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一章、殿前晕倒!
    ..,

    第三百二十一章、殿前晕倒!

    陆行空规规矩矩的跪下行了参拜大礼之后,这才出声答道:“禀告陛下,老臣不知此事。”

    “星空学院每年都会派遣学生至幻境历炼探险,此次损失乃千年之最。”楚先达沉声说道,嘴角却带着一抹嘲讽的笑意:“我刚刚收到名单,我西风帝国文试第一的李牧羊竟然命丧幻境,实在是让人------痛心不已。早知如何,何必当初啊?要是来到我天都的西风大学读书学习,哪里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陆行空心脏猛地一沉,趁着低头的瞬间平复心情,出声说道:“陛下所言甚是。倘若李牧羊来到西风大学读书,哪里会出现这等惨事?大好人才就此早夭,实在是愧对笔下的御笔选拔之恩。”

    “是啊。”楚先达居高临下的注视着陆行空的表情,他是帝王,在军权上面没办法将陆行空给完全踢到一边,但是君为臣刚,只要是在自己的面前,自己没让那个老家伙起来,他就不能自己爬起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楚先达喜欢上了这种恶作剧。或许,是在他屡次尝试想要夺回军权皆没有成功的时候吧?

    “之前我是非常看好这个李牧羊的。原本想着将其送到西风大学深造数年,真金也需要烈火来淬炼,由德高望重的名师进行教育辅导,假以时日,定是我西风之栋梁。可惜啊,也不知道中间出了什么变故,此子竟然会被星空学院给录取进去。”

    楚先达意味深长的笑着,看着陆行空说道:“国尉大人,你知道这件事情吗?”

    “老臣知道李牧羊被星空学院录取,却不知道此子为何会被星空学院录取。”陆行空沉声说道。“星空学院自有章法,普通人难以影响结果,陛下应该是清楚的。”

    “是吗?可是据我所知,那李牧羊的父母亲人都被接到陆府居住。听说你们两家早些年就颇有情谊呢?”

    陆行空抬头看向楚先达,一脸坦然无惧的说道:“李牧羊于西风有恩,是他在国之重将遭人陷害的时候不畏强权挺身而出,倘若不是他出手援助的话,我们西风帝国又将损失一号大将。许达将军又是我知交好友,他能够活下性命为国效力,我心甚喜。”

    “李牧羊为国为民救下许达,也同样被一些坏人所恶。无论是于国情还是于人情,我都应当对李牧羊的家人给予照顾。不过说来也是巧事,李牧羊之母竟然是十几年前从我陆府出去的一个丫鬟。那丫鬟与家里的车夫有了私情,被府规不容,理应重罚。儿媳心慈,为了保护他们,悄然将其逐出陆府自谋生路去了。后来听说他们一家有难,还是我家儿媳亲自远赴江南将其接回府里。主仆情深哪。”

    楚先达眉头紧锁。

    陆行空所说的这些事情他都是知道的,早就有人将详细情况打探清楚报了过来。

    包括陆府的媳妇亲自跑到江南城去接人,也包括那一家子人现在居住在陆府,就连崔家想要报复都无从着手。

    他感觉到这里面必有隐情,但是到底隐瞒着什么样的秘事,却又不是他所能够猜测到的。

    想到自己一直被这些人蒙蔽,他这君王做的实在是有些没滋没味憋气之极。

    “这群老狗------”楚先达在心里暗恨不已。“当朕痴儿乎?早晚将你们宰了吃肉。”

    当然,面上自然是不会表现出来的。

    陆行空一口咬死李牧羊是国之英雄,就连自己的监察司全军覆灭都没办法拿其问罪。谁让崔照人事情做的不爽利让人给逃跑了又留下一个那么大的尾巴呢?

    楚先达不愿意在这件事情上面和陆行空争执,事实如此,大家心里自有定论。

    看着跪伏在自己面前的陆行空,说道:“终归是我西风学子,总要发文询问一声才好。国尉大人觉得此事交给何人去办才好?”

    “自有陛下定夺。”

    “嗯。人死不能复生。虽然可惜,却也无奈奈何。”楚先达轻轻的叹息,说道:“这件事情我会交由他人负责,国尉大人也不要忧心。还是要保重身体要紧。对了,国尉大人前来所为何事?你看看,因为那个李牧羊的死讯,我们差点儿都忘记了正事。”

    由始至终,陆行空一直都是跪着回话。

    当然,楚先达也不敢过于跋扈。陆行空乃国之重臣,又对帝**队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倘若强行让其受辱,怕是自己也获得一个‘暴戾之君’的臭名。

    楚先达像是这才想起此事似的,慌忙弯腰要把陆行空给搀扶起来,满脸歉意的说道:“国尉大人,快快请起。你怎么还跪在地上呢?先达说过多少次了。这些繁礼能免则免,你我君臣相知,又不是外人?”

    “尊卑有序,礼不可废。”陆行空整理衣袍想要从地上爬起来。

    才刚刚起身,突然间觉得脑袋天晕地眩。

    扑通!

    眼前一黑,陆行空的身体一下子扑通在地上。

    “国尉大人------国尉大人------”楚先达急忙喊道。

    陆行空不应。

    楚先达大声喝道:“来人,快传御医,快传御医------李福,你们死了?快传御医。”

    李福和一帮内侍急匆匆的冲进来,然后又有几人急匆匆的奔了出去。

    看着趴倒在面前的陆行空,楚先达面如死灰。

    “这条老狗,这条老狗-------安敢如此害我。”

    --------

    精铁打造的豪华马车之中。前后左右皆有高手守护,将其严严实实的护在其间。

    虽然说这是天子脚下,京齑重地,但是车内主人的身份非比寻常,自然不可轻小大意。

    陆行空坐在车内软塌之上,眼神里隐带雷霆闪电。

    车轮碾动,却不发一言。

    车队一路疾行,赶到陆府之时,门口已有数十名将领士兵守候。

    看到马车驶来,数十将领快速的奔向马车,将陆行空所乘车辆紧紧围拢。

    “将军,你没事吧?”

    “将军,你的身体可有异样?将军-----”

    “那人竟然如此侮辱将军,我等感同身受,我定要------”

    ---------

    哗!

    布帘被人大力掀开,陆行空弯腰从里面钻了出来。

    他高大的身体站在车辕之上,冷眼扫视在场众人一眼,沉声说道:“府内说话。”

    说完,他大步下车。

    十几名将领跟随其后,簇拥着陆行空朝着陆府踏去。

    远处,两名青衣侍者看到这一幕之后,转身朝着巷道深处走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