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星空之灾!
    ..,

    第三百二十章、星空之灾!

    “死者身份尊贵,是人。死者身份卑微,就是字数。死者与你关系亲近,是人。死者素不相识,是字数。”灰袍老者那清亮的眼睛里有光芒闪烁,沉声说道:“我也想说万物有灵,众生平等。可是,灵有高下,生有阶级。这是难以辩驳的事实。此番入境,死伤人数不少,堪称历年之最。长白七子全部消失。为何不见你为他们鸣怨?为何不见你为他们奔走?”

    不待羊小虎说话,灰袍老者就已经接着说道:“是因为在你的心里,他们没有李牧羊那么重要。他们也只是一个字数。是每次入境可以牺牲的------那一部份。”

    “--------”羊小虎一脸愕然的看着眼前那个老头。

    皮肤红润,脸上少见皱纹。瞳孔清澈干净,但是微微眯起时便有雷霆翻滚。唯有那满头长白暴露了他的年龄。

    老人家很老很老了,羊小虎初入星空时是这个模样,羊小虎成为星空导师之后他仍然还是这个模样。那么多年了,他的容颜没有任何的变化。

    没有人知道老人家的年纪,怕是他自己都已经忘记了。

    “在你的眼里,长白七子等人是字数。在我眼里,何人不可是字数?我们终日都在寻道破境,但是倘若不能够戳穿虚妄,直指本心。道何在?境何在?你以读书破境,星空罕见。但是你可知道,书读得越多,迷障也就越多。著书人皆有私心,读书人也有思心。两者一结合,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如何分解辨别?”

    “院长--------”

    “读书是为了明理。”老头子说道。

    羊小虎点头,说道:“院长所言甚是。”

    “书中看到的道理太多了,就失去了自我的思考能力。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尽信书不如不读书。”

    羊小虎深受触动,知道院长这是在给自己讲述人生至理。

    自己最近在读书修行之时感觉到心有滞碍,定是所思所想太多,反而不利于摆脱束缚,乘风而起。

    院长是神仙人物,自己的状况定是被他一眼看穿。所以借此机会来提点自己,让自己在修行路上大步前行,踏碎星空。

    羊小虎满心满肺的都是感激。

    院长一直对他极好,在他还是学生的时候就百般照顾提携。修行路上数次点拨,才使自己破境起来势如破竹。

    后来又将自己留在星空,委以重任------在世人皆不相信神洲有龙的情况下,仍然尊重自己的决定把自己放在屠龙系,并且在学生近乎绝迹的情况下仍然不肯撤系,给予自己各方面的优待和特权。

    如此种种,又有几个师长能够做到呢?

    羊小虎张嘴欲言,想要说一些感激的话。

    “所以,其实咱们俩都是同一类人。你没有资格指责我?”灰袍老者冷声说道。

    “--------”

    羊小虎面红耳赤,刚才显然是自己想多了,出声说道:“院长--------”

    “难道我说得没有道理吗?”

    老头子说完这番话之后,视线再次转移到了手头上的竹竿之上。好像随时都会有大鱼从那怒江之上冲至九宵,然后一口咬上自己的鱼竿似的。

    羊小虎是为救李牧羊而来,幻境崩塌,按道理讲李牧羊肯定是已经死了。

    可是羊小虎又不甘心,而且孔离也说李牧羊不是早夭之相。羊小虎虽然觉得孔离是个神棍,内心深处还是愿意相信他这一次的。

    院长不愿意出手,羊小虎自己没办法破境而入。李牧羊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他们屠龙系只有千度、陆契机、蔡葩、林沧海、楚浔、铁木心以及李牧羊这七名学生。。

    李牧羊生死未卜,陆契机不知所踪。他们屠龙系一下子失去了两名优秀学子--------七去其二。简直是难以接受的巨大损失。

    看到羊小虎面色晦暗,院长嘴角带着一抹轻笑,说道:“世间万物,皆有因果。你熟读经典,怎么还不知道这个道理呢?”

    “困是什么?果又是什么?”

    “天机不可泄露。”

    “-------”羊小虎越来越不喜欢和年纪大的人讲话了。说话总是模模糊糊的,一点儿也不爽利。

    羊小虎心想,自己老了之后千万不要成为这样一个人。

    既然院长这边也没有结果,羊小虎只得爬起身告辞。

    灰袍老者看着眼前红色大江,出声说道:“幻境塌陷,弱水之心即将出世。隐蔽万年不见其形,却在此时现出踪迹。当真要变天了不成?”

    若是正常人看来,灰袍老者这般钓法就是一万年也钓不起一条鱼儿。

    可是,竹竿上面的细叶却细不可闻的轻轻跃动,犹如风吹叶片。

    老者睁开眼睛,一脸笑意的盯着那美伦美幻的景色。

    轰-------

    怒江之中,突然间窜起一道黑色的巨型水怪。

    水怪长及百丈,龙头龙身,看起来就像是一头腾空而起的巨龙。

    水怪的身体呈现虚幻状态,身体如惊电闪电般朝着那老者所在的位置冲了过来,张开巨大的嘴巴,想要一口将他给吞入那黑色的假体之中。

    呼呼呼--------

    水怪凶猛,疾飞的同时,身上还有红色的江水向下流敞,为其更增添了几分巍峨姿态。。

    灰袍老者不惊不慌,手持竹竿而端坐不动。

    等到那头黑色的长龙冲至眼前,腥臭腐朽的气息扑面而来,无边巨口想要一口将老者吞噬时。

    灰袍老者终于动了。

    他手里的细小竹竿高高的抡起,一鞭子抽在了高高昂起的龙头之上。

    啪!

    黑色怪物的脑袋上挨了一记,半截龙身向下掉落。

    嗷--------

    怪物受痛,张大嘴巴嘶吼出声。

    可是,它终究只是一缕冤魂,即便竭尽全力,也仍然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这一鞭子不仅没有把它打跑,反而激发出了怪物的凶性。

    它的身体在半空腾挪翻滚,然后以更加凶猛的势头朝着那老叟撞击而去。

    “近来真是越来越不安份了。”老者郎声喝道,手里的竹竿再次扬起。

    嗖--------

    一鞭子下去,正好击在那黑色怪物的脊梁之上。

    那疾冲而来仿若有移山倒海之神力的黑色怪物竟然就被它给打得断成两截,嘴里嗷嗷出声,首尾以肉眼难辨的速度朝着那怒江下面坠落而去。

    扑通-------

    江水飞溅,瞬间又恢复了宁静。

    老者看了一眼滚滚向前的红色怒江,轻轻叹了口气,将竹竿搁在肩膀就像是一个苍老鱼翁似的朝着远处走去。

    ----------

    星空学院每一次的入境修炼结果,都牵动着神洲各大势力的心情。

    一为星空学院是一个让世人瞩目的存在,其学校里面出来的优秀人才都是各国王室或者豪门巨阀争相抢夺的人物。其二,各国王室或者名山大派也都会派优秀人才进入星空,与其它众生同时入境。他们入境后是否安危归来是否有所收获也是一桩非常值得关注的事情。

    这一次的学生死伤情况堪称千年之最,更是吸引了无数人将眼神转移至此。

    西风。天都。

    西风君主楚先达平时最是讨厌陆行空前来面圣,因为这个老家伙总是和自己对着干。每一句话说出来都是在为自己好,可是当你仔细一琢磨就会发现他是为了维护自己那一窝子的骄兵悍将。

    西风王室一直忌讳陆家的实力,屡次出手为的就是想要将军权回收,削弱陆家在军部的影响力。

    为此,西风王室用了不少手段下了不少功夫。

    先是将陆行空给调离军部,委之以国尉空职,却在其下面安插三位大将军节制天下兵马。

    又将忠诚于陆家的高级将领给调到平和之地或者帝都中枢,以闲职供养。

    最后一步,等到陆家有职无权彻底被架空的时候,再出以辣手-------

    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陆行空在军部影响力太甚,即使他从来不插手军部事务,可是军部的所有人仍然感觉到阴影笼罩。很多重要事项如果没有和陆行空沟通妥当,在很多部队里面根本就难以推行。

    譬如‘精兵法’,再譬如‘双抢法’。

    而军队之中更是如此,他们换了一茬又一茬的将领,发现那些中高层将领全都是忠诚于陆行空的。最后将帝国豪门子弟派遣过去,结果那些人根本就没办法指挥得动自己的下属。

    也幸好陆行空自己这一脉人丁稀薄,没有太多的优秀人才冒出头。不然的话,简直就是王室的心腹大患。

    当然,现在也是。

    帝王最看重的就是军权,结果军权却在别人之手。作为西风皇室的楚先达心里怎么不气不恨?

    楚先达正带着众多妃子在花园里赏冬菊时,内侍李福来报,说是陆行空来见。

    楚先达第一反应就是拒绝,这个老不死的每次来都不是什么好事。

    可是话到嘴边,他又改变了主意,对李福说道:“带国尉大人到太极殿等候。”

    “是。陛下。”李福深深躬背,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

    楚先达到了太极殿,不待陆行空行参拜大礼,就主动出声问道:“国尉大人,可曾听说此次星空之灾?”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