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六章、狼和咸鱼!
    ..,

    第三百一十六章、狼和咸鱼!

    听到李牧羊的话,狼王第一反应就是我靠你骗走了我的蛋蛋还想骗走我的身体你当老子是傻逼吗?

    不过,看到李牧羊一脸认真的模样,它又觉得或许这一次他是发自内心的对自己发出邀请呢?

    毕竟,谁不想要一个自己这样威猛彪悍的超级打手呢?

    于是,狼王一脸警惕的盯着李牧羊,说道:“我为什么要跟你回去?”

    “我们说个假如。你别激动,我只是说假如。”李牧羊轻声安抚着狼王的情绪,说道:“假如雪球不愿意把你的狼珠还给你,你怎么办?”

    “我会杀了你们。”狼王狠声说道。“我要和你们不死不休。我得不到狼珠,你们也休想离开幻境。”

    “冲动。”李牧羊说道。“太冲动了。这种两败俱伤的解决办法,实在不是一个以美貌与智慧闻名于世的狼王所应该选择的。”

    美貌与智慧?闻名于世?

    狼王愣了愣,心想,我在外界竟然有如此大的名气?

    对了,一定是进入幻境的那些人类将我的英姿传播出去,于是引得外界的小民对我顶礼膜拜。

    “你有什么建议?”狼王声音嘶哑的问道。虽然表情依然凶狠,但是说话的语气倒是缓和不了。就算李牧羊再说错一两句话它也不会立即扑上去撕咬的模样。

    “你想要什么?”李牧羊问道。

    “狼珠。”

    “还有呢?”

    狼王瞅了瞅在一边吐泡泡的雪球,不甘心的说道:“弱水之心。”

    “对嘛。”李牧羊笑着说道。“咱们俩的目标是一致的。我有弱水之心,我的弱水之心又吞噬了你的狼珠。倘若你跟我一起出境,和这弱水之心朝夕相处,时间久了,你们彼此之间有了感情。你找雪球要回你的狼珠,难道它会说不同意?你刚才也看到了,我在幻境里面才和它相处了多久?它不仅仅对我生死不离,而且还舍命相护。它是一颗重情重义的好球啊。如果不是它救我的话,你已经把我踩成烂泥了。对不对?”

    “-------”狼王不应。不过内心深处倒是觉得李牧羊说的话还是有一点点道理的。这弱水之心没见过什么世面,很容易被狡猾的人类给欺骗的模样。如果自己有心讨好的话,说不定就能够获得它的芳心。到时候本王连着狼珠带着弱水之心一并拿走。还有这个卑鄙的家伙什么事情?

    可是,狼王从来都没有离开过环境一步。生于斯,长于斯。吸食红月之光华而长大。

    要是到了外界,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

    要是出去之后这狡猾的龙族背叛自己,自己又将如何应对?

    像是看穿了狼王的心事,李牧羊接着说道:“如果雪球不还你狼珠,你也不愿意出幻境,你的情况会是怎么样?”

    狼王沉默不答。

    “没有了狼珠,你就没办法吸食红月光华。甚至就连自己的本命元神都丢失了,没办法修行破境,不能发挥出自己强大的战斗力。甚至你会慢慢的衰弱,慢慢的变老。那个时候,你会被新的狼王取代。这就是你要的狼生吗?”

    “-------”

    “失去了狼珠,失去了狼生的理想和追求,你和一条咸鱼有什么区别?”

    “咸鱼是什么?”狼王问道。

    “是一种江南特产的小菜。”李牧羊解释着说道。“新鲜的河鱼晒干,每天清晨配一碗米粥。很是清爽可口。”

    “那做一条咸鱼有什么不好?”狼王不解。

    “-------”

    李牧羊不想回答那种幼稚的问题,看着狼王说道:“你好好考虑考虑。如果你不愿意接受的话也行,咱们各走各路。以后老死不相往来。这个地方我这辈子大概是不会再来了。”

    顿了顿,看了跑到自己肩膀上的雪球一样,说道:“你要打也行。雪球会陪你打。它是弱水之心。只要有水元素在,它就有着绵绵不绝的精力和你战斗。失去了狼珠,你没办法吸纳红月光华为你所用。怕是最终的结果不是被打死就是被累死。”

    “-------”

    李牧羊并不着急,他知道狼王需要一些考虑的时间。

    毕竟,这里是生它养它的地方,贸然离开,谁知道结局会是怎么样呢?

    李牧羊摸摸雪球的爪子,它用自己的小爪子拍了过来。显然,它不喜欢这样的亲昵动作。

    李牧羊被它的憨态逗笑了,又伸手去摸它的鼻子。它连忙后退,嘴巴里还不停的噗噗噗出声,就跟一只在池塘里面吐着泡泡的大眼鱼似的。

    “雪球,你刚才藏在哪里啊?你不是把我吞了吗?怎么又把我吐出来了?”

    “噗------”

    “水之幻境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我的那些朋友都逃出来了吗?”

    “噗-------”

    “你平时都喜欢吃什么啊?你要是跟我出去,我可不能让人知道你就是弱水之心,得想办法把你隐藏起来-------”

    “噗-------”

    ---------

    李牧羊也觉得和雪球沟通太难。

    它太小了,还不懂事。

    李牧羊等了好一阵子,狼王仍然没有做出决定。

    于是,李牧羊摸了摸雪球的脑袋,说道:“雪球,我们回去吧。”

    说完,带着雪球就朝着红月高悬的地方走过去。

    等到天亮之时,它就能够通过阵眼回到学院。这水之幻境里面发生的一切怕是要就此埋葬了。

    “等等。”狼王出声喝道。

    李牧羊转身,问道:“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还我狼珠。”狼王恶声恶气的说道。

    李牧羊咧开嘴巴笑了起来,对着狼王招了招手,说道:“走吧。跟我回家。”

    于是,狼王走到李牧羊的身边蹲了下去。

    李牧羊带着雪球爬上狼王的后背,狼王的身体燃烧起火焰,朝着那凤麟洲最高的山峰飞了过去。

    --------

    ---------

    嗖!

    佛学课上的张之洞同学出来了。

    张之洞身形踉跄,虽然努力保持着镇定从容,但是身上的血污以及脸上的伤痕仍然可以看出它此时的狼狈。

    他对着水镜之前的导师们躬身行礼,导师们也并不问他在幻境之内的经历收获,由杂役搀扶着回去休息治疗去了。

    道术课上的李显龙同学被扶出来了。

    李显龙同学伤痕累累,破衣烂衫。要不是有同伴相帮,根本就没办法出境。现场的名师及时出手给予救治,他这才恢复了一些神智,对着导师们弯腰鞠躬,然后便被架走了。

    战争课同学刘启军出来了。

    屠龙课同学铁木心和蔡葩出来了。

    随着水波的不断起伏荡漾,不停的有星空学子从那水月洞天里面出来。

    铁木心和蔡葩的情况也不太好,铁木心看起来也受了不少伤,反而是蔡葩情况更好一些。

    他们俩对着导师们弯腰鞠躬,正准备下去时,却被羊小虎给拉到了一边。

    羊小虎一脸关切的模样,小声问道:“其它人呢?”

    铁木心脸色黯然,沉默不语。

    羊小虎吓坏了,说道:“说话啊。你快说话啊。他们怎么样了?”

    铁木心还是不答。

    “你哑巴了?”羊小虎生气的说道。“其它人是死是活,你总得给个信吧?”

    铁木心这高大敦实的草原汉子竟然眼眶发红,‘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羊小虎傻了,声音哆嗦地问道:“哭什么啊?不会是------其它人都回不来了吧?”

    铁木心这边的动静太大,自然就落在其它人的眼里。

    夏侯浅白最是冷傲,说道:“书呆子,你怎么管教学生呢?入境之前话不都说得很清楚明白吗?生死由命,成败在天。幻境里面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难以预料,只能依靠自己的能力才智去解决问题。能够有所收获,这自然是幸运。一无所得,也算是入境历练了一回。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

    孔离也是对羊小虎极度的不屑,说道:“学生有所伤亡,这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但是,如果把所有的学生都护在羽翼之下,那学生们还能够成长为参天大树吗?羊小虎,我知道你的学生少,每一个都是宝贝疙瘩。但是,还是要持平常心对待。你也不是第一次送学生入境了,心放宽些吧。别作小女儿姿态惹人笑话。”

    羊小虎没心思和这两个老对手斗嘴皮子,他也从来都斗不过他们。

    他的眼眶泛红,盯着铁木心说道:“千度呢?陆契机呢?林沧海呢?李牧羊呢?还有楚浔-----他们都回不来了?”

    “什么?”夏侯浅白听到‘李牧羊’的名字,脸色不由得为之一变。他宽袍大袖一身白衣的朝着这边走来,一把抓住了铁木心的脖子,硬是把这铁塔大汉的身体给提了起来,怒声喝道:“幻境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李牧羊怎么样了?他是不是死了?你快给我说话?“

    孔离也没办法不做‘小女儿姿态’了,快步走到羊小虎的身边,声音急促的问道:“你这小子,怎么话都说不利索。幻境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李牧羊和你们一起入境,他又去什么地方了?是死是活,你快给我说话-------”

    (ps:昨天陪柳下饭出去过六一,海口高温,老柳这宅男差点儿中暑。回来睡了一觉才舒服些。今天努力写出八千字算是小小的弥补。实在是万分抱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