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五十四章、两狗相争!
    ..,

    第两百五十四章、两狗相争!

    思贤殿。

    西风国王楚先达正在批改奏折,内侍李福在旁边端茶倒水的服侍着。

    楚先达停下批红的朱笔,有些无趣的出声问道:“李福,近来可有什么稀奇的事情啊?说一桩来解解乏。”

    李福知道陛下又开始累了,及时的送上温度刚刚好的参茶,笑着说道:“陛下,要说稀奇啊,还真是有一件趣事。听说礼部的周侍郎偷偷在外面养了个小妾,那个小妾又大不巧的有了身孕。这可把周侍郎给高兴坏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周侍郎盼儿子可是很有一些年头了。”

    “也不知道这事儿怎么就传到了周夫人的耳朵里面去了,周夫人带着娘家人冲到了那个小妾的宅子里一阵喊打喊杀,结果小妾流产了。周侍郎大发雷霆,吵着要休妻,周夫人不同意,满大街的吆喝着周侍郎是忘恩负义的陈世美,说他进京赶考的银两都是娘家人帮忙筹集的,现在富贵了就要休妻另攀高枝----现在大家都在看他们的热闹。”

    楚先达哈哈大笑,说道:“周平安也是个倒霉的家伙,好不容易要有子嗣了,却被一个泼妇给搅黄了,怕是心里很不好受吧----”

    “谁说不是呢?”李福也咧嘴跟着乐呵。

    “现在怎么着了?”

    “嘿,还能怎么着?僵着。一个要休妻,一个不同意,上窜下跳的,哪是那么容易解决的?”

    “真是个泼妇----”楚先达笑着说道。

    正在这时,有一个小太监出现在思贤殿门口。

    李福朝外面看了一眼,然后便匆匆走了过去。

    小太监躬身汇报了一阵子就离开了,李福小碎步走到楚先达身边,笑着说道:“陛下,你不是想听稀奇事吗?刚才倒是出现了一桩稀奇事。”

    “哦,说来听听?”楚先达捧着茶杯抿了一口,出声说道。

    “因为几个孩子的事情,崔家和陆家给对上了。”

    “嗯?”

    “陆家的小少爷和崔家的一群孩子发生了矛盾,陆家的**鞭出手教训了崔家的孩子,结果被崔家的心佛宁心海给碰着了,于是双方就交上了手,现在国公大人身边的古漠带着崔家家将找了过去,而巡城司这边也由李可风带着众多部曲赶了过去----现在双方正在僵持着呢。”

    楚先达冷笑连连,说道:“狗咬狗,一嘴毛。天子脚下,他们竟然敢如此的无法无天,还有没有把我这个天子放在眼里?”

    “陛下----”李福弯下腰去,说道:“是否发道谕旨过去呵斥一番?”

    “不用。”楚先达摆手说道。“让他们咬。两狗相争,必有一伤。让他们好好的撕咬,也省却了我的一番力气。”

    “是。”李福躬声答道。

    ------

    燕宅。

    “听说了吗?崔家和陆家对上了?两家各出精锐火拼-----”

    李家。

    “早就知道他们俩家要有一场激烈的战斗,没想到那么快就出来了,你觉得谁的赢面大一些?我们又将要何去何从?“

    宋家。

    “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不过,这又演得是哪一出啊?别着急,别声张,慢慢看着就是了。”

    -----

    整个天都,无数人的视线都投放在了这个叫做梧桐巷的小巷子上面,关注着因为几个孩子的斗殴而引发的一场闹剧。

    ------

    古漠犹豫不绝,难以做出下一步的决断。

    主人自然会想到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可是他仍然让自己带人过来,那就证明他有自己的深意和打算。

    可是,如果和巡城司正面冲突的话,肯定是要给主人带来很大的麻烦----这是他想要的吗?

    走了是示弱,留下来又无益。

    在这一刻,古漠有种自己的智商不够用的感觉。

    两个巡城司士兵跑过去把罗旭拖了起来,李可风看着罗旭,出声问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呕-----”

    话音刚落,罗旭就吐出大口的鲜血。

    李可风黑脸一沉,厉声喝道:“是谁伤你?”

    罗旭指了指高墙之上的古漠,说道:“是他伤了我。”

    李可风点了点头,说道:“放心。任何人在天都伤人,都要受到律法的严惩。”

    他大手一挥,沉声喝道:“来人,将疑犯全部都给我抓起来。”

    “是。”百名手持长矛的巡城司士兵举着长矛向前挺进。然后是那数百手持长刀的士兵,最后排的是那些弓箭手。他们站在原地不动,密集的箭矢将巷子里面的所有人全部笼罩。

    崔家的众多家将全都看向古漠,等待着他给出一个明确的信号-----是打是逃,总要做个决定啊。

    “好一个法不容情。”古漠冷笑不已,指着双手被抽得腐烂的崔少锋说道:“如果巡城司当真如此公平公正的话,那也顺便为这个受伤的少年人讨还一个公道吧?你为何不问问他的手是被何人所伤,又因何受伤?”

    不待李可风询问,崔少锋就已经指着**鞭罗旭说道:“我的手是被他抽伤的。是他以大欺小,故意伤人。这种行为实在是让人不耻。”

    “以大欺小?”李思念怒极,瞪着崔少锋说道:“崔少锋,你还有脸说出‘让人不耻’这样的话?你当时欺负陆天语的时候,可想过自己还有没有羞耻?你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却说别人以大欺小----你才是最大的耻辱吧?”

    事情的源头最终还是回到了陆天语被欺负李思念出手上面去了。

    李可风点了点头,说道:“事情原委我已经大概清楚了。既然你们各执一词,那就所有人都跟我去巡城司走一趟吧。巡城司必然会给每一个人受伤者一个公道。”

    古漠自然不愿意去巡城司,要知道,那可是陆家的地盘。谁知道去了会遭遇什么事情?

    他盯着李可风,出声说道:“李可风,你要把事情做得这么绝?”

    “欠债还钱,杀人偿命。法不容情。”李可风沉声说道。

    他抽出腰间的斩马#刀,紧紧的跟在刀阵之后。倘若崔家的那些家将抵抗的话,他将一马当先的向前冲锋。

    古漠手持重剑,从城墙之上跃了下来,庞大的身躯挡在巡城司长枪的正前方,和崔家的众多家将站在一起。

    “杀。”李可风出声吼道。

    “杀。”巡城司众多兵士同时出声吼道。

    (ps:感谢纯情小受男小朋友的万赏,这个名字真是对老柳的真实写照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