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二十六章、果然如此!
    ..,

    第两百二十六章、果然如此!

    被陆契机拒绝,李牧羊很伤心。一龙一凤龙凤呈祥,听这名字就让人觉得大事必成。

    而且,李牧羊还有一些私心。假如他们俩人可以合作,让陆契机保持火凤燎原的化形状态,自己白衣飘飘潇洒不羁的站在她的后背上面,专门往大型城池人多的街道飞去,比那些乘坐豪华马车的纨刳子弟要威风耀眼多了。

    他们的座骑是一匹马,一只蜂鸟,自己的座骑是一头凤凰------

    “小娘子,我能请你去天上兜风吗?”

    泡妞起来应该无往不利吧?

    咳咳咳,当然这得征询陆契机的同意。她要是想装逼,李牧羊觉得自己也可以把无忧师兄的小白借给她----

    不过,确定自己的父母妹妹安全无忧,他的心里又非常的开心。

    只要他们没事,李牧羊才能够安心在这星空学院修行破境。不然的话,他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在他人生最灰暗无力的日子里,他看过很多奇侠英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都是父母双亡,满门被屠,男主角独自逃脱,一不小心掉进一个山洞或者河流,机缘巧合之下,在山洞里面发现一具尸体或者一本秘籍,那些功夫的名字也非常的唬人,至少是《九阳真经》或者《乾坤大挪移》之流。要是遭遇大难全家人都死绝了得到的却是一本《黑虎掏心》或者《牛二断头刀》,想必男主角心情抑郁的都想要自杀了吧-------

    李牧羊想说的是,即使男主角最后手刃仇人为家人报仇,可是,他又有什么意义?他最深爱的亲人都已经不在了啊。

    李牧羊是一个极度重视家庭的人,他宁愿自己一生碌碌无为,也不希望父母和妹妹出现任何的安全状况。

    不过有一个问题又让李牧羊为难,现在自己的家人都住在陆家,受到陆家的庇护照顾,假如陆契机想杀自己的时候,那么自己能不能反击杀掉她-----

    “这对我不公平。”李牧羊对陆契机说道。“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合作。”

    “永远都不可能。”陆契机冷声说道。

    李牧羊用手抚摸着自己有着淡淡绒毛的下巴,一段时间没有注意,他竟然已经开始发育长出胡子了。要知道,以前的他可是被人骂作‘发育不良’的废物啊。

    “我们先不谈这个。”李牧羊说道。“我们来谈谈我们的家人。你刚才说我的母亲以前是你母亲的侍女,我父亲是你母亲的车夫?”

    “正是如此。”陆契机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以前从来都没有听他们说过。”

    “那是你的问题。”

    “如果我们家当真在天都有这样一个强势的靠山,或者说我父母曾经在这样体面的人家里面工作过,他们没理由对这件事情守口如瓶-----甚至他们都没有说过自己去过天都的事情。所以,这中间必有隐情-----”

    “你真的什么事情都不知道?”陆契机眼神玩味的盯着李牧羊,出声问道。

    李牧羊摇头,说道:“我应该知道什么?”

    陆契机暗想,自己和那个家伙纠缠战斗万年,**肢解,变成灵体,最后招引九重天劫,双双毁灭同归于尽。

    自己保留的是凤凰之心,而且直接和新生儿融合,所以自己仍然拥有了前世的记忆。那头老龙的灵体毁灭,将毕生修为融合进一滴眼泪里面,也就是自己的魂魄里面。龙魄劲气太过霸道,不仅仅没能和初生的李牧羊融合,反而差点儿把他给烧死。

    最后那颗眼泪一直附在皮肤表层,却不能够和他彻底的合二为一。李牧羊虽然受那龙王眼泪的影响,大多数时候却是不利的影响。

    直到他的身体变得壮实一些,或者说那头老龙的神念催促,才开始逐渐的吸收龙王眼泪里面的精华。直到屠龙峡谷里面被降龙禁咒困制,那头老龙的神念才再次苏醒,然后强行让李牧羊和龙王的眼泪融合------

    显然,有很多东西还是缺失的。

    至少前世的太多记忆已经不在了。

    自己是占据了之前那个陆契机的躯体,将她当成了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本源。

    而李牧羊却是融合了龙王的眼泪,那头老头彻底的消失,李牧羊才是这个世界的主体。

    李牧羊成了新的龙王!

    “知道你应该知道的事情。”陆契机说道。她才没有给李牧羊解释什么的义务。不过,要是知道自己的出身来历,以他现在的性子一定会伤心欲绝吧?那个时候,怕是他对人族要更加失望了。

    “我有一个小小的猜测,也不知道对不对-----”李牧羊看着陆契机,说道:“会不会是----当年你们陆家曾经亏欠过家父家母?不然的话,为何他们离开天都之后从来不提陆家?也不提自己的主母?”

    陆契机颇为诧异的看了李牧羊一眼,心想,这家伙的思维还是很敏锐的嘛。这个猜测结果倒是和事实相差不大。只不过真相更加残酷复杂而已。

    “你何不自己回去问你的父母家人呢?”陆契机出声道。听到李牧羊冤枉起自己的母亲,陆契机心里还是不愉快的。虽然她保持住了神念,但是自己毕竟和公孙瑜有母女的名份。而且出于对自己的生母罗的愧疚,公孙瑜对待自己百般呵护照顾,完全视为已出。“如果母亲曾经愧对你的家人,为何又在你们遭遇危机之时千里迢迢赶到江南,亲自去把你们一家人给接到天都?”

    “你母亲亲自去接?”李牧羊大吃一惊。按照他了解的信息,天都陆家是一个很强势的家族,那么陆契机的母亲做为陆家主母应该也是一个很强势的人物。她亲自跑到江南去接自己曾经的一个侍女----这中间到底有着什么样的隐情?

    “当然。”陆契机说道。“以后你一问便知。”

    “那会不会是-----”李牧羊压底嗓子,小声问道:“当年你父亲是不是对我母亲动手动脚,我父母以死相争,连夜逃出-------很多大户人家的男主人都对自己的小丫鬟干过这样的事情-------”

    陆契机像是看白痴一般的看着李牧羊,觉得自己实在没必要再替他的父亲说什么好话了,点了点头,说道:“有可能吧--------”

    “果然如此。”李牧羊咬牙切齿,握紧了拳头。

    (ps:感谢壹度啊啊小朋友的万赏,感谢林花花大贱男,哦不,是大暧男小朋友的两万赏!)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