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七十五章、不安好心!
    ..,

    第两百七十五章、不安好心!

    楚浔扫了林沧海一眼,没有作声。

    “怎么?你又想要抵赖了?人家李牧羊连死都不怕,你却害怕履行赌约向人磕头道歉?”

    “我和别人之间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进来掺和什么?”无论如何,楚浔也是西风皇室的人。他的父亲是一个闲散王爷,但那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爷啊。他这个将来要继承父亲爵位的小王爷向一个来自草原的野人磕头道歉,传出去终究会对名誉有损。

    而且,他的面子上也过不去。现在可是被无数的星空学子注视着呢。他要是在这里向铁木心磕头,等到回到星空学院,怕是就会成为星空学子口中的笑料。留守学院的那些堂兄弟们也饶不过他。

    “不平则鸣。”林沧海冷笑连连。“刚才是谁喊着让人履行赌约的?”

    林沧海故意提高了音量,大声喊道:“李牧羊履行赌约,提前入了弱水,为我们这些星空学子寻找入境之路----但是却有人言而无信,想要赖债。大家说说,这种人是不是应当人人唾弃?”

    “对。该下水的下水,该磕头的磕头-----”

    “楚浔,不要让我等耻笑-----”

    “君子一诺值千金,难道你要做小人不成?”

    -------

    风水轮流转,现在围观群众都开始出声谴责楚浔的违约行为。

    铁木心的视线牢牢的盯着江水,等待着李牧羊浮上水面。

    可是直到现在李牧羊还没有冒头,水面之上连个泡泡都没有。

    铁木心心急如焚,又听到楚浔拒绝履行赌约,他心里的戾气瞬间被点燃,怒意飙升到达。

    铁木心觉得李牧羊之所以入水,主要是因为不想让自己输给楚浔,不要让自己给楚浔磕头----铁木心把所有的责任都归结在自己的身上。

    李牧羊如此的重情意,自己也不能不讲义气。

    草原上的汉子就是如此的耿直!

    他的眼睛血红,脸上布满了杀伐之意,眼神冰冷的盯着楚浔,嘶声说道:“楚浔,倘若你敢不履行赌约,我铁木心必和你血战当场,不死不休-----”

    铁木心双手握拳,一股子淡黄色的雾气将他的身体包裹起来。

    脚下的红土凸起又陷落,扭曲变形成为各种稀奇古怪的模样。

    看得出来,只要楚浔敢说半个‘不’字,铁木心就会出拳和他拼命。

    如果他们俩人在这个时间这种地方打起来,最终将会落得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

    铁木心是抱了追随李牧羊而去的必死之心,楚浔却不想把自己宝贵的生命落在这种荒芜之地。

    “谁说不履行赌约了?”楚浔硬声说道。

    “愿赌服输,乃君子之风。”楚浔开始给自己接下来的行为做铺垫。

    扑通----

    楚浔双膝着地,对着铁木心所在的方向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还要道歉。”铁木心说道。

    楚浔对着铁木心拱了拱手,说道:“我为自己的言行道歉。”

    铁木心这才稍微解气,拳头松开的同时,包裹在身体四周的土黄色气体也瞬间消散,脚下的红土也恢复了正常。

    林沧海看到楚浔当真向铁木心磕头认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楚浔,敢不敢再赌一场?我若是进了弱水,你就再给铁木心磕三个响头?”

    “我也可以赌一场。”千度出声附和。

    楚浔的脸色阴沉似水。

    对于他这样心高气傲的家伙来说,当众向人磕头认错已经是挑战极限。现在这些家伙却不依不饶,他们是想把自己给踩进泥渣里面去吗?

    “我只赌李牧羊一人。”楚浔咬牙说道。“你们的死活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也一点儿都不在意。”

    “真是遗憾。”林沧海叹息。他转身看向四周,问道:“还有没有人赌?”

    没有人吭声,所有人都保持沉默。

    林沧海早就看周围那些没有胆子下水却又不停的鼓动别人去探路的家伙不满了,这么说也是故意的羞辱众人。别看他的长相清清秀秀的,就跟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似的,但是骨子里却是极其的强势。

    “啊,你们快看-----”有人惊呼出声。

    所有人的心神全都被吸引过去,顺着说话之人的手指方向看过去,发现江面之上露出来一颗脑袋。

    “天啊,有人浮起来了,有人从弱水里面浮起来了-----”

    “是李牧羊,是刚才跳进水里面的李牧羊-----”

    “不是说鸿毛不浮吗?看来弱水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厉害-----”

    ------

    李牧羊的脑袋探出水面,笑着说道:“同学们,我在这里-----”

    “------”

    这是废话,所有人都看到他在那里。

    李牧羊在弱水里面游来游去,一会儿蛙游、一会儿滑翔、还时不时的来个深潜然后再从百尺之外的地方钻出来,快活的就跟一条大号刀鱼似的。

    “铁木心,楚浔有没有给你磕头道歉?”李牧羊大声喊道。

    “磕头了。道歉了。”铁木心眼睛泛红,眼泪都快要出来了。原本以为李牧羊已经死了,却没想到他一点儿事也没有,又活蹦乱跳的从水下面钻了出来,实在是太让人开心了。

    楚浔的眼神如刀,一刀又一刀的割向那弱水之中的李牧羊。

    他知道,自己被李牧羊给阴了。

    这个混蛋,他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不会有任何的危险,所以才鼓动铁木心来履行赌约----他怎么会没死呢?他怎么还活着呢?

    “该死。”楚浔握住剑柄的手拼命的用力,青筋凸起,颜色惨白。

    “各位师兄弟,快下来吧。”李牧羊招手说道。“除了水有点凉,脚下像是有什么东西一直在追着咬之外,弱水和其它地方的河水没有什么区别。”

    没有人下水。

    他们又不是白痴,刚才吴愁入水时瞬间就被弱水给淹没。

    李牧羊肯定是有特殊的渡水之法,所以才能够避免被弱水吞噬。

    他们可不愿意拿自己的小命去开玩笑。

    “这混蛋不安好心啊。”大家在心里这样想道。

    林沧海一脸气愤的模样,说道:“既然大家不愿意相信你,我相信你-------”

    林沧海的身体跃起,一头钻进了弱水里面,然后再也没有任何踪迹。

    千度也有样学样,身体凌空,轻飘飘的落在了水里面,瞬间也消失在众人的眼睛注视之下。

    “三个白痴。”大家在心里骂道。

    (ps:感谢海口热带水果小朋友的十万赏,成为我们近卫军新一任的萌主。感谢天天问问小朋友的三万赏,这是天天打赏啊。感谢jia7590小朋友的四万赏,jia小朋友么么哒。

    感谢大家的每一个订阅每一张月票,这对是对老柳巨大的支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