色以及隐藏在雨雾之中的路途,对着身后打了一个停止的手势。

    人群之中,另有一骑脱队而出。

    清瘦汉子打马靠前,小声问道:“飞龙,有何不妥?”

    “总感觉心里不太踏实。”岳飞龙凝神说道。手里的马鞭指着前方,说道:“竹海无崖,一时半会儿难以出去。而且你看前面,湿气越来越重,雾气也越来越大,如果有人想要动手的话。此乃最佳之所。”

    精瘦汉子轻笑,说道:“此次总督回天都述职省亲,原本应当是无人知晓的。而且我们丢下大队抄了近路,更是只有咱们这一群铁卫知道。大家都是跟了将军那么多年的兄弟,人品都是靠得住的。鬼吓人不可怕,就怕人吓人啊。”

    顿了顿,精瘦汉子又说道:“再说,咱们已经走到此地,还能有其它的选择?要么原路退回去,要么一口气冲出去-------就这么原地不动,等到天色暗了,情况就更加恶劣。”

    岳飞龙深思片刻,说道:“还是请将军安夺吧。”

    两骑打马回去,黑色人群朝着两边分开。

    黑衣骑士中间,簇拥着一个与他们一般打扮的中年男人。

    “将军。”岳飞龙朝着男人拱手,出声说道:“是否继续赶路?”

    陆清明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抬眼打量着前面的竹林以及隐藏在雨雾中的小径,说道:“家父刚刚受侮,恨不能以身替之。而且再过几日就是他的大寿之期,无论如何,我都要赶回天都尽孝------若有那什么魑魅魍魉,那就让他们放胆出来吧。”

    陆清明大手一挥,喝道:“冲。”

    嚓-------

    前阵的一名骑士才刚刚打马狂奔,一颗头颅便高高的扬起。

    黑色战马还不知发生变故,载着主人的半截身体冲向那迷雾之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