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阴魂不散!
    ..,

    第一百九十七章、阴魂不散!

    “李牧羊-----”羊小虎一次又一次的拍打着门板,生气的说道:“我知道你在里面,我有重要的事情找你。你再不开门的话,我就自己进去了。”

    等了一阵子,里面仍然没有任何反应。

    羊小虎想了想,抬起手腕衣袖轻轻一甩,里面的门插就自动的朝着两边退开。

    能够进入星空学院的学生大多数实力都不弱,但是居住的小院却都是普通的石木结构建成。如果不是居住者自己在院子里面设置什么禁制避免别人强闯进来或者功法外泄的话,这样的院子和小门根本就拦截不住这学院里面的任何人。更不用说像是羊小虎这样的星空导师了。相府门前三品官,星空学院的杂役都能够舞刀弄棍懂得一点点小小的修行之法。

    李牧羊为了证明自已‘心底无私’,根本就没有在小院里面设置任何禁制。

    当然,他也不会。

    却没想到,自己的巢穴这么容易就被人给攻破了。

    “我进来了。我真的进来了。”羊小虎这么喊着的时候,已经推开了眼前的木制门板。“是你自己邀请我进来的,可不要说我侵犯了学生**----”

    为了表示自己的光明正大,羊小虎并没有关门,而是大大咧咧的朝着这院子里面走去。

    他走到院子,里面空无一人。只有那飘荡在空中的几片树叶和一尘不染仿若刚刚打扫过的青金石地面在欢迎他。

    “李牧羊还挺爱整洁嘛,他住的院子比其它男生住的院子要干净多了----”

    羊小虎径直朝着里屋走去,客厅无人,却有一杯还在冒着热气的热水放在几案上面。

    羊小虎试试杯子的温度,说道:“刚刚还在家里----”

    卧室门开着,他走进去之后,发现卧室里面有一个巨大的木制水桶。这是星空学院为每一位学生提前准备好用来沐浴的。当然,学生也可自行去外面的池子里面解决。

    木桶壁侧破开一个新鲜的残角,有小片的木屑掉在地里,桶里面的水咕嘟咕嘟的冒着泡泡。

    “李牧羊-----”羊小虎咧开嘴巴笑了起来,说道:“李牧羊,你别躲了,老师没有时间和你捉迷藏。你快出来吧,我有重要的事情找你-----”

    咕嘟咕嘟-----

    除了那咕嘟咕嘟的水声,屋子里没有任何动静。

    “臭小子-----”

    羊小虎怒了,挽起袖子,猛地伸手探进了那木桶里面。

    在木桶里面一阵摸索,脸上露出思索疑惑的模样。

    “奇怪-----”羊小虎把手臂从木桶里面抽出来,手上的水渍瞬间化气消失。“好像有种危险的气息。李牧羊这小子不会出什么事吧?”

    羊小虎又在房间里面搜索了一番,然后重新回到院子。

    他在院子里瞄来瞄去,又朝着悬崖边沿走了过去。

    视线远处,是一眼望不到边际的怒江。

    红水滔天,巨浪翻滚,千年万年,朝着那遥远未知的归途赶去。

    羊小虎欣赏了一番怒江奔腾不息的壮丽画面后,摇了摇头,说道:“奇怪,楚浔明明说李牧羊在院子里,一会儿的功夫跑哪里去了?我再去问问。”

    羊小虎转过身去,匆匆忙忙忙的去寻找李牧羊的下落去了。

    断山高立万刃,直朝云宵。

    悬崖峭壁,即直切陡,猿猴难攀,飞鸟难渡。

    在羊小虎刚才站立的巨石下面,正趴着一个人形的怪物。

    他的眼睛血红,如那怒江的江水。

    那双巨大的爪子深深的插入石头里面,就像是切开豆腐一样的容易。

    他屏声静气,侧耳倾听,等待着那脚步声音渐行渐远。

    -------

    -------

    “思念,我们为什么要走学校后门啊?”

    “就是啊。后门那么偏僻,会不会有野猪把我们给拱了啊?”

    “前些日子听说还有狼----我好害怕----”

    ------

    “嘘。”李思念做出让大家噤声的手势,没好气的说道:“我说我要自己走吧,你们非要跟着我一起走。现在带着你们过来,你们又说自己害怕。要不你们去走前门,我自己一个个走后门。你们怕狼,我才不怕呢。我就怕色狼。”

    “思念姐,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小环一脸委屈的说道。“我们就是喜欢和你在一起嘛,觉得和你在一起很有安全感,你能够保护我们。”

    “就是。思念心地善良,为人又讲义气----而且又不像学校里面的某些女生那样眼睛长在头顶上,好像全世界就她最美,把谁都不放在眼里。”

    “就是就是,思念姐比她们美一百万倍呢。只不过我们思念姐喜欢低调,不喜欢在人多的时候从正门经过,让那些臭男人指指点点-----”

    “思念,你不要生气了。我们都说了要跟你一起走,自然是要跟你一起走的。你走前门,我们就跟着你一起享受荣耀。你走后门,我们就跟着你一起感受低调。你去哪里,我们就跟着去哪里。”

    “对,我也是。”小环握紧拳头说道。

    李思念对这些死党也没有办法,说道:“好,既然决定要跟我走后门,那就不要废话----我走在前面,我会保护你们的。”

    “谢谢思念姐。”几个少女对视一眼,咯咯咯的娇笑起来。

    在李思念的带领下,一群穿着学校灰色制服的女生小心翼翼却又迅捷无比的朝着天都御景中学的后门走过去。

    走到后门门口,李思念朝着四周打量一番,抿着嘴角笑了起来,说道:“思念姐,这里这么偏僻,我们怎么回去啊?”

    “走回去。”李思念大手一挥,豪气干云的说道。

    后门偏僻,没有熙熙攘攘的归家学子,没有汇集成群的接送马车。

    除了这几个妙龄少女,视野所及空荡无物。只有远处的青山和一条看起来坑坑洼洼的泥土路。

    “李思念----”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众人抬头看去,只见头顶的一棵金凤树上面,一个英俊不凡的少年人正一脸笑意的看着她们。

    少年人白衣胜雪,腰间配着兽首玉佩,手里摇着一把钢骨折扇,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大少爷。

    嗖----

    少年人从金凤树上面跳了下来,身体轻飘飘的落在李思念的面前。

    他满脸惊喜的模样,说道:“还真是巧啊,没想到在这里也能够碰到思念妹妹-------”

    李思念快要抓狂了,一把抓住少年人的衣领,吼道:“燕相马,你为什么阴魂不散的在后面跟踪我?”

    “此言差矣。”燕相马收起折扇,近距离的打量着李思念的如花娇颜,死皮赖脸的说道:“你我上一次巧遇是在御景的前门,这一次巧遇是在御景的后门-----怎么能说我阴魂不散的跟踪你呢?缘分,这纯粹就是缘分啊。”

    “你当我白痴啊?”李思念没好气的松开燕相马的衣领,说道:“这也叫做巧遇?你都跑到树上去了还叫巧遇?你这是准备上天呢?”

    “哎哟,这你就不懂了吧?”燕相马‘啪’的一声又打开了折扇,风流公子状的摇晃着,说道:“我的内心深处本是一个多愁善感的男人。我在这学校门口欣赏风景的时候,突然间想到,如果我爬到树上去,是不是从高处看到的风景和在地上看到的风景大不相同呢?于是,我就爬到了树上去了。嘿,结果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小环一脸好奇的问道。她是一个很喜欢猜脑筋急转弯的缺心眼孩子。

    李思念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让她最好不要接那个混蛋家伙的话茬。不然的话他会没完没了把人给啰嗦死。

    “果然不同。”燕相马一脸激动的说道。“那句话是怎么说得来着?站得高就看得远。我站在地上的时候,只能够看到那山的山脚和一个模糊的轮廓。但是当我站到树上来的时候,我不仅仅可以看到山脚,还可以看到那些小山的山头-------为此,我灵感大发,当场赋诗一首。”

    “来来来,我念给你们听听。金凤树如何?花开尚嫌早。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怎么样?怎么样?我只不过就是爬了个树而已,结果就触景生情写出了这样一首绝妙好诗。你们说说,我今天的收获是不是很大?”

    “这首诗根本就不是你写的好不好?”李思念很想捡起地上的石头朝着燕相马的脸上砸过去。哪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啊?

    这分明是以诗入道的星空强者杜若甫的名作好不好?神州大地,只要有耳朵的人都听过这首诗的原句,他怎么好意思把它拉到自己的头上去?

    “至少有两句是我写的-----金凤树如何?花开尚嫌早。就这两句,我就可以和诗圣大人并驾齐驱照耀后人了吧?”

    “他好贱哦。”小环满脸迷醉的看着燕相马说道。

    “贱得让人迷醉。”另外一个小姑娘双手捧心,满眼小星星的盯着燕相马说道。

    “----------”

    (ps:感谢饲养家小朋友的万赏,愿你降龙相马。)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