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九十八章、邪恶峡谷!
    ..,

    第两百九十八章、邪恶峡谷!

    “噗嗤------”

    林沧海被这个不知道多大年纪却仍然如此天真无邪的师兄给逗乐了,看到蛊雕眼神凶恶的瞪着自己,林沧海赶紧收敛起笑容,出声说道:“既然师兄说弱水之心在我们身边,每个人都触手可及。为什么不直接把它抱了回去呢?”

    林沧海伸手抓了一把眼前的水元素,说道:“是不是就在这里面?如果有的话,咱们这就可以打道回府了。”

    野人看了林沧海一眼,并没有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什么可笑的,说道:“它在我们身边,它也无处不在。要用心寻找。”

    “所以,师兄这一找就是那么多年?”

    “只要能够得到弱水之心,耗费一点儿时间精力又何妨?”野人一脸笃定的说道,有一种执拗的-------愚蠢。

    林沧海听了之后心情黯然,有种难以言说的悲愤。

    习武破境,是无数人追逐的目标。成为纵横星空的强者,更是每一个人都渴望达到的最终成就。

    可是,神洲浩大,子民兆亿,真正能够被人们所铭记所仰慕的人物又有多少?

    有些人穷极一生,也只是停步于高山境而难进一步。更多的人甚至连那道门都迈不进来。

    拼天赋、拼出身、拼机遇,拼一切的一切。

    每个人都竭尽全力,每个人都舍生忘死。但是,并不是因为你付出了,就能够得到相应的回报。

    正如每一年的文试放榜一般,千军万马闯独木桥,可是录取的比例是百中取一甚至千中取一。难道说,那落榜的大多数人都是不努力造成的吗?

    这位师兄也是如此,他不是不努力,也不是不拼命。他甚至愿意在这生存环境极其险恶的幻境里面一住就是那么多年-------可是,他又得到了什么呢?

    一无所有!

    林沧海一脸诚挚的看着野人,说道:“师兄,此番就随我们一起回去吧?习武破境也不只是有这一条道而已。再说,神洲浩瀚,不出名的神器数不胜数。为何却独独盯着这莫虚有的弱水之心不放呢?”

    “你不懂。”野人师兄说道。

    “--------”林沧海就想拔剑砍人了。我是一番好意好不好?我是诚心的帮你好不好?你这么打脸真的好吗?

    “没有拿到弱水之心,我有何颜面回去?”

    “照你这么说,哪些进入水之幻境没有得到弱水之心或者说一无所获的人都不应该再返回学校了?”林沧海有些气愤的说道。他此番入境也什么好东西都没有得到呢,难道也要跟着这野人师兄留下来住上几年?林沧海才不会干这种傻事呢。

    树挪死,人挪活。他们家里面的珍宝秘笈数不胜数。他才不愿意在这幻境里面老死。

    “你不懂。”野人再次说道。

    “--------”说实话,要不是看在他那只鸟的爪子上,林沧海早就跳起来和他决斗了。

    “身负重要任务入境,与我一起进来的同学良友全部惨死。我一个人回去------如何交代?”野人面露痛苦之色,说道:“我如何向学校交代?如何向那些对我们寄予厚望的师长交代?又如何向那些同学的家人交代?”

    林沧海一脸惊讶,说道:“你们是身负重要任务入境?你们的任务就是为了寻找弱水之心?”

    “正是如此。”野人点头说道。

    “是学院让你们进来寻找的?”

    “不错。”

    “那你们------”林沧海有些理解野人师兄的坚持了,而且对他的这种行为肃然起敬,说道:“当年学院派了一些学生进来,为的就是寻找到那弱水之心。结果因为种种原因,大多数一起入境的伙伴全部牺牲,只有你-------努力的活了下来?”

    “我希望死得是我,倒是落得个轻松。”

    “学院为什么要你们做这样的事情?”林沧海出声问道:“既然他们想要这弱水之心,那就直接派几个名导师或者隐藏的高手进来不就得了?为何偏偏让你们进来寻找?”

    “你知道为何学院每年都只会让新生进入幻境吗?”

    “不知道。”林沧海摇头。

    “水为万灵之源。它们是确确实实有生命的存在。如果你对水没有敌意,水便对你也没有敌意。但是你怀着敌意而来,水便对你也有着敌意。进入幻境之中的人修为境界越底,水的排斥力也就越弱。如果进入一名星空级强者,可能水元素的攻击性变得极强,会进入一个疯狂吞噬的阶段。那个时候,星空强者可以抗衡,但是那些境界底的学子可能全部被水元素剿杀------这也是学院对入境人员的选择极其慎重的原因。为的就是不要破坏这水之幻境的整体平衡。失衡状态下,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恐怖的事情。”

    “原来如此。”林沧海恍然大悟,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又怎么可能得到弱水之心呢?如果我们使出巨大的神通,那水元素对我们排斥的也就越发的强烈。如果我们什么神通都不施展,又没办法将那弱水之心据为已有。这不是互相矛盾吗?”

    野人看了林沧海一眼,说道:“天才地宝,有缘者居之。岂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得到的?”

    “----------”

    林沧海听野人师兄讲解了半天,却觉得那弱水之心距离自己越来越遥远。

    --------------

    --------------

    雪白小兽趴在光罩上面不肯离开,却又因为无法立足肥胖的身体一直往下滑。它又不愿意让自己滑下去,于是四条小短腿拼命的扑通着想往上爬。

    李牧羊和千度一路飞行,就是看着那小雪球蠢萌的下滑又更加蠢萌的向上攀爬的表演过程。

    李牧羊觉得自已的心都要被融化了,再一次对千度说道:“它看起来这么小,而且又没什么智商的样子------应该没有什么危险吧?要不我们把它给拉进来?看它好不容易爬上来结果瞬间又掉下去,挺可怜的。”

    千度也被这小兽的萌态给征服了,即便是在心悬林沧海安危的情况下,也被这小兽的蠢态给逗乐了好几次。

    听到李牧羊的话,千度犹豫再三,说道:“我们去的是危险之地,又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到时候自身难保,又何苦带着它跟随我们一起去冒险呢?”

    李牧羊心想也是,他们是为救林沧海而来。到时候可能要再次和蛊雕大战,或许还有其它的危险敌人。带着这没有任何自保能力的小兽,万一被伤着了或者被那蛊雕给吃了怎么办?

    李牧羊伸出一根手指头,轻轻的触碰着它雪白雪白的小爪子,说道:“小雪球,你快走吧。不要跟我们在一起。我们要去做很危险的事情,没办法带着你一起去------要是有缘再见的话,我一定会把你带出幻境。”

    小兽看到李牧羊伸出手指头去挠它的小爪子,咧开小嘴巴咯咯咯的大笑起来。

    或许在它的思维里,李牧羊这是在和它玩游戏。而它本人也很喜欢这个游戏。

    于是,它便主动对着李牧羊伸出自己的前爪,隔着那透明的光罩去触碰李牧羊的手指头。

    咯咯咯-------

    李牧羊还没怎么着,它自己倒是咧开嘴巴傻笑个不停。

    结果乐极生悲,原本身体就没办法在这光罩外面站稳,现在伸出一只爪子出来玩游戏,雪白的身体失去平衡立即朝着下面滚落而去。

    “啊-------”李牧羊惊呼出声,赶紧朝着后面看去。

    他们的飞行速度极快,这小雪球从他们的光罩上面掉下来也不知道会不会摔伤。

    李牧羊四处寻找,却没有看到那雪白色的小身影。

    正当他心急如焚的时候,那只小兽却出现在他们的头顶,用一只爪子指着李牧羊咯咯咯的大笑。笑得过于开心,还在上面打起滚来。

    “小心。”李牧羊出声喊道。

    话音未落,那小兽再一次被甩飞的不见影子。

    李牧羊轻轻叹息,对千度说道:“你的担心是很有必要的。它这样的智商,没有任何自保能力。我们把它带上只是会害了它-------”

    李牧羊等待了很久,那只雪白小兽再也没有爬上光罩。或许,这一次是真的没办法跟上了吧?

    李牧羊的心情怅然若失,好像是丢失了一个很好的伙伴。

    在琉璃镜的守护下,两人顺利来到了目标山峰的山峰下面。

    山脚下面没有石碑,倒是前面有一道巨大的黑色峡谷。

    峡谷里面黑雾缭绕,看起来极其的阴森诡异。

    李牧羊和千度并不在意那峡谷,而是抬头看向那屹立在眼前几乎伸进那红月里面的山峰。在火焰山峰顶朝着这里看过去的时候,觉得这座山没有火焰山高。但是当他们来到这座山峰的山脚下时,发现山峰看起来要比火焰山还要更加高大一些。

    或许这就是上古大诗人贾岛所说的‘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吧。

    “是这里吧?”李牧羊出声说道。

    “希望是这里。”千度沉声说道。

    两人正准备向上攀登的时候,从那阴森峡谷里突然间奔出一道人影,声音凄惨的喊叫着:“救命--------”

    (ps:感谢陈小天好帅啊兄弟的万赏,陈小天果然好帅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