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少年无忧!
    ..,

    第一百九十八章、少年无忧!

    李思念懒得和燕相马废话,双手抱胸,直接了当的说道:“说吧,你想做什么?”

    “我没想做什么啊。今天阳光明媚,春风万里。我就是出来看看山水找找灵感写写诗词,没想到一不小心就遇到了你------现在是准备要回去了吧?”

    “你不会又要说自己恰好顺路吧?”李思念一脸冷笑的说道。已经被他顺路好几十回了,学校里面的学生都以为燕相马是她的白马王子理想情人了。

    “本来就顺路啊。”燕相马一幅理所当然的模样,说道:“陆府在玄武大街,我们燕府也在玄武大街。只不过一个是在街东头,一个是在街西头而已。你回去,我也回去,这不是顺路是什么?总不能因为你要回去,玄武大街那条道就不让别人走了吧?忒霸道了不是?”

    “好。你要回府是吧?”李思念指着那条泥路,说道:“你走。你在前面走。”

    “嘿,你这小女人也管得太多了些吧?你连我回不回去我什么时候回去这样的事情都要管?莫非----你对我有意思?”燕相马把自己的俊脸给凑了过来,嘻皮笑脸的说道。

    “你走不走?你要是不走,那我就走了。你不要在后面跟着。”

    “李思念,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这样的无礼要求,你以为我燕大少爷会答应吗?”燕相马‘啪’的一声打开折扇,厚颜无耻的说道。

    “-------”

    “思念姐----”小环轻轻的摇晃着李思念的胳膊,说道:“燕公子也是一番好意,他要是想跟着,那就让他跟着好了。又不碍我们什么事儿,你说是不是?”

    “是啊思念,咱们今天走这后门,万一要是遇到个歹人什么的多不好----咱们还是让燕公子送一送吧?”

    “燕公子,原来你也是住玄武大街啊,听说那里住的非富即贵呢,一看燕公子就是富贵人家出来的大少爷-------”

    ------

    李思念来到天都进入御景中学后,燕相马便形影不离的跟在了屁股后面。

    每当李思念走出校门准备回家时,都会发现燕相马等待的影子。有时候她故意留到最后,想要让燕相马误会以为自己早就离开了。可惜燕相马从来都没有上当过,她留到多晚,他就等候到多晚。

    李思念也试着从其它的地方逃脱,譬如走学校的后门------结果也很不理想。

    这家伙简直就是个幽灵,无论你逃到哪里,他都能神不知鬼不觉的从你的背后从你的头顶或者其它的什么地方跳出来。

    而且,随着接触时间增加,燕相马没能降服李思念这匹小野马,倒是把李思念身边的这群小花痴全都给征服了。

    用她们的话说就是: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贱得如何清新脱俗让人恨不得扑上去狠狠的在他的俊脸上咬上一口的男人。

    要想搞定女神,就先搞定女神身边的丫鬟。

    不要问为什么每个女神身边都会有一个小丫鬟这种愚蠢的问题。

    显然,燕相马已经成功的迈出去第一步。

    “谢谢。谢谢各位漂亮妹妹----”燕相马对着几个女孩子拱手道谢,风度翩翩的模样,说道:“明天中午望春楼,我请大家吃烧鹅。”

    “谢谢燕公子。”

    “哇,燕公子又要破费了呢。”

    “燕公子不仅仅长得帅还豪迈大方----”

    -----

    李思念懒得听他们互相吹捧,索性第一个走在前面。她要赶紧回家,不能让父母在家等得急了。

    燕相马对着几个女孩子拱了拱手,使了一个眼色,然后大步朝着前面的李思念追了过去。

    李思念不想让燕相马追上,她开始加快步伐。

    燕相马不慌不忙,走起来云淡风轻,却又不紧不慢的一直跟在李思念的身边。

    两人比拼了一阵子脚力,回头张望时,那几个女孩子已经消失不见了身影。

    “呀,小环----”李思念急了,想要转身去寻人。

    “不用去找了。”燕相马笑着说道。“她们是不会跟上来的。”

    “燕相马-----”

    “小生在此。”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天啊,我表现的还不够明显吗?难道你还看不出来?”燕相马一脸惊讶的说道。“这样的事情我也没有太多的经验。是不是我太腼腆含蓄了?要不,我当面和你讲出来----”

    “不要讲。”李思念伸手拦截,说道:“你不要讲,讲我也不会听,听了也不会答应。”

    “我就是想找个地方撒泡尿,这样都不行?”

    “-------”

    “算了。你不答应那我就不撒了。我忍着。”燕相马沉声说道。“一个男人憋尿的能力好不好就在于他的肾能力好不好,正好你今天给我做个见证。”

    “燕相马-----”

    燕相马笑笑,说道:“思念,你怎么住到了陆府?你们家和陆家是什么关系啊?”

    “我和陆家是什么关系又和你有什么关系?”

    “好奇问问。”燕相马#眼里闪过一抹愁容,笑着问道:“最近李牧羊和你有过联系吗?”

    李思念一脸警惕的盯着燕相马,说道:“燕相马,你是跑我这儿来打探军情了吧?”

    李思念来到天都也有一段时间了,也听说过一些哥哥杀了崔家的一个很重要的人物这样的传闻,当然,她本人是不愿意相信的。

    哥哥那么好的人,怎么会杀人呢?

    再说,就算哥哥真的杀人,那也一定杀的是个坏蛋。

    因为这件事情,自己来到天都之后还从来没有和崔小心见过面。

    江南旧友,在那样的血海深仇之前实在太脆弱不堪。

    燕家和崔家关系密切,燕相马和那个死者好象是表兄弟的关系。他每日跑到自己面前晃悠,会不会就是存了其它的心思?

    天都的关系实在复杂,李思念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对这座巨大的城市有一种陌生和恐惧感。

    于她而言,这座西风帝国最热闹的城市就是一座空城。因为没有什么人是她所真正能够交心的。

    她虽然只是一名学生,却已经感受到了那种风雨欲来的压迫感。

    好在,暂时还有陆家站在前面替他们挡风避雨。要是陆家不再帮助他们,怕是他们那个小小的四口之家会被那些文明的怪兽给瞬间撕得粉碎。

    燕相马怒了,用扇子指着李思念说道:“李思念,你把我燕相马当成什么人了?我要是想要找你打探消息,就直接把人给抓了。我可告诉你,我是江南城有名的纨刳大少,什么事情我都能够做的出来。”

    噗嗤----

    李思念娇笑出声。

    “笑什么笑?严肃点儿,我正在生气呢。”

    李思念上前拍拍燕相马的胳膊,说道:“好了。算我说错话了。我向你道歉。”

    燕相马便不再生气了,‘啪’的一声打开扇子,轻轻的摇晃着说道:“你这就相信我了?不再怀疑我是个奸细?”

    “你不是那种人。”李思念笑着说道。年轻的女孩子巧笑嫣然,明媚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让她有一种神圣而柔美的光泽。“我感觉的出来,你不会做那样的事情。”

    “你的感觉真准。”燕相马赞叹着说道。

    李思念嘴角含笑,说道:“这里是天都,是我触手难及的地方。我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只能住在别人的家里,没有任何自保的能力。如果你想在我这里得到什么,只要略施手段,我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哪里用得着每天在学校门口守着,又是上墙又是爬树的,费这么大的功夫瞎折腾?”

    燕相马一脸的辛酸模样,说道:“你真是我的知心人啊,我这受的苦那是山高海量难以诉说-----”

    “哥哥没有和我联系。”李思念打断燕相马的诉苦,出声说道。“好久好久了,他都没有给我们写过信,也没有让人传过音,甚至他都不知道我们到了天都吧----也不知道哥哥他现在过得怎么样了,我真是想他啊。”

    看着女孩子脸上毫不掩饰的浓烈思念表情,燕相马心头微酸,笑着说道:“你哥哥当然不会有事啊。你知不知道,星空学院是整个神州最神秘也最厉害的学校,当年我也是想要进去的,不过后来我嫌弃路太远,学校位置太偏,所以就懒得过去-----”

    “你是没考上吧?”李思念一脸鄙夷的说道。

    “又被你猜中了。你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啊。”

    “你才是蛔虫呢。”

    “好吧,那我就做你肚子里的蛔虫。”

    “燕相马,你这个恶心的家伙-------”

    “那话可不是我说的,是你先说的好不好?”

    -----------

    两人一路打闹,燕相马把李思念安全护送到陆府的后门门口。

    燕相马笑笑,说道:“我不方便进去,咱们就在这里分别吧。看看明天还有没有缘分再次偶遇。”

    李思念眯着眼睛笑了起来,说道:“一定不会。”

    “我不信。”燕相马坚定的说道。

    她对着燕相马挥了挥手,说道:“我进去了。再见。”

    燕相马笑着招手,嘴里哼唱着轻快的小曲,转身朝着玄武大街西头的燕府走去。那里是他的家族府邸所在的位置。

    “燕相马。”一辆马车在他的身边停了下来,一个威严赫赫的男人声音传了过来,喝道:“上车。”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