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一章、步步为营!
    ..,

    第两百零一章、步步为营!

    养心殿。

    西风帝国至高无上的君王楚先达正在会见臣子,崔家家主崔洗尘恭敬的站在楚先达的面前,这位三朝元老给予了年轻的皇帝最高的尊重。

    “国公大人,你老坐下说话吧。咱们名为君臣,实若父子。皇父驾崩之时,拉着我的手说让我视你为假父,言听计从,莫敢忤逆。这些年来先达有所成就,也多亏了国公大人的鼎立支持。不然的话,奸臣当道,大权旁落,国将不国。我这皇帝做的也不开心。”楚先达指了指面前的锦凳,示意崔洗尘坐下说话。

    “君君臣臣,父父子父。礼不可废。”崔洗尘躬着腰背,神情固执的说道。“蒙先皇恩宠,所以才能够有今时今日的荣华富贵。洗尘一直感念在心。能够为皇室效力,这是我崔家举族上下的无上荣幸。至于假父之说,陛下千万不可再提----那是折杀洗尘,恐难久寿。”

    “哈哈哈,你这个老家伙,还担心自己命不够长呢。”楚先达哈哈大笑,对崔洗尘这个老臣子的表现更加满意了。“原本也不应当在这个时候打扰国公大人,一来,想要请国公大人来见上一面,请国公大人宽宽心。照人的事情我都记在心里,我可以在此保证,绝对会让照人冤屈得雪。让那些无法无天者付出惨重代价。”

    说这句话的时候,楚先达已经有些怒不可竭起来。不管崔家的态度如何,自己的颜面被扫这件事情就是让人无法接受的。

    “谢陛下。”崔洗尘感激涕零,就要跪下磕头。

    崔先达抢先一步,搀扶着崔洗尘的胳膊,说道:“国公大人,不用行此大礼。照人是为朕办事的时候遇害的,这件事情朕也深感痛心。那个李牧羊不仅仅杀了崔家的好儿郎,也杀了朕的好臣子。无论如何,都要让他血债血偿。”

    “有陛下这句话,照人死得不冤。”崔洗尘老泪纵横。

    “只是,因为陆家那个老家伙一直在朕面前哭哭啼啼的,而且照人做事不够利落,也着实有些把柄被人给抓住,所以----国公大人还请暂且忍耐一些时日。”

    “老臣明白。江山社稷为重,陛下万万不可为了照人复仇而伤了国体。”崔洗尘沉声劝慰。

    “国公大人才是朕的知心人啊。”楚先达感叹不已。“还有一件事情需要和国公大人商量。照人离开之后,朕感觉耳目失聪,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所以,朕寻思了一番,觉得是时候重建监察司了。之前的监察司是由照人在负责,朕是信得过的。所以,朕想着,这次看看国公大人能不能再给朕推荐一个好人选,能够替朕忠心办事的好臣子。”

    “补偿来了。”崔洗尘在心里想道。

    面上不动声色,很是认真的思考了一番,说道:“崔见能担此重任。”

    “崔见?”楚先达想了想,说道:“被称为崔家七子之首的崔见?”

    “陛下,他不是崔家的七子之首,而是西风帝国的七子之首。他是我崔家的儿郎,但更是帝国的儿郎,是陛下的子民。在帝国有需要的时候,他们随时都要站出来抛头颅洒热血,为国家守土,为陛下分忧。”

    “好好好。”楚先达大喜,笑着说道:“好一个为国家守土,为陛下为忧。要是人人有这样的觉悟,何尝我西风不兴?崔见之名我是耳熟能详,曾经连续三年获得帝国的武比状元,是天都一等一的英雄少年。后来听说出去修行游历,数年没有他的消息。现在应该大有长进吧?”

    “是否有长进,还需要陛下亲自考核。老臣不敢妄加称赞,怕陛下难以入眼。”崔洗尘一脸认真的说道

    “哈哈哈,你这老家伙就是太过谨慎了。”楚先达哈哈大笑起来,说道:“你让崔见过来见我,要是合朕心意的话,朕就把监察司交付到他的手里,像是照人一般的信赖重用-----”

    “谢陛下。”崔洗尘躬身致敬。

    君臣谈兴正浓时,内侍李福过来禀告,说道:“陛下,国尉大人来了,说是有急事面圣。”

    “陆行空那个老------”楚先达听到这个名字就无名火起。他的人被杀了,事情搅黄了,这个老头子还每天跑来哭哭啼啼的说要给他一个公道。让朕给他一个公道,谁给朕一个公道?“他来干什么?”

    “没说。”

    “不见。”

    “是。陛下。”李福转身要走。

    “等等。”楚先达想了想,说道:“算了,让他进来吧。”

    “是。陛下。”李福答应着说道。

    楚先达看向崔洗尘,说道:“国尉大人,你老先在后殿歇息,吃些茶点。我看看那个老家伙有什么事情要来见朕。”

    “是,陛下。”崔洗尘朝着殿下看了一眼,在内侍的带领下朝着后殿走去。

    陆行空跟着李福进殿,等到跪下行完叩拜大礼之后,楚先达坐在高椅之上问道:“国尉大人,今天来见朕所为何事啊?”

    以陆行空的年龄身份,原本是不用行此大礼的。而且,行礼之后也是应该赐座的。

    但是因为楚先达对陆行空不满,所以故意忘记了这岔。任由他跪着在自己面前答话。

    “臣有一柬,还请陛下采纳。”

    “嗯?有何建议?”

    “臣想请陛下重建监察司。”陆行空表情凝重的说道。

    “------”

    楚先达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身边有奸细,刚刚要做的事情就被人给卖给了这个老匹夫。

    但是,这速度也太快了一些吧?

    而且,打听到自己想要重建监察司的事情,陆行空这个老家伙不是应该极力反对才是吗?上一次也是他百般阻拦,但是自己仍然把监察司交到了崔照人的手里。这一次他怎么反其道而行了?

    难道说,他感觉到自己的危机,想要用这件事情来缓和和朕的关系?

    还是有其它自己难以看明白的企图?

    “监察司是帝王耳目,有监察百官,护国守土之职责。监察司遭遇劫难,数十名帝国铁血军人命殒大江,实在是令人痛心惋惜的事情。但是,国不可一日无君,君不可一日无监察司。还请陛下收起悲伤,早做决断,重新建立打造一个更加坚固也更加效率的监察司,为陛下排忧解难,辨别忠奸。”陆行空没有在意楚先达的态度,而是跪在那里接着陈述利弊。

    “国尉大人的建议很好,只是----我还需再考虑考虑。”楚先达发现自己和这个老家伙说话时需要谨慎斟酌,不然一不小心就中了他的圈套。想到自己贵为帝王却这般可怜,对这个老家伙更是痛恨不已。重建监察司原本就是他存在于内心已久的想法,这件事情务必是要做成的。可是被这老家伙一搅和,他开始有些不太确定了----是不是里面存在着什么自己没有考虑到的漏洞和危机?

    楚先达心思复杂,却还要凝神敷衍面前这个老家伙,说道:“重建监察司是国之大事,我还需要和各位臣工商量一番,再做决断。”

    “陛下广开言路,是国民之福气。”陆行空笑着说道。“如果陛下重建督察司的话,老臣有一得力人选推荐。铁壁将军许达,以步卒之身,为国征战数百次,百战百胜,几无败绩。镇守碎龙渊十数年,边关稳固,军士信服。被国人称之为‘铁壁将军’。”

    “上次因为受崔照人所构陷,致使许达将军被拘捕至天都,直到现在还赋闲在家,难以返回碎龙渊----所以老臣建议,不若陛下让他为你重建监察司,一为弥补许达将军所承受的屈辱,另外,也是陛下向边疆军士证明,你是信任边军的,你愿意还以许达将军清白,并且愿意将其留在身边重用。我想,许达将军若是得此重任,必然会感激涕零,为陛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

    楚先达很想骂娘。

    老子刚刚才选好监察司掌印史的人选,你这条老狗就想把自己的亲信安插进来。

    如果当真让许达做了那监察司掌印,他确实会感激涕零,鞠躬尽瘁,但是感激和尽瘁的对象是你陆行空而不是我楚先达。

    你以为我是白痴不成?

    “国尉大人------”楚先达强行压制心中戾气,哈哈大笑起来,说道:“你能够时刻为朕着想,急朕之所急,实在让朕欣慰不已。只是这件事情是国之重事,我还需要和大家伙一起商量商量,然后再好好斟酌一番------给朕一些时间,如何?”

    “老臣恭候陛下圣裁。”陆行空一脸恭敬的说道。

    等到陆行空行礼拜别,楚先达再次让人把崔洗尘给请了出来。

    崔洗尘听说了陆行空到来的目的之后,叹息着说道:“国尉大人下得一手好棋啊。步步为营,神鬼难测。崔见怕是难以为陛下分忧执掌监察司了。”

    (ps:关注老柳的微信公众号有惊喜:liuxiahui28。)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