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一十八章、兴师问罪!
    ..,

    第两百一十八章、兴师问罪!

    秋意越来越浓,怒江越来越红。

    除了那鲜艳如血的怒江,断山之上的枫叶也开始褪去青颜换上红妆。站在断山最高的悬空寺塔楼上面,看着远处枫波荡漾,犹如一片红色的海洋。

    煞是美丽壮观!

    李牧羊喜欢枫叶的红,因为这种红让他感觉到一种梦幻的美,让他感叹随着时光流逝万物都会发生变化更何况是渺小的人类。更何况这种红让人心生阳光和温暖,而怒江的红只给他带来无尽的哀伤和愤怒的情绪。

    自从上次比武切磋之后,楚浔就再也没有去课堂上课。羊师说他请假休息。李牧羊清楚,自己那一拳之威相当的可怕,应该是需要卧床治疗一段时间的。

    陆契机每天都会去上课,不过从来不会和其它人有任何的交流。偶尔投向李牧羊的眼神带着了然于胸的了解,深浅未知的迷惑,更多的还是那犹豫不决的杀意。

    李牧羊感受的到,也清楚她此时此刻的心理。

    自己的存在让她感到为难了,而她又何偿不是如此?

    除了楚浔和陆契机之外,李牧羊和班级里面其它的同学都打成一片。自从自己一拳把楚浔给打飞之后,铁木心就觉得自己给他出了一口恶气似的,对李牧羊推崇至极,就像个跟屁虫一样的跟在身后。除了睡觉,大多数时间都是和李牧羊黏在一起。就连李牧羊怀疑和他有暧昧关系的蔡葩都丢到一边去了。

    林沧海和千度从一开始就对李牧羊表现出了善意,甚至李牧羊总是能够从千度的眼神里看到关怀或者喜悦的情绪在里面。这让李牧羊很是疑惑,难道那姑娘对自己一见钟情了?

    虽然自己很英俊,可对方看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动情的女人。这中间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李牧羊还得费心摸索。

    蔡葩仍然是对所有人都不亲热,也不疏远。每日独来独往,却是上课和修习最认真用功的一个。

    李牧羊最近也很忙,和楚浔一战,再一次让他认识到自己和真正高手之间的差距。

    不,不仅仅是高手,就是楚浔这样的低手——但愿楚浔并不知道他此时此刻的想法,在他没有悟出那惊龙拳法之前也是无能为力的。

    李牧羊的底子实在太弱太弱了,在武道之上,他也只不过是一个刚刚入门的二愣子。

    十几年的废物生涯,一朝异变拥有了超乎常人的能力。但是,那个时候的他并不知道这力量的来源,甚至都不清楚这力量能够做到什么事情。带着忐忑惶恐的心思来触摸和使用它们。

    如果不是遇到了夏侯浅白,怕是自己入门筑基进入空谷也还需要漫长的时间吧?

    时不待我,必须要追星赶月。

    仍然坚守以前的习惯,李牧羊每天起床都会先走上几个大小周天的《破体术》,然后一拳又一拳的轰出去。

    以前李牧羊最多只能够挥出两记破拳,第二记还相当的勉强。

    进入空谷期之后,李牧羊明显感觉到身体的状态要提升许多。再加上每日苦练,现在已经能够挥出三记破拳了。

    《破体术》之上,李牧羊的实力倒是提升了不少。

    除了跟着羊小虎必修每日的课程之外,李牧羊还要用一个时辰的时间研读《通玄真经》。《通玄真经》是道家三**典之一,内藏无数玄机道理,是让人开窍顿悟的至高绝学。

    夏侯浅白愿意以此经相赠,证明他确实在道门是一个很有身份地位的人——普通人哪里能够见到这种不外传的宝贝秘籍啊?

    这段时日的学习揣摩,再和自己脑海里面的一些记忆相对照,李牧羊受益良多,很多地方都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很多时候脑海里面灵光一闪,就像是有一道炫丽之极的流星从天际划过。

    当你合起手掌想要许愿时,却已经捉不住它的尾巴。

    李牧羊清楚,这是时机尚未成熟的原因。

    等到时机成熟,自是悟道破境之日。

    每到夜深人静之时,李牧羊才开始修习《布雨行云诀》。经过前两次的实验,他已经得到了一个宝贵的经验:只要他修行此门法诀时,他的身体就会出现异常,生鳞幻爪,变成半人半龙的怪物。这不以他的意志力为转移。

    白天练习容易被人撞见,所以李牧羊就把修习时间给放到晚上。

    李牧羊认真的想过,倒也可以不学有关龙族的技能,但是,做为龙族的传承者,做为一头高阶龙王的继承者,一点儿龙族相关的技能都不会使用,哪不是太有辱身份了吗?

    再说,如果不学龙族技能的话,那么他就等于是要放弃龙王的眼泪这个绝世神器,放弃那里面仿若天上繁星一样多的珍法秘籍。这样的损失实在是让人心痛。

    而且,他永远都没有弯道超车的机会。

    星空学院数年苦修,出去之门被崔家请来的星空强者给一剑杀了,那就是自己的未来命运吗?

    李牧羊绝不甘心。

    李牧羊和林沧海千度等人从星空图书馆出来,正准备一起去吃晚餐并且约好了由林沧海请客的时候,只见宽袍大袖头戴高冠的星空名师孔离怒气冲冲的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李牧羊远远作揖,恭敬说道:“见过孔师。”

    林沧海和千度也识得孔离,同时弯腰行礼,说道:“见过孔师。”

    孔离摆了摆手,根本就没有和林沧海千度说话的意思。

    他眼神犀利的盯着李牧羊,出声说道:“李牧羊,你竟敢羞辱本师?”

    “——”李牧羊的嘴巴张大成o型。天地良心,不管是羊小虎夏侯浅白,乃或是面前的孔离,三人可都是自己需要紧抱的大腿,李牧羊毕恭毕敬,尊重无比。怎么可能敢去羞辱于人?

    “孔师,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李牧羊一脸疑惑的问道。

    是不是别人得罪于孔师,却让孔师把所有的罪责全都推到了自己身上,所以这才怒气冲冲的来兴师问罪?手机用户请访问m.

    ,无弹窗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