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一十二章、质疑追问!
    ..,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两百一十二章、质疑追问!

    陆契机眼神深沉的看了李牧羊好一阵子,然后举步走到了楚浔的面前。

    楚浔脸色羞愧,说道:“让你失望了。”

    “我没有失望。”陆契机说道。

    楚浔心中微暧,有种感动落泪的感觉。

    这个时候,也只有陆契机还愿意站在自己这边。也只有陆契机还愿意相信自己,永远都不会对自己失望。

    “我说过,不要和李牧羊决斗。”陆契机说道。

    “------”

    楚浔剧烈的咳嗽起来,嘴角又有大量的殷红鲜血流敞而出。

    “何必如此?”陆契机轻轻叹息。

    “你为什么----一开始就不相信我?”

    “在决斗之前,我已经和你说过我的感受。”陆契机不愿意隐瞒自己的情绪。“我希望你取消这次比赛。但是你没有。”

    “为什么?你为什么那么了解他?你为什么那么相信他?你为什么相信他一定可以打败我?你到底知道他的多少事情?”楚浔有些歇斯底里,几乎是喊叫出来。

    “很多。”陆契机说道。

    “陆契机-----”

    “不要说话,好好养伤。”陆契机蹲下身体,手掌贴在楚浔的肩膀上面,将自己体内的真气输到楚浔的身体里面,帮他活血化淤,修复身体里面的五脏六腑。

    “------”楚浔眼神呆滞的看着近在咫尺的陆契机,看着那张清新明艳的面孔。他一直以为,只要自己坚持,只要自己永不放弃,就一定可以走进这个骄傲的女人心里。

    他为此付出了努力,但是得到的----却是相反的结果。

    他感觉的到,自己和陆契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羊小虎也走了过来,伸手探查了楚浔的脉博后,说道:“不碍事,修养几天就好了。”

    又出声安慰着说道:“胜败乃兵家常事。习武修行的哪有一直胜利不败的呢?一次小小的失利而已,楚浔同学不要放在心上。知耻而后勇,以后更加努力修习感悟,自然能够追赶上来----”

    “------”

    (本章未完,请翻页)

    楚浔眼神幽怨的看了羊小虎一眼,都不愿意接他的话茬了。你这是在安慰人吗?还不如什么话都不说呢。

    羊小虎一脸担忧的看着楚浔,说道:“起来试试,能够走路吗?”

    楚浔没动,刚才他自己已经查过,屁股上有一根胯骨摔断了,就算陆契机努力帮他修复,怕是一时半会儿也没办法起身。

    羊小虎明白了楚浔的身体状态,招了招手,说道:“来,大家伙过来搭把手,把楚浔同学送回号舍-----”

    铁木心和林沧海走了过来,一左一右的架着楚浔起身,把他往自己居住的小院送过去。

    羊小虎走到李牧羊身边,出声说道:“我一直记得,你是本期新生之中第一个攀登上断山山顶的。”

    李牧羊一脸谦逊,出声说道:“谢谢羊师的看重。我不很弱小,需要羊师多多指点提携。”

    “你过酒色财气四关的历程我全部都看在眼里。”羊小虎有种语不惊人誓不休的感觉。

    李牧羊瞪大眼睛看着羊小虎,心里有一万只草泥驴狂奔的感觉。

    “那什么酒色财气四关-------不是梦境吗?难道羊师还能够进入别人的梦境?”

    “那不是梦境,是幻境。”羊小虎耐心的解释着说道。“断山里面处处设有禁制,每一个新生抬脚跨入断山,就会触动那些禁制。幻境无边无崖,会根据每个人的出生来历身世背景以及内心的反应构造出一个又一个真实的世界-------”

    “你所经历的,在幻境里面真实的存在过。水月幻镜可以真实的呈现,这也是我们主要依靠的考核道具-----李牧羊,你在幻境里面的表现让我们膛目结舌震撼不已。”

    “羊师,我-------”李牧羊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如果正如羊师所言,幻境中发生的一切都被他们亲眼见证。那么,自己在色关中的执着与决绝,过气关时的勇敢与凶残,不都暴露无疑吗?

    最最重要的是,自己在诛杀那些沙盗时用了很多不属于自己能力范围之内的功夫,所以,他们会怎么看待那个时候的自己?或者说,他们会怎么看待现在的自己?

    “智慧、

    (本章未完,请翻页)

    武力、对爱情的无悔付出,对友情的珍惜看重,对那些沙盗的雷霆打击----我们都觉得你是一个百年难遇的奇才。所以,我们每个人都想将你占为已有------收在自己门下。”羊小虎一脸认真的看着李牧羊,说道:“可是,李牧羊,上山之后的你和我们在幻境中看到的你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人。”

    羊小虎眼神灼灼的盯着李牧羊,问道:“你到底在隐瞒些什么?”

    “羊师,我没有隐瞒什么,你年见的,皆是真实。”

    “知道我为什么同意你和楚浔的这场战斗吗?因为我知道你在沙漠中的表现,我知道你应该拥有什么样的实力-------我原本以为,楚浔应该不是你的对手。”

    “但是,楚浔的第一剑之时,你表现的完全就像是一个新手,就像是一个没有任何战斗经验的婴儿。你诛杀沙盗时的老辣,对老幼妇孺绝不留情的决绝丝毫不见------李牧羊,你到底在隐瞒什么?”

    “羊师------”李牧羊心乱如麻,脑袋里面有无数的念头在闪烁。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自己的秘密无人知晓。

    他是身体里面有一头龙啊,这样的事情怎么能够被那些整天妄想着想要屠龙的家伙们知道呢?

    他装疯卖傻,甚至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为的就是想要保护自己不被那些人给屠了。

    可是,他没想到在上山的时候自己就已经暴露了很多。他把那些沙盗全部杀掉,一为痛恨想要为友报仇,也不无保守秘密的想法。

    李牧羊感觉的到,羊师开始对他产生怀疑。怀疑他的来历,怀疑他另有所图。

    “刚才你使出了类似惊龙拳法的功夫,当然,真正的惊龙拳法我没有见过,只是从一些史书资料中略知一二。而且,陆契机也张口喊出惊龙拳法的名字-------”

    “--------”李牧羊气得牙氧氧。陆契机这个白痴。

    羊小虎的三角眼精光闪闪,看着李牧羊问道:“而且,上次上龙语课的时候,是你第一个听懂我的龙语发音-----李牧羊,你告诉我,为何你对龙族的事物格外的敏锐呢?”

    (本章完)

    ,更优质的体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