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九十一章、丑萌丑萌!
    ..,

    第两百九十一章、丑萌丑萌!

    黑龙奔月而去,但是红月遥不可及,凡人永远都不可能到达月宫。

    当黑雾到达一定的高度时,黑龙的身体开始抽离。

    先是那巨大的头颅从黑雾里面抽取出来,然后是庞大绵长仿佛永远都看不到尽头的身躯。

    一道又一道的飓风狂卷,就连那红月的光华都被吹得支离破碎。

    当那黑龙的尾巴也从黑雾迷团里面呈现,黑色的鳞片散发出暗红色的光泽,尾翼如蒲扇般舒展开来,锋利又雅致,挥动风与月。

    就像是被一纸纸鸢带到天空的一头猪,不,一群猪。当纸鸢的线断掉,纸鸢飘荡远去,等待那群猪的就只有自由落体极速下坠的命运。

    长白六耻是被黑龙给卷到半空的,他们的身体早就失去了自我控制。当黑龙抽身而去时,他们的身体就那么无依无靠的飘荡在高空之中,极度接近红月的地方。仿佛伸出手来,就能够扯下一角月亮似的。

    当然,长白六耻都不是什么浪漫风流的人物,这个时候的环境也不适合摘月。

    他们努力的保持着身体的平衡,让自己的身体不至于掉落太快砸在地上变成肉饼-------也有可能是肉泥。

    “大家稳住身体。”钟风一边向下坠落,一边大声召唤自己的小伙伴。“不要让那头黑龙有机可乘。”

    心里真是委屈的要死,明明要干掉的只不过是一个星空学院没什么背景来头的毛头小子,怎么转眼间那个混蛋就变成了一头邪恶的黑龙呢?

    “还有没有王法啊?”

    其它几人也纷纷将手里的长剑祭了出去,他们的双脚踩了上去,长剑变成飞行利器,拖着颜色各异的光辉朝着地面降落。

    “大家分散开来,不要往同一个方向逃跑。”

    “是的,千万不要被那黑龙给一网打尽------”

    “逃生者回去禀告宗门,一定要诛杀此恶龙------”

    ---------

    千度自然和他们的命运不同,在她的身体脱离了黑雾的包裹,就像是一块浮萍在大海上面飘荡下落之时,身体突然间觉得触碰到什么坚硬的东西。

    冰冷光滑,却又让她觉得极度的舒服。

    毕竟,她现在的身体就像是一枚点燃的火炉,越是清凉的东西就越是对她有巨大的吸引力。

    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正置身在那黑龙巨大的头颅之上。

    她所触及的坚硬是黑龙的长角,它所感受到的光滑是黑龙的鳞片。

    她就像是躺倒在一张巨大的黑色水晶床上,当然,这张水晶床也实在过于华丽名贵。

    “你没事吧?”那沧桑陌生的声音传了过来,它在主动和千度说话。

    千度努力的从那头颅之上爬了起来,出声喊道:“你是李牧羊吗?你是不是李牧羊?”

    她知道她是李牧羊,但是这声音又不像是李牧羊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一个非常苍老的声音-------李牧羊说他的身体里面有一条龙,千度却觉得这更像是龙的身体里面有一个李牧羊。

    虽然黑龙很强大能够保护她,但是她仍然希望那是李牧羊------是李牧羊变成了龙,这一切都是李牧羊在主导。

    “是。”黑龙出声说道。

    仍然是那种苍老陌生的声音,但是千度听起来却觉得亲切无比。它是李牧羊,它还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牧羊,你------”千度原本想问李牧羊怎么可以变成这样,可是这样的话却怎么也问不出来。

    如果有选择的话,李牧羊也不愿意变成这样。

    如果有可能的话,李牧羊也不希望成为这样。

    当着众人的面变成一头巨大的黑龙和人类战斗,这种事情要是传到人类世界,不仅仅是李牧羊没有活路,就连李牧羊的家人怕是也要全部都被处死------你的儿子是龙,你怎么能保证你自己不是龙呢?你用什么证明你不是龙?你拿出证据来给我看看。

    “你中毒了。”那头黑龙接着说道。

    千度点头,这才想起来自己站在黑龙的头顶,黑龙是没办法看到自己点头的。

    她的身体虚弱,却仍然在努力的提高音量想要让黑龙听见,大声喊道:“是的,他们不知道给我使了什么毒药,我的身体燥热难熬,犹如火烧一般。”

    “你不用太过用力。”黑龙出声提醒,说道。“我的耳朵就在你旁边。”

    “---------”这一次,千度百分之百的能够确定,脚下的这头黑龙就是李牧羊。如假包换的李牧羊。

    “他们必须死。”黑龙出声说道。

    千度明白李牧羊的意思,说道:“可是他们有六个人,现在正朝着几个不同的方向逃跑。”

    “抓牢了。”李牧羊出声说道。

    “不要担心我。”千度双手用力的抓住李牧羊头上的长角,身上的长袍飘荡,黑发飞扬,就像是驾奴着龙车的绝美少女。

    千度的脸上有着病态的嫣红,双眼视物也有些模糊。

    它能够听到耳朵那呼啸的风声却感觉不到寒冷,感觉自己在长空之中自由的翱翔却感觉不到任何的颠簸挪动。

    黑龙安抚好了千度之后,眼神再次变成了那如血一般的深红。

    看了一眼那长白六耻分别逃跑的方向,然后脑袋低头俯冲,轰隆隆的朝着那飞在最前方的钟风追了过去。

    钟风是第一个逃跑的,在他们被黑龙给卷到高空之时,他就一直在想着逃跑之法。

    他是六人之首,在他没有逃跑的情况下,其它的兄弟反而不好第一个跑掉。

    他将长白剑派的‘飞剑诀’给发挥到极致,脚下的长剑在他的全力催动下散发出紫红色的火焰,看起来长剑就要烧着了一般。

    有句话是怎么说得来着?

    你不用跑得过你的敌人,你只需要跑得过你的伙伴就成了。

    他只有跑到自己几个兄弟的前面去,那头黑龙去剿杀其它人的时候自然会耽搁时间,那就是自己逃跑的关键时机。

    飞着飞着,感觉身边有什么情况不对。

    他猛地回头,看到那头巨大的黑龙正对着他张开血盆大嘴。

    在笑!

    那头黑龙竟然在对着他笑!

    丑萌丑萌的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