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六十五章、红兽狂潮!
    ..,

    第两百六十五章、红兽狂潮!

    林沧海拔出长剑,一脸戒备的挡在了千度的身前。这是他的习惯性动作。

    李牧羊握紧了千度的手,说道:“不用担心。我们会保护你。”

    千度对着李牧羊轻笑点头,说道:“谢谢。”

    林沧海很不满意,视线一眨不眨的盯着那迅速接近的黑影,冷声说道:“你说要保护千度----脚步干嘛一直往后退?再退就要回到星空学院了吧?”

    在林沧海的身后,李牧羊已经拖着千度的手后退了好几米,和站在最前面的林沧海拉开了距离。

    “我就是怕千度同学有危险,所以才带着她脱离战团----不要担心,等到你搞不定的时候,我会上前去帮你。”李牧羊安慰着说道。

    “谁说我搞不定了?”林沧海手持长剑,傲然屹立在这轮红月之下。白衣潇洒,飘逸若仙。那柔和的红光照耀挥洒在他的身上,只是给这俊美少年披上了一层神秘的光辉。

    他的身体绷紧,手里的长剑因为灌注了劲气而散发出紫色的火焰,少年豪气干云,朗声说道:“神挡杀神,魔挡诛魔。”

    李牧羊转身看向千度,说道:“我就喜欢这样的热血少年。”

    千度嗔怪的看了李牧羊一眼,说道:“就你狡猾。”

    “我不是狡猾,我是能力不够担心拖他的后腿-----”李牧羊出声说道。

    “楚浔都不是你的对手,还有什么人能够和你抗衡?若是你发挥全部的实力,或许沧海也打不过你-------”

    在两人小声谈论的时候,那数道黑影已经靠近。

    李牧羊他们已经能够看到他们的五官轮廓,那是一群身穿白衣的少年人。和他们一样,是星空学院的学生。

    只不过不是屠龙专业的,李牧羊他们并不认识。

    林沧海凝神静气,随时准备出手杀敌。

    心有升起一股强烈的悲哀,都说这里是荒芜之地,没有律法,不讲道德,每个进入的人都只能够凭借人性来约束自己。

    这才刚刚入境呢,同院兄弟就已经要互相残杀了吗?

    “快跑。”为首一个身穿白衣的年轻学子对着林沧海出声喊道。

    话音未落,他们就已经从林沧海李牧羊他们面前冲了过去。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停留。

    “不是针对我们的?”林沧海一脸的茫然。

    李牧羊看着他们来时的方向脸色大变,拖着千度的手就大步跑起来,大声喊道:“快跑。”

    林沧海也反应过来,提剑朝着李牧羊千度奔跑的方向追去。

    在他们的身后,大片的红色光影朝着这边狂奔而来。

    一头头犹如牛犊般大小的巨大红色怪兽紧追其后,张牙舞爪,腾越起伏。

    身上的红色毛发被猎风吹拂,看起来就像是一朵朵燃烧着的红云。

    那些怪兽数量极多,密密麻麻,形成红色浪潮,一眼望不到边际。

    “呼哧呼哧-----”

    那是身后怪兽们的喘息声音。

    那并不巨大的声音连成一片,就形成了沉甸甸的压迫感。

    李牧羊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人,刚刚开始是他拖着千度跑,跑着跑着就成了千度拖着李牧羊跑。林沧海一个人单枪匹马,又不知道用了什么飞行功法,身体如光如电,嗖嗖嗖的就冲到了最前边。

    最后反而是千度和李牧羊落在了后边。

    很快的,李牧羊他们三人就追上了跑在前面的白衣学子。

    大家来不及打声招呼,仍然一个个的埋头向前冲去。

    “啊------”

    正在这时,李牧羊突然间听到了身后传来一声惨呼。

    他转过身去,发现那些红色的怪兽已经将那几个跑得慢的白袍同学给围拢住了,数头怪兽合伙攻击一名星空学子,一名学生猝不及防之下被红兽偷袭,硬是从身上撕下了一块肉来。

    李牧羊正要开口说话,却发现跑在最前面的林沧海已经化身光点,返身前去救人去了。

    唰-----

    剑上的光芒大炽,一剑就斩断了一头正在撕咬的红兽头颅。

    可是,同伴的死亡没有让那大群的红兽害怕,反而激发了它们的骨子里的兽性,它们更加疯狂,也更加拼命的朝着林沧海所在的位置厮咬过去。

    千度奔跑的步伐也停了下来,她松开了李牧羊的手,说道:“沧海一个人应付不来,我要回去救他-----你要注意安全。”

    之前是李牧羊紧紧的抓着千度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千度主动抓着李牧羊的手。

    话未说完,她就已经从怀里摸出了一把碧色的短笛。

    那是李牧羊曾经见过的魔音笛,千度还用它和自己配合演奏了一曲失传百年的《凤求凰》。

    当然,也正是因为那次的遭遇,致使李牧羊吹出来的曲子带有异火,让千度和林沧海开始怀疑他的身份-----

    千度的身体在空中飞翔,白衣胜雪,犹如翱翔在天际的天女下凡。

    她将魔音笛放在嘴边轻轻的吹奏起来,发出犹如刀剑相击的冷洌肃杀声音。

    于是,让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那些流动的音符幻化成万千霜刀,无数的霜刀朝着那些疯狂的朝着林沧海等人扑过去的红兽斩去。

    咔嚓咔嚓咔嚓--------

    霜刀所过之处,头头巨大的红兽被斩断分解。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随着千度的吹奏,那飘荡出去的音符越来越多,化作的霜刀也越来越密集。

    无数的霜刀斩向那无数头红兽,一片片的兽尸倒下,更多的红色巨兽朝着林沧海他们涌了过来。

    千度便朝着林沧海他们的头顶上飘过去,更加近距离的吹奏出音符,那些霜刀也能够斩杀更多侵犯而来的红兽。

    “天音杀。”李牧羊的脑海里浮现这三个字。

    他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功夫,也不曾听说过这种音乐幻化成霜刀的杀人办法。

    但是,他却偏偏知道这种神奇的功法。而且有种非常熟悉的感觉。

    就好像以前曾经听过千百次一般。

    李牧羊有一种很强烈的冲动,他也想跟着这音乐去演奏,去吹奏出和千度同样的魔音曲子。

    可是,四处张望,却找不到一片可用来吹奏的树叶。

    于是,李牧羊的双手交#合捧在一起,放在嘴边轻轻的吹奏起来。

    呜---------

    声音沉重,如战斗的号角。

    那飘荡出来的音符幻化成一只巨大的战斧,朝着那绕过林沧海等人朝着他扑过来的怪兽横斩而去。

    咔嚓-------

    几头冲在最前面的巨大红兽拦腰被斩成两截,兽头仍然保持着前冲的姿态,兽尾却停留在原地,然后轰然倒在地上。

    这一斧子的威力实在太大,就连李牧羊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他都忘记了吹奏,瞪大眼睛看着那倒在脚下的红兽尸体,以及流敞到鞋底的腥臭血液,有种非常荒谬的感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李牧羊在心里询问自己。

    上一次同游断山之时,因为千度吹奏起《凤求凰》,致使他来了兴致,摘了一片跟着树叶应和起来。

    要知道,在那之前,李牧羊从来都没有吹奏过这样的曲子啊。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过,只是知道他是神州三大名曲之一。

    这一次更加奇妙,李牧羊看到千度吹奏出来的音符化作片片霜刀,也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就像是千度曾经无数次的在他面前展示过一般。

    可是李牧羊记得非常清楚,千度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展示过自己的实力。她从来没有跟谁动过手。

    在条件简陋没有道具的情况下,李牧羊用双手吹奏,那单调厚重的音符竟然也能够幻化成为巨斧,一斧子斩断了数头扑向他的巨大怪兽。

    “生而知之?”

    因为融合了龙王眼泪的缘故,李牧羊现在对自己能够会施展出那些奇怪的技巧一点儿也不觉得意外了。

    他觉得惊奇的是,他到底和千度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们能够同样的演奏出传自上古时期的神曲《凤求凰》,为什么他们能够同样的吹奏出音符化作战斗的刀兵?

    “难道说,我和千度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妹?”李牧羊在心里想道。

    战斧的威力太大,一斧子斩断了数头红兽。

    那些跟在后面的红色怪兽终于感觉到了害怕,它们一步步的向后退去,眼神凶狠的盯着李牧羊,长满尖利牙齿的嘴巴里流敞出大量的黄色液体。

    其它的兽群也感觉到了危险,它们发现这群猎物并不是那么好下嘴。

    “嗷---------”

    为首的一头巨兽嘶吼一声,它们朝着李牧羊所站的位置聚拢过来。

    没有靠近,却将包围圈无限放大,里三层外三层的将他们给包裹起来。

    林沧海搀扶着那个受伤的同学跑过来和李牧羊集合,千度人在高空之上飞翔,提防着兽群突然间发动攻击,护送着其它几名同学向李牧羊这边跑来。

    几人背靠着背,围成一个小小的圈圈,以这样的办法来对抗那来自四面八方的威胁。

    “李牧羊,刚才是怎么回事?”林沧海低声询问站在旁边的李牧羊。“你怎么也会天音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