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二章、老谋深算!
    ..,

    第两百零二章、老谋深算!

    “此话何解?”楚先达冷笑出声,说道:“朕和国公大人看中的人,自然是错不了的。难道因为那个老家伙推荐了一个许达,我们就得改变主意把人给换掉?国公大人不要担心,该是谁的就是谁的。哪些人是可用之人,哪些人是能用之人,朕心里有数。”

    “陛下,国尉大人随手落的这步棋怕是不好解啊。”崔洗尘知道面前这位君王有意考核,也不好藏着掖着让他对自己起疑。“国尉大人推荐许达为陛下重建监察司,陛下可曾想过,此事如何决策?”

    “嗯?我正想和国公大人商议此事呢。国公大人以为如何?”楚先达一幅我很信任你的模样,笑呵呵的说道。

    “其一,允了国尉大人的建议,由许达为陛下重建监察司。但是,这样问题就来了。许达一直在外面领军打仗,可镇守边关成为一方猛将,却不一定能够做好监察司督察百官的细务工作。再说,监察司是陛下的监察司,是为陛下督察考核百官提供信息参考的极权机构。说是陛下的眼睛和耳朵都不过份。这样一个核心部门,陛下必须要使用自己能够绝对信任的心腹人员方可放心。如果领导者的心思偏了,或者说心思不在陛下这里,那么监察司就有可能成为打击异己的一个暴力机构。这对国家社稷有大危害,陛下不得不考虑防备。”

    “国公大人说的是。”楚先达点头说道。“自然是要找一个朕能够绝对信任的人。不然的话,监察司形同虚设。”

    “其二,拒绝国尉大人的建议,仍然坚持陛下原定的人选。这样,问题也同样来了。”

    “又有什么问题?”

    “陛下,你想想,许达是何许人也?以步卒之身,为国征战数百次,百战百胜,几无败绩。镇守碎龙渊十数年,边关稳固,军士信服。被国人称之为‘铁壁将军’。这是国尉大人刚才所说的原话,他说这些话是有深意的。以许达这样的战绩和功勋都难以接任监察司掌印一职,那么,陛下要找一个什么样的人物才能够比许达更加资深也更加优秀呢?”

    “这个老东西-----”楚先达气愤之极。没想到三言两语之间,那条老狗竟然就全自己设置了这样一个让人脑袋生痛的紧箍咒。

    “崔见一芥布衣,以前无官无职,而且离开天都数年,身上没有半点儿功绩。许达被否,那么崔见就更难以接任了。不然的话,陛下如何向国尉大人解释?又如何让百官民议信服?如果陛下坚持使用崔见的话,任人唯亲这顶帽子怕是要被扣上了。这对陛下清誉有损。我崔家世代受西风皇室厚待隆恩,岂能眼睁睁看着陛下落人口实被人笔论口伐?所以,崔见不能成为监察司掌印,陛下需要另择英才。”

    “国公大人一心为朕,朕心甚慰。”楚先达上前拉着崔洗尘的手,亲自把他送到锦凳上面坐下,说道:“父皇临终时将我托付给国公大人,就是看重国公大人的忠义智勇。现在能够真正一心为朕着想的臣子真是少之又少,朕心中时常自责,是不是朕寡待了诸臣工,所以才会人心向背,出现这样的情景?”

    “陛下宽厚仁慈,百官恭谨,万民爱戴。此时西风国泰民安,国力日上,哪里会有人心向背之景?”

    “国公大人这是安慰之语,不可当真。”楚先达哈哈大笑,看起来心情倒是好了许多,说道:“许达不行,崔见也不行,国公大人还有何建议?”

    “陛下可择一德高望重之人来主持监察司。”崔洗尘说道。

    “德高望重之人?”

    “以前也有过这样的先例。洪治年间,就是由君王选择一王爷来挂名掌管监察司,只不过那些王爷并不理事,大小事务还是交由下面的掌印和长史来负责。而汇报的对象也仍然是君王。后来康隆帝觉得程序繁琐,便改由监察司直接向其本人负责。”

    楚先达眼睛一亮,拍掌说道:“此许大妙。我找一王爷来掌控监察司,监察司不设掌印,只设三长史。三长史只要都是我们的人,那监察司就仍然由我一人掌控-----妙哉妙哉。”

    “陛下英明。”崔洗尘拱手称赞,并不以此计是自己所出而洋洋得意。

    “这样一来,陆行空那个老家伙也没有什么话好说了吧?王爷是皇室血统,贵不可言。岂是他小小一个许达将军可以相提并论的?”

    “陛下所言甚是。”崔洗尘沉声附和。“这样一来,百官也不会有什么异议,民心也自然是支持和赞成的。王爷是陛下家人,陛下使用自己的家人来为耳目,这不是应有之事?谁有资格反对?”

    “国公大人觉得哪位亲王可以为朕分担此事?”楚先达一脸笑意的问道。

    崔洗尘满脸惶恐,赶紧避嫌的说道:“这是陛下的家事,外臣不敢置言。”

    楚先达指了指崔洗尘,说道:“国公大人这小心谨慎的性子哟,是应该要该一该了。是朕当面问你,你直接回答不就得了。难道我还会怀疑国公大人对朕有二心不成?”

    “陛下英明。”崔洗尘笑笑,并不接话。

    “国公大人觉得福王如何?”

    “福王自然是极好的。”

    “那康王呢?”

    “康王也是极好的。”

    “是福王好还是康王好?”

    “福王和康王都是贤德王爷,陛下觉得谁合适,那就是谁合适。”

    楚先达也不再逼迫这头老狐狸了,知道从他嘴里是没办法套到什么直话的。当然,如果他当真大力推荐哪个王爷,自己心里怕是会立即把那个王爷给打入冷宫。重臣结交皇室贵戚,这是想要造反不成?

    “那就由福王来替朕挂名执掌监察司吧。监察司不设掌印,只设三大长史和十二少史。”楚先达看向崔洗尘,说道:“崔见担任监察长史一职,不算是辱没他吧?”

    崔洗尘赶紧起身道谢,说道:“雷霆雨露皆是皇恩。陛下对他委以重任,崔见必定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行了行了。”楚先达摆手说道:“谁让他肝脑涂地了?谁让他去万死了?给朕用心办事,好好活着,朕不会亏待崔见,不会亏待你们崔家。”

    “陛下仁慈。”崔洗尘笑着说道。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吧。”楚先达感叹着说道:“陆家那老头着实不简单啊。随手落了一枚棋子,就把你我二人给逼迫到如此地步。”

    “国尉大人智慧似海,是我西风之福。”崔洗尘说道。

    “嘿嘿,但愿你心里是当真这么想的。”楚先达笑着说道。

    “陛下,监察司的事情解决了,许达将军又当如何安排?”

    “许达------”楚先达沉吟片刻,说道:“国公大人有何高见?”

    “陛下,因为一些私怨,这件事情臣不愿意涉入其中。但是,许达必须要安排,而且要尽快安排。不然的话,恐怕又多生无数事端出来。”

    “是啊。国公大人的心情朕能了解。”楚先达点了点头,颇为疲惫的说道:“你可以不涉入其中,朕却不得不给他们一个答复。用那个老家伙的话来说就是,许达这一次是受了委屈的。劳苦功高的将士,受了这样大的委屈侮辱,朕自然是要妥善安排,给予补偿。这样才不会让边关将士寒心。”

    “可是,朕心中的委屈谁来补偿啊?”

    年轻的帝王脸色阴沉,声音恶毒。

    崔洗尘低眉顺眼,面若止水。

    -------

    -------

    茶气肆意,满室芬芳。

    书房之内,几个男人席地而坐。

    “将军,何必为了我的事情再去烦扰陛下,那位原本就对----就对我们不太友善。将军这样步步紧逼,怕是他心中更添恶感。”一身灰色便装的黑脸汉子一脸诚挚的看向主位上的老人,沉声说道。他还是步卒的时候,被陆行空给提拔起来。然后经历大小阵仗无数,成为震慑一方的铁壁将军。

    他所拥有的一切都是面前这位老人给的,如果不是他的话,没钱送礼又无权势背景可依仗的人,怎么可能平步青云成为将军?那是他当年想都不曾敢想的事情啊。

    “我不去逼迫,那位就对我们有好感了?”陆行空端起茶杯小抿一口,一幅云淡风轻的模样。“我每日去见他,虽然让他心生恶感,但是至少知道我们不是好欺负和敷衍的。如果我们什么话都不说,什么事都不做。以那位的性子,必然觉得我们软弱好欺,到时候他一步步的试探,再一步步的夺权,到时候我们想要说些什么话做些什么事都是有心无力了。”

    “可是将军-----”

    “我知道。”陆行空摆手,说道:“世人皆言我陆行空过刚易折。可是,如果我不强硬一些的话,你们的骨头就要被打断,脊梁也要被压弯下去了----没有骨头和脊梁的将军,可不是百姓的福气啊。”

    (ps:昨天身体不舒服,就停下来整理了一下思路,把后面的情节理顺了。这样写起来才有那种畅快感,不然就失去了写书的本意。

    感谢随小小小朋友的万赏,一直有个问题想问,哪里小了?感谢星夜邪黄金萌的万赏,小星星好久不见。

    感谢饲养家小朋友的万赏,好多妹纸喊着说求土豪包养----我也想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