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八十章、向友坦白!
    ..,

    第两百八十章、向友坦白!

    李牧羊曾经读过无数个这样的故事:某个反派人物为了保守一个重大秘密,将那些发现秘密的人一个个的残忍杀害。

    每次读到坏人杀人时,李牧羊心里都是无名火气,对那个坏人简直是恨之入骨,觉得他是全世界最大的坏蛋和人渣,竟然为了自己的一个秘密而杀害那些无辜的人。

    被他杀害的受害者里面,有些甚至是这个世界上对他最好的亲人。

    可是,李牧羊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也将要变成那样一个坏人。

    为了保守某个秘密,而要杀害那些自己一心想要保护的人。

    因为数万年前的那场人龙大战,人族视龙族为心腹大患,龙族也同样和人族有血海深仇。

    人族不容于龙族,经过一代又一代的统治者洗脑,神洲之上,每一个热血的少年都希望自己能够战胜邪恶的巨龙,成为世人仰慕千古留名的屠龙英雄。

    而龙族——那头老龙却又借助自己的身体留下种子,龙王的眼泪和自己相融合,渴望有朝一日借助自己的手毁灭人族为自己的族人报仇。

    因为身负那样的秘密,李牧羊一直生活的很有压力。

    他不能让别人知道他是一条龙,就连自己最亲近的人都难以言说。

    更何况人心邪恶,他没办法相信别人,更没办法确定在知道自己可以化龙之后,千度会不会还愿意替自己保守秘密,或者直接一剑就杀掉自己——

    生死攸关的选择,容不得半点的感情用事。

    杀掉千度,在这荒芜之地杀掉千度。

    只要杀掉她,这个秘密就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

    死人是不会说话的,她也没办法借此来威胁自己。

    没有比这更加智慧更加简单的办法了,也不过只是杀一个人而已——

    李牧羊眼神凶恶的盯着千度,千度也眼神警惕的盯着李牧羊。

    在这一刻,朋友之情,同窗之谊茫然无存。

    一方为了活着,另外一方也是为了活着。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比活着更加重要的事情了。

    沉默良久,气氛沉闷到了极点。

    一阵清风吹过,一块细小的石头从山顶之上滑落,轻轻的击打在李牧羊身边的石头上去。

    李牧羊眼里的红光渐渐消散,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我应该杀了你。”

    千度也暗地里松了口气,手里握着的魔音笛上面的绿光也消失不见。

    她看着李牧羊,说道:“那你为什么又放弃了?”

    “刚才是你救了我的命。”李牧羊说道。“如果不是你出手援助的话,我现在恐怕已经死了。而且,你刚才比我先清醒过来。那个时候你原本是有机会杀死我的,可是你没有动手——”

    “是因为这些原因吗?”

    李牧羊想了又想,摇头否定了之前的答案,说道:“我不想杀你。我内心舍不得杀你。因为你是我的朋友,我把你当成我最好的朋友。”

    千度点了点头,说道:“虽然我不明白发现了什么事情,但是,当我醒过来想要喊你的名字时,第一眼看到的却是你手臂上的鳞片。你的整只手臂上面都长满了鳞片——我本来不该问,可是我还是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李牧羊能够想象那样的场景,有时候他偷偷在学院里面练习《行云布雨诀》这种龙族秘籍时,就会整个身体都会化作人龙形。当然,他还没办法全部化龙。毕竟,他不是真正的龙族。他只是人族的躯体和龙族的魂魄相融合了而已。

    “我出生的时候被雷劈了。”李牧羊说道。

    “——”

    “大家都以为我是被雷劈了,他们也是这么告诉我的。”李牧羊看着千度过于惊诧的表情,表情无比的严肃认真,解释着说道:“我觉得我真够倒霉的。怎么别的孩子都好好的,我一出生就被雷给劈成白痴呢?后来我才知道,我不是被雷劈了,我是被龙给劈了。然后我就多了一些乱七八糟的龙族技能。”

    李牧羊看着千度,声音无力近似解释的说道:“这些事情你不都已经知道了吧?”

    这种倾诉的感觉真好,以前都是他一个人藏着这个秘密,实在是把他给累坏了。

    现在把这个秘密说出来,不管最终的结果如何,这一刻的李牧羊是轻松的。

    “我不知道啊。”千度说道。

    李牧羊瞪大眼睛,说道:“刚才在火焰山山脚下面的时候,你还暗示说我们是同一类人——你也是龙族对不对?”

    “我不是那个意思。”千度说道。“我的意思是说,我能够感觉到你身上有龙族的气息,但是我并不确定你就是龙族——你明明是人啊,怎么就变成了龙呢?”

    “——”李牧羊有种想死的感觉。哪有挖一个大坑把自己埋了的道理?

    千度明白李牧羊的想法,出声安慰着说道:“你不要担心,我不会伤害你的。更不会出卖你,向别人说出你的这个秘密——我的祖上和龙族也有一些渊源,所以我才能够感觉到你身上龙族的气息。还记得我们在星空学院的第一次见面吗?”

    李牧羊点了点头,说道:“记得。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奇怪,我又不出众,为什么那么出众的你会对我有一种——很特殊的亲近感。”

    “因为我觉得你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就像是我们已经认识了好多年一样。”千度声音轻柔的说道。“我也形容不出当时的感觉,不过我确实对你格外的亲近,这让沧海都非常妒忌呢。”

    想到林沧海,千度的脸色有些黯然,说道:“希望沧海没事。”

    “他不会有事的。”李牧羊轻声说道。

    随后,他的声音变得冷酷起来,说道:“如果那头傻鸟敢吃了沧海,就算是被天下人知道我是一头巨龙——我也要把它给撕碎了烤肉吃。”

    千度点了点头,说道:“谢谢你。”

    李牧羊轻轻摇头,说道:“我们是朋友。我有危险的时候,你们也会这么帮我。”

    千度点了点头,声音凝重的说道:“是的,我们是朋友。”

    顿了顿,千度看着李牧羊的眼睛,出声说道:“不过,你有一点说错了。刚才不是我救了你,而是你救了我。”

    “什么?我救了你?”李牧羊一脸惊讶。

    ...

    ,无弹窗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