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四十章、孔离送礼!
    ..,

    第两百四十章、孔离送礼!

    陆行空握着手里那薄如蝉翼的纸张,凝神看着天上的游云久久的沉默不语。

    良久,才出声问道:“怎么联系?”

    老管家听到主人心有所动,笑着说道:“契机小姐不是也在星空学院吗?她和牧羊少爷是同学。要不,让契机小姐和他先联络联络感情?”

    陆行空将手里的书信折叠起来收进怀里,看着老管家说道:“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

    “什么奇怪?”

    “契机之前并没有去星空学院的打算,她一直想去的是西风大学----我还就这个问题询问过他。但是,当李牧羊要入星空学院的信息传出来后,她突然间就改变了主意。”陆行空一脸深思的模样,说道:“她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老管家跟着笑了起来,说道:“难道契机小姐知道当年的秘莘?这根本就不可能。我想,肯定是因为身边的朋友也都选择了星空学院,所以她才跟着过去了。楚浔小王爷不也去了星空学院吗?”

    陆行空看着老管家,说道:“你是怀疑契机是为了楚浔才去的星空学院?”

    “老爷,你一心忙于政务,不了解这些年轻人的心思。她们正处于这样的懵懂年纪,而且又每日在一起学习修行,产生深厚感情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福王名义上节制监察司,是许达的直管上司。许达在监察司里面处境艰难,虽然说掌控中枢核心,直接为帝王提供服务。但是帝王不信任他,甚至入职多日还从来都没有召见过他。上面敌对、同僚排斥,下面的办事者又狡猾敷衍不肯用命。许达将军若是想要掌控局面,有所作为,怕是一时半会儿难以做到。需要另想破局之策。”

    老管家出声安慰,说道:“老爷,你看看你,都是你担心不完的事情。既然你把许达将军放进了监察司,那就是龙潭虎穴他也得打起精神朝前冲。难了累了,就要打退堂鼓了?再说,许达将军是你一手带起来的,大小阵仗厮杀无数。在战场上面提刀和人正面厮杀,出刀见血,那个时候他都没有畏惧过。就这么一点儿小小的困难磨难,他就处理不来?”

    “战场险恶,朝局恶于战场百倍。”陆行空轻轻叹息,说道:“战场上面只需要悍不畏死的往前冲就行了,因为你根本就不用担心你的后背。后面都是你可以生死相依的兄弟。但是朝局之上得看着前面,防备后面,左边右边也得小心谨慎。稍不留神就会被人给吞得骨头渣子都不剩了。那些人是杀人不见血啊。”

    “不过你说的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相信许达将军一定能够冲破牢笼,为国为民献策献力。”

    “契机和福王家的小子交好,这会不会有什么影响?”老管家出声说道。“或许,这也是破局之极?”

    陆行空摇头,说道:“福王一直以闲散王爷自居,喝酒听戏、走狗斗鸡,现在却被君上给安排这样一个重职在身,怕是不好相与,也会有一些自己的想法----”

    “老爷的意思是?”老管家满脸诧异的看着陆行空,沉声问道。

    “福王是有福之人。”陆行空笑着说道:“能够被赐予‘福’字的人,又怎么会是简单之人?”

    老管家眼里的惊骇未散,躬身说道:“我会注意让人收集这一块的信息。”

    陆行空点了点头,说道:“有备无患。”

    “老爷,那和小少爷联系的事情?”

    “罢了。”陆行空摆了摆手,说道:“契机性子寡淡,而且又眼高于顶,骄傲难近。如果让契机主动去和那小子接近,怕是得不偿失,感情没拉拢好,倒是把关系给破坏了。”

    “且就顺其自然吧。那小子生为陆家之子,不管在哪里都是我陆家的血脉。崔家之事就是最好的明证,倘若不是他在赴学路上一刀斩了崔照人,怕是许达将军现在已经凶多吉少,我们陆家也要跟着遭遇大难-----上面那位和崔家联手布局,而且出手凶狠,行动果断。牵一发而动全身。实在是危险之至。”

    “他连陆家是谁都不知道,就已经救了我陆氏一族。难道说这不是冥冥之中的天意?如果我们现在主动和他联系,倒是招惹有心人的注意。对双方都不好,不联络也罢。”

    “是,老爷。”管家笑着答应,说道:“就怕老爷念得慌。”

    陆行空拍拍怀里的那封信件所在的位置,说道:“就当已经联络过了。”

    “我会让人把牧羊小少爷的近况一一报来。”

    陆行空倒是没有拒绝,说道:“李岩罗夫妻还好吧?”

    老管家一愣,瞬间明白了主人的心思,回答着说道:“有夫人照顾,自然是衣食无忧的。”

    “嗯,还有那个小姑娘----李思念,据说是一个聪明伶俐的孩子。陆天语没少在她面前吃瘪?”

    “天语少爷的性子您是知道的,看起来人畜无害,但是捅起刀子的时候干净利落的紧。前段时间一直想着要欺负那个姑娘,没想到那个姑娘是他的升级版,可是在她手里吃了不少亏-----据说天语少爷现在看到她都是躲着走。比害怕契机小姐更甚一些。”

    陆天行哈哈大笑,说道:“民间出人才。只有和生活真正的接触,在市井间摸爬滚打多年,才能够真正的做到随机应变四字----这个小姑娘很有意思,我倒是要见一见了。”

    老管家点了点头,说道:“是挺有意思的。这才没来几天,府里大大小小的人都喜欢她,不少人还专门跑过去找她聊天。谁见到她都要叫她一句思念小姐,可没有人会把她当作佣人的孩子-----”

    陆行空点了点头,说道:“如此甚好。就不要再让这姑娘受委屈了。”

    “是。老爷。”管家答应着说道。

    ------

    ------

    心苑,孔离居住的小院。

    因为夏侯浅白居住的地方叫做‘药庐’,所以孔离也不甘示弱,让人在门口定制了一块牌匾,亲自提笔写就:心苑两字。

    先不说谁是星空第一名师,或者星空第一美男子,至少在逼格上面不能弱于对方。不然的话,以后哪里还有脸出去见人?

    李牧羊站在心苑门口,发现院门敞开,院子里面香烟缭绕,有轻声吟唱的梵音响彻耳际,让人瞬间心思纯净,舒服之极。

    “这就是佛门经法的力量。”李牧羊在心里想道。“自古以来,佛道争锋。佛门道家涌现了无数的天才人物,也造就了无数的星空强者。可以说,佛门道家是修行世界两座不可攀越的高峰,是世间最强大的存在。就连那发展迅速的长白剑派以及扩张凶猛的各国剑馆,在他们面前也只是后进晚辈,不可相提并论。”

    “佛家双修是很辛苦,但是,只要自己能够坚持下去,不畏艰辛,掌握了他们的强大力量。以后-----谁他妈的还想来屠龙?谁他妈的还敢来杀死自己?”

    这样想着,李牧羊的神态就更加谦卑有礼了,他站在院子里面,轻声唤道:“孔师在吗?”

    “进来吧。”梵音停止,孔离的声音传了过来。

    李牧羊进去之时,孔离正坐在蒲团上面打坐喝茶。

    孔离放下茶杯,示意李牧羊坐在对面的蒲团之上,说道:“正是晚课时间,一日都不敢懈怠。”

    “非常之人才能够成就非凡之功业。孔师能够有今日之成就,不仅仅是依靠世间罕有的天赋,也和勤奋苦修是分不开的。”

    “这倒是句实话。”孔离点头称赞,说道:“世人皆将天赋体格放在第一位,但是这个世界上真正有天赋的人还少吗?又有多少人能够保持本心冲出重围的?有天赋固然可喜,但是能够数十年坚持如一日的去做一件事情,不松懈,不取巧,根基牢固,佛法精深。也照样可以照耀星空,成就那无上威名。”

    李牧羊躬身受教,沉声说道:“学生受教了。”

    孔离抬手示意李牧羊起身,说道:“那件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你有心想要佛道双修,我也确实有意收你为弟子。但是,这种事情讲究缘分,也讲究彼此心意相通。一点也勉强不得。”

    李牧羊再次叩拜,朗声说道:“李牧羊愿意拜在孔师门下,终身随侍左右,日日能够向师父请益。”

    孔离点了点头,说道:“那好,我就暂时收你为记名弟子,等到闲暇之时你随我去大禅寺,那个时候我们再正式定下师徒名份,行拜师大礼------我们佛门比较正统,不像某些人那么随随便便糊里糊涂就把人给收了。”

    “--------谢孔师。”李牧羊再次道谢。

    孔离点了点头,说道:“俗礼可免。我们还是谈点实际性的问题吧。”

    孔离眼神灼灼的盯着李牧羊,低声问道:“你想要什么入门礼?”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