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三十五章、没准备好!
    ..,

    第两百三十五章、没准备好!

    “顾师,第六境是什么?其它几境分别是什么?”

    “顾师,你处在第几境之中?是不是传说中的第十境?”

    “你们都别吵了,听顾师慢慢讲来----”

    ------

    顾荒芜身边太热闹,李牧羊的话根本就没有人听见。

    做为比赛方之一,他完全被所有人给忽略了。

    不过李牧羊也并不在意,和顾荒芜这样的大腕相比,自己还是一个未学新生。神州兆亿人,能够和顾荒芜这种级别的国手说上话的又能有几人?

    就是自己听说要来上他的课都心情激动,更何况是这群家伙了----自己可是万龙之王啊。

    “又来了!”李牧羊轻轻叹息。

    自大是种病,得治!

    气氛热闹,求学心切,顾荒芜也非常的高兴。

    他摆了摆手,说道:“诸生莫急。画者十境,是每一个画者都应该明白的道理。日后我自然会给你们一一讲述。不过,今天咱们先看比赛。看看两位画手的优秀画作,然后大家一起品评,判出高下。如何?”

    众人称是,顾荒芜说的话自然没有人会愚蠢的去反驳。

    楚宁在画卷之上做了细致的收尾工作,又在留白处写上《童子争春图》五个大字。

    楚宁用的是楷体,她的书法也颇见功底,看得出来是勤奋练习过。

    西风帝国流传着这样一句谚语:出身好的人比你还更加努力,你的竞争资本在哪里?

    楚宁出身西风王室,是贵不可言的公主。却在书法绘画上面如此勤奋努力,确实让人刮目相看。

    楚宁再次检查一番,把手里的毛笔搁在墨盒之上,满脸喜悦的说道:“顾师,各位同学,我的桃花图画好了。还请顾师和各位同学多提宝贵意见。楚宁定当牢记在心,以此来激励鞭策自己改进。”

    顾荒芜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说道:“各位同学,你们都看看吧。看看这《童子争春图》好不好,好在哪里。”

    一个身穿锦袍的年轻人上前认真端详一番,出声说道:“情真意切,童趣天成。楚宁给我们挖了一个坑,她画了大片大片的桃园,我们也误以为那桃花才是她所要呈现的桃花图-----不然,你们看童子手里的桃花模样,含苞待发,让人感受到春天蓬勃的生机。”

    “笔法老辣,看起来是下了苦功夫的。贵为西风公主,却能够沉下心来练字作画,让人钦佩不已-----”

    “铁线描深得顾师精髓,你们看童子身上的衣服,奔跑起来犹有折皱,感觉像是被风给吹起来一般-----”

    -----

    每一个上前观画的人都对楚宁的这幅《童子争春图》给予了高度的好评,赞扬之声不绝于耳。

    林沧海上前看了几眼,出声说道:“也不过如此嘛,有他们说得那么好吗?”

    “你说大声些。”千度说道。

    “为什么?”

    “你看周围的人会不会群而围攻。”千度抿着嘴角轻笑起来。

    “我说的是实话,看谁敢来围攻我。”林沧海相当的不服气,说道:“我承认,她用笔老辣,线条灵动。而且擅长以形写神,是典型的铁线描技法,是有一些功底-----但是,里面也有不少疏漏啊。不说和你相提并论,就是和我比也差的远了。”

    “公主的身份是可以增加光环的。”千度低声说道:“如果这幅画是出自它人之手,大家虽然觉得这幅画不错,却也不会将其捧到这样一个高度。可是,这幅画是公主画的。她不仅仅会画画,更重要的是她是公主,大家自然会觉得这个公主很厉害,很了不起。所画出来的作品的也自然而然的提高了一个等级。”

    “哼,我倒是觉得那些人是为了拍顾师的马屁。”林沧海对那些溜须拍马的人极度的鄙夷,说道:“这个楚宁实在太狡猾了,她特意选择了顾师先祖创造出来的铁线描画法,就连用的笔和墨也都是顾师喜欢的,这样的画拿出来,其它人能说不好吗?如果说不好的话,那不是打了顾师的脸吗?他们都说楚宁画的好,李牧羊不是要输定了?”

    千度朝着李牧羊所在的方向看过去,发现他正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嘴角也不由得浮现一抹笑意,说道:“看起来并不是这样呢。”

    学生们点评完了,便请顾荒芜也出来说两句。

    顾荒芜走到楚宁面前,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画作,说道:“优点都被你们说完了,我就不再说优点了。因为你们说的也正是我想要说的。现在,我只说这幅画的缺点。”

    顾荒芜饮了口酒后,伸出一根手指头指着童子,问道:“你们发现问题了吗?”

    众人看了过去,纷纷摇头。没发现什么问题啊,童子画的很可爱,活灵活现的。

    “你们看童子的眼睛。”顾荒芜说道。“童子被伙伴追赶时,眼神是喜悦的,但是应该带着一丝慌张。童子担心会被后面的小伙伴追赶上,害怕他们抢走自己手里的桃花----你要表现的是不是这个主题?”

    “是的。”楚宁点头说道。

    “你只画出童子的喜悦,却没画出他喜悦之中的慌张。那么童子的眼睛就没有那么灵活生动了,证明你没有仔细的去观察过那样的孩子。或者说你还不够的喜欢孩子。只有喜欢一样东西,喜欢一个人物,深入的了解它,仔细的观察它,才能够真正的将她的精气神给表现出来。先祖顾三绝为了画好浣纱女,连续数月蹲在河边观其浣纱动作,被女孩子当作流氓打骂,女孩子的家人却又觉得先祖家底殷实,说既然你喜欢我家女儿,就带上聘礼前来提亲吧------先祖说只为作画,再次被村人追赶打骂,称其为浪荡子。”

    众人皆笑。

    顾三绝的故事大家耳熟能详,顾三绝为画浣纱女而被人打骂的事情更是被传为佳话。现在听到顾三绝的后人顾荒芜亲口讲出来,众学子仍然觉得妙趣无穷。

    楚宁对着顾荒芜深深鞠躬,说道:“听顾师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这确实是我的失误,童子也只是我凭空想象画上去的。我以后定会仔细观察,然后才将其在画卷之上呈现出来。”

    顾荒芜点了点头,说道:“小小年纪,有如此成就,已然不俗。”

    有人打趣问道:“顾师,楚宁的这幅《童子争春图》可以入几境?”

    “第一境虚幻之境。”顾荒芜出声说道。“原本是想通过数名童子争春来表达出画外之境,但是因为童子双眼失神,所以表达的不够出众。暂不入境。”

    楚宁再次弯腰鞠躬,说道:“谢谢顾师。”

    能够入第一境也是不错的,而且是顾荒芜这样的人亲自点评其入第一境,这个含金量非常的高。有这句话,就足够让楚宁在西风扬名了。

    顾荒芜朝着李牧羊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说道:“我们再看看李牧羊同学的作品。”

    “顾师,怕是李牧羊还没有画好吧?要不再给他一些时间?”

    “楚宁都要作好的时候,我还看到他在凝神苦思。苦苦思索出来的主题,怕是已经失去了‘妙手偶得之’的天然神韵----”

    “这一场比赛,怕是楚宁已经赢了-----”

    ------

    “总是要看看才是。”林沧海气愤的说道:“你们还没看过李牧羊的作品,怎么就能够评断楚宁已经赢了呢?这样的比赛一点儿也不公平。”

    楚宁看了林沧海一眼,笑着说道:“顾师,我们还是去看看李牧羊的作品吧,或许他当真有什么出众的画技呢?”

    她一点儿也不认为李牧羊有什么出众的画技,而是想让李牧羊输个心服口服。要当着这所有师生的面把李牧羊的脸给抽肿,然后让其当众向自己道歉。

    “理应如此。”顾荒芜扫视众人,说道:“眼见为实。无论是做人还是作画,都要有这样的精神。切莫靠臆测行事。”

    众生点头称是,觉得顾荒芜说得太他妈有道理了。

    哦,没有‘他妈’。

    在顾荒芜的带领下,众人走到李牧羊的画案前面。

    林沧海为了表示对李牧羊的支持,走在了人群的最前面。

    当他看到画案上面的作品时,表情一愣,然后赶紧用自己的后背挡住画案,出声对着众人说道:“李牧羊还没有准备好,大家稍等片刻。”

    众人一脸茫然的看着林沧海,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李牧羊画的画是难以入目不敢见人吧?”有人出声说道。

    “就是。都这个时候了,还在说李牧羊没有准备好-----你当我们是白痴呢?”

    “不让我们看也行,那我们就判定楚宁赢了,李牧羊给楚宁当众道歉,并且给她做一天的奴仆-----”

    -----

    顾荒芜看向李牧羊,出声问道:“李牧羊,你到底准备好了没有?”

    李牧羊回头看看自己的画,又看看林沧海的表情,说道:“应该----准备好了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