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五十二章、格杀勿论!
    ..,

    第两百五十二章、格杀勿论!

    骏马奔跑的同时,古漠伸手抓向背后的巨剑。

    呛!

    长剑出鞘,明亮的光辉照得人双眼难睁。

    “嗷------”

    骏马长嘶,然后高高的跳起。

    古漠骑坐在马背之上,手里的大剑重重地劈向近乎呆滞状态的李思念。

    嚓----

    长剑劈开空气,青色的锋芒炸裂开来,足有数尺之长。

    这一剑要是劈实了,清瘦娇弱的李思念怕是要被直接给切成两半不可。

    即使只是被青芒劈中,怕是也小命难保一命呜呼。

    铛-----

    半空中传来金铁交接的声音。

    **鞭罗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原地消失,手里的软鞭再次变成了坚硬无比的长枪。

    他以鞭为枪,以枪杆拦向从天而降的大剑。

    因为重剑太重,古漠这一剑之威实在太过强大。

    罗旭的身体被劈飞了出去,双脚咔嚓咔嚓的向后狂退,地上的青石砖面被他给踩出一个又一个的深坑。

    “找死。”古漠没想到自己这一剑竟然被人给挡了下来,嘴里呵斥一声,握剑的右手再次使力。

    大刀砍在长枪的枪杆之上,枪杆被斩得渐渐弯曲。

    咔嚓咔嚓-----

    罗旭双手举枪咬牙拼命的支撑,身体被按得直向石头地板下面陷落。

    瞬间功夫,他的大半个身体都已经被土淹没。

    古漠见自己强压不下,愤怒之极。

    将手里的巨剑抽了回来,高举空中,然后再次以更大的力度劈了下去。

    铛-----

    罗旭的整个身体都被压了下去,只有脑袋还露在地面之上。

    即使如此,他的双手仍然将长枪高高的举起,拼命的去抵挡古漠的长剑。

    **鞭走的是灵活多变的路子,但是,为了保护陆天语和李思念,罗旭只能够和古漠这个大块头以硬碰硬。

    他所修炼的《折柳心法》是阴柔绵长,古漠修炼的《烈火心法》却是霸道无匹,两者相撞,《折柳心法》自然是处于劣势的。

    “真是不自量力。”古漠冷笑不已,握剑的手还在不停的灌注力气与长剑之上。“**鞭罗旭,你当真想要将自己数十年苦修辛苦打下的威名毁于今日吗?”

    “食君之禄,分君之忧。小主人有危险,罗某不得不以死相护。”罗旭声音艰涩的说道。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嘴角就已经有鲜血溢出。

    “那我就再送你一程。”

    古漠正要再劈一剑,直接将罗旭给了结之时,一种感觉的感觉突然间袭来。

    古漠的身体腾空飞起,双脚脚尖在马背上面一点,然后身体便朝着远处飞去。

    嚓-----

    一支羽箭插进了马背之上,骏马的身体跳起又落下。

    “嗷------”

    骏马惨嚎出声,然后一头栽倒在地上。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远处的屋顶之上,一个身穿白衫背着箭匣的男人朝着这边张望过来。

    眼神冷洌,手里的虎头弓随时都有可能给予古漠致命一击。

    古漠站在高墙之上,看了看那白衣箭手,又看看李思念,声音嘶哑的说道:“上次欲杀李牧羊时被人给搅黄了,这一次,不管来者何人,都别想再从我手里把人救走-------今天,你非死不可。”

    听到李牧羊的名字时,李思念的眼眶瞬间湿润。

    她太想念自己的哥哥了,太想太想知道自己哥哥的消息了。

    可是,哥哥就像是在世间消失了一般。自从枫林渡口一别,就再也没有任何的音信。

    如果不是那莫名其妙的追杀,如果不是崔家的仇恨,如果不是他支言片语间哥哥的情况,他们甚至都要怀疑哥哥是不是不在了----不然的话,他为什么不写信?为什么不和家里的任何人联系?

    “他知不知道,所有人都很想念他?他知不知道,所有人都很担心他?”

    现在,这个陌生人一张嘴就提自己哥哥的名字,还说在星空脚下险些杀掉哥哥-----虽然这是对哥哥很不利的消息,可那也是哥哥的信息啊。

    李思念眼神凶恶的盯着古漠,说道:“我哥哥招你惹你了?你凭什么要杀他?”

    古漠满脸嘲讽的模样,说道:“你哥哥自然没有招惹我,但是却招惹了他不应该招惹的人。所以,就休要怪我剑下无情了。”

    古漠不喜欢李牧羊,连带着也不喜欢李牧羊的妹妹李思念。

    他奉命去追杀李牧羊,结果屡次失败。

    星空脚下的合围,却被星空学子解无忧给破坏了,还被对方给呵斥攻击,让他们滚蛋。

    回来之后更是让崔家上下大发雷霆,训斥他办事不力连一个毛头小子都解决不掉。

    这种耻辱深烙内心深处,一时半会儿是不可能消除的。

    现在看到李牧羊的妹妹,那种羞耻感再次涌了上来。有种强烈的报复**。

    听古漠说要报复李思念,陆天语急了,矮小的身体冲到李思念的前面,张开手臂护住李思念,说道:“谁敢动我陆家的人?”

    古漠站在高墙之上,看到的陆天语是一个矮小的人影。小小的人儿竟然有勇气挡在自己的前面,喊出‘谁敢动我陆家的人’这样威胁的话。

    “陆天语------”古漠冷笑不已,盯着陆天语出声说道:“你们陆家敢对崔家的人动手,崔家杀你两个人也是理所当然-----你的小命可比那个李思念要值钱的多。既然你有勇气挡在前面,那就让我替照人少爷报仇吧。”

    说话的时候,古漠就要从高墙之上跳下来,一剑斩下。

    陆天语仰脸看着上面的巨型大汉,小腿颤抖,额头大汗淋漓,身上的衣服都浸湿了。但是,他仍然咬牙关,死死的挡在李思念的前面,寸步不退。

    “巡城司的地盘,谁敢动手伤人?”一声暴喝传来。

    声音还没有落地,就见到大批身披鱼鳞甲头戴彩羽盔的巡城军朝着这边集结。

    他们沿着巷子口布防,一层又一层的将偏僻小巷以及里面的所有人都给围拢起来。

    张弓搭箭,枪阵林林。

    为首的将军坐在一匹棕红色大马之上,盯着城墙之上的古漠以及下面冷冷盯着他们的众多高手,大声喝道:“谁敢轻举妄动,格杀勿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