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六十八章、你个狼渣!
    ..,

    第两百六十八章、你个狼渣!

    嚓-----

    那把燃烧着火焰的紫红色大剑捅进了狼王的身体里面,如长锥割破了白纸,如尖刀捅进了豆腐。

    无坚不摧!

    长剑从狼王巨大的身体中间穿了过去,在它的腹部中间穿出了一个大洞。

    狼王的整个身体被洞穿,大剑的前端从它的腹部下面透了出来,炽烈的火苗继续向下延伸,有着难以止住的杀意。

    “狼王被杀了------”

    “这次死定了----”

    “他一剑刺穿了狼王,好厉害-----”

    -----

    所有人都一脸欣喜的看着仿若杀神降世的林沧海,看着他一剑刺穿狼王,将狼王狂暴的身体在苍夜之中定格,以一种碾压式的实力结束这场战斗。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那被洞穿的大洞里面没有流出一滴的血液,众人期待血洒长空的场面并没有出现。

    狼王的腹部仿佛是真空的,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

    没有心、没有肝、没有肠子、也没有血液。

    只有万道光华从它的肚子里面乍泄而出,就像是这一剑打开了一道神奇的时空之门,打开了一道包裹在皮馕之内的红色光球。

    红光耀眼,光芒万丈。

    就连那更高地方的红月的月色光华都要显得略为逊色,狼王肚子里面泄露出来的红色和月色融合为一体,天空中的红也变得更加炽烈。

    如烈血!

    “嗷-----”

    狼王发出惊天动地的嘶吼声音。

    “嗷-----”

    万狼响应。

    那些将李牧羊等人围困的红狼也仰天长啸,仿佛对这个世界有着无尽的恨意和不满。

    “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一种带着沧桑古意的声音从遥远的天际传来,钻进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那种声音很诡异,说出来的是人类的语言,但是听起来却让人说不出来的难受。就像是那个说话的人虽然有说话的能力,但是却已经千百年来没有再说过话一般。

    它的嗓子是撕裂的,受过重伤。

    “神龙时期,这里便是红狼的聚集之地。你们竟然敢伤害伟大的红月之子----”那个声音继续在耳朵边响起,就像是有一把破锣在耳边重力的敲打,让人的耳膜一阵阵的鼓起,随时都有可能被穿破一般。

    当这句话响彻耳边的时候,狼王的身体突然间燃烧起来。

    它的红色毛发在燃烧,它的脑袋在燃烧,它的四脚也都燃起四个巨大的红色火团。

    它的整个身体浴身火海,但是那红色的火焰却并没有伤害它,而是让它显得更加的威猛霸道,杀气逼人。

    在那火团的环绕之下,狼王原本就显得庞大的体型就更涨了数倍,看起来犹如横亘在长空之中的一座大山。就连月色的光华都被它的体型给阻挡了大半似的。

    “你们都得死。”

    狼王的身体突然间猛地向前顶去。就像是它主动朝着剑刃冲去。

    轰-----

    林沧海的身体被狼王给顶飞了出去。

    林沧海没想到自己一剑足以摧城的‘陨落星辰’竟然没能够杀死这头巨狼,反而激发出了它骨子里的凶性,让它在半空中再次产生变异。

    这个时候的狼王是极其可怕的,让他有种无从下手的无力感。

    他的长剑捅在狼王的身体里面,也一直在观察着狼王的动作。

    当他看到狼王突然间向上顶起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出了反应,拔剑朝着高空腾越。

    可惜,狼王的速度实在太快了,而且变异之后的狼王较之以前强大了很多。

    即使有所防备,林沧海的身体还是被撞了个正着。

    “噗-----”

    他喷出一口鲜血,双脚踩在狼王的头顶朝着左侧疾飞。这才避开了狼王的上升冲势。

    他踢上狼王头顶的双脚被狼王身上的火苗点燃,以迅雷之势朝着上半身燃烧。

    林沧海赶紧把脚下的登云靴给踢掉,靴子还在掉落的半空就化作了灰烬。

    如果不是及时解除的话,怕是要把整个人都全烧化了。

    这种红火实在是太过厉害。

    林沧海顾不得去查看内腑是否受伤,再一次提剑迎向那横冲直来的狼王。

    “糟糕。”李牧羊的眉毛拧起,沉声说道:“沧海可能要吃亏。我去帮帮他。”

    说完,李牧羊就要凌空而起。

    “李牧羊----”千度出声喊道。“这是红月之火。《异形记》里面有过记载,变异过的红狼能够吸食红月之光,化作自己身体的能量以此来维持生存,也是自身修炼最好的灵气养料。狼王是红月之子,可以直接和红月沟通。它们不食不饮,只吸食红月的月华----那些月华藏在肚子里,就是它们的能量场。而且,它们还能够将月色转化成为异火,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红月之火-----红月之火和弱水之水并称双离。无弱水之水不可溺,无红月之火不可焚。你要小心一些,千万不可和它的红月之火相抗衡。”

    “我知道了。”李牧羊扫了一眼四周蠢蠢欲动的那些红狼,说道:“你也要小心一些,这些红狼-----实在数量太多了一些。”

    李牧羊说完,便朝着高空跃去。

    他这次出门,特意带了那把从崔照人手里捡来的通天剑。

    他提着通天剑疾冲,看到林沧海被狼王嘴里喷出来的红月之火压得狼狈不堪疯狂逃逸的场面,他溜到了狼王的身后,一剑朝着它的狼臀刺了过去。

    正在这时,那头巨大的狼王突然间转身,血红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李牧羊。

    李牧羊的身体在空中急停,手里的长剑也刺不下去了。

    他也瞪大眼睛看着狼王,不明白这头巨狼在想些什么。

    “你是谁?”狼王出声问道。那种奇怪之极的声音再次在耳朵边响起。

    “我是----燕相马。”李牧羊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就是----来和你打个招呼。”

    “燕相马-----”狼王嘴里咀嚼着这个名字,在它的记忆里是极度陌生的。“你的身上有我熟悉的气息-----”

    李牧羊大吃一惊,心想,难道这头狼知道我是龙的化身?

    都说狗鼻子最灵,而狼和狗远古时期又是一家。所以,狼鼻子也非常灵嘛。

    “你当然熟悉。”李牧羊生气的说道。“因为我是人类,是你吃过无数次的人类-----你吃过我们同胞的肉,饮过我们同胞的血,怎么可能对我们的身体不熟悉?”

    “我不吃人类。”狼王怒声说道。它觉得自己被侮辱了。“人族那种低级种族,又脏又腥,我怎么可能会吃他们的肉饮他们的血?我是红月之子,我只需要吸食红月之髓就可以永生长存,与红月同辉。”

    “看来这货活得比较久,有可能认识那头老龙。”李牧羊在心里想道。老而不死-----真是个狼渣。

    听了狼王的辩解,李牧羊这才想起来刚才听同院的同学讲过,狼王不饮不食的典故。自己当真是冤枉它了。

    “你一定偷偷吃了。”李牧羊大声喊道。“这个世界上哪有不饮不食就能够活着的?你一定是为了神化自己,让自己显得与其它狼不同,所以才说自己不饮不食------就像是有些和尚嘴里口口声声说不吃肉,偷偷在袖袍里面藏烧鸡一样-----对了,我还认识一个道士,他说自己不杀生,结果就逼迫着弟子去杀。他说自己不吃荤腥,然后每次都把最肥美的鸡汤喝完--------”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李牧羊说着说着就开始控诉自己老师的一些不良行为了。可能是因为这股子怨气憋在心里太久了,当着他们的面又没胆子说出来,现在只能讲给一头狼听。

    “你这个愚蠢的人类--------”狼王愤怒之极,身上的火焰燃烧的更加炽烈,还哗啦啦的向下掉落火苗。“我要把你撕碎,让我的子民啃掉你的每一根骨头。”

    “白痴。”李牧羊怒声喝道。“你连人话都说不清楚,你还有什么资格做一头狼?”

    “--------”

    狼王沉默了好久,很是努力的想通了这句话的逻辑根本就不合逻辑,于是就更加生气了。

    它张开大嘴就朝着李牧羊喷了一口,星星点点的红月之火就朝着李牧羊扑盖过去。覆盖范围极其广泛,看起来几乎都要把李牧羊的身体给淹没进去。

    李牧羊连续几个翻身,这才避开了那红月之火的袭击。

    李牧羊一边逃命,一边急声呼叫:“林沧海,你吃药了没有?”

    李牧羊故意和狼王说话,就是为了给林沧海拖延一些时间,好让他喂自己吃几颗药丸来治愈受伤的身体。

    现在狼王再次狂暴,将袭击目标主要放在李牧羊一个人的身上,李牧羊就觉得自己有些承受不来。

    再说,刚才千度已经告诉过他红月之火的厉害,无论如何不可硬接。

    李牧羊可不敢被那红月之火给碰上,不然自己的身体也要被燃烧成为骨渣。

    骨渣连狼渣都不如!

    “来了。”林沧海清喝一声,手持着长剑朝着龙王的脑袋横斩过去。

    (ps:感谢她爱李易峰兄的万赏,感谢死仁兄的万赏。)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