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1章 选择
    “无论我们躲到哪里,藏得有多深,他们始终会有办法找到我们,我们的族人,在一次又一次的追杀中,越来越少……”

    二姐的声音很平静,缓缓述说,可就是这种平静,让人感受到了一种绝望。

    天地之大,却找不到黑暗魔女的一处容身之地。

    无论上天入地,躲到哪一个角落中,最终人族都会发现他们。

    他们只能看着一个个族人被杀死,家园被践踏,亲人被屠戮,一次又一次,绝望一层层的积压在了内心深处。

    月怜溪呆呆的看着这一切,到了此时,她再也忍受不住,两行清泪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她感到自己的一颗心,像是被撕裂了一般,痛不欲生。

    她的呼吸变得沉重而急促,整个人难受的几乎要窒息。

    她娇躯颤抖,双手紧紧握着,指甲深深的陷入肉中,刺破肌肤,留下了鲜红的血液,却也完全感受不到。

    “三妹,看到了吗?这就是人族,无情狠辣,他们的手中,有我们族人的鲜血,一条条的亡魂,都死不瞑目。”

    大姐冷声道。

    二姐则是冷冷的看着宁江,道:“人族,你有什么想说的?是不是觉得很自豪,你们的先人,如此的神通广大,强横绝伦。”

    “唉。”

    宁江一声叹息。

    “虽然这一切,非我所愿,但实际上,我有不可推脱的责任,是我没有做到对黑暗魔女的承诺,是我让你们遭受了屠戮。”

    宁江愧疚道。

    “既然你知道你有错,还不从三妹的记忆力滚出去!”

    “我们不欢迎你,三妹也绝不会和人族有任何的瓜葛,你们人族,永远是我们的死敌!不共戴天!”

    大姐和二姐喝斥道。

    两人都一样,对于人族有着无比强烈的敌意,这种敌意深入灵魂,不可改变。

    “我可以走。”宁江道,“但是在此之前,我想请你们不要再压制她的记忆。我知道,她想不起我,是你们不想让她想起我,是你们想要抹除她脑海中有关我的记忆,让她和我一刀两断。”

    “我能明白你们的想法,是人族对不起你们,给了你们无尽的痛苦,所以你们不信任人族,不想和任何人族扯上关系,我理解你们,也不会责怪你们这么做,换成我,我也会有这种想法。”

    “可是,一部分人族的敌意,不能代表所有人,一部分人族犯下的错,不能强加在所有人的身上。”

    宁江迎着两人冰冷的目光,心中却是一片愧疚,“我知道,你们不信任我,我也不会要求让你们放出有关我的记忆。我只有一个请求,让你们把她从小成长的那段记忆,放出来给她看。”

    “如果那个时候,她也和你们一样,不肯接纳人族,那我立刻离开。”

    “休想。”大姐冷哼一声,“无论你想耍什么手段,用什么花言巧语,我都不会上当。”

    “人族,死心吧。”二姐冷漠道。

    “大姐,二姐,我想看。”

    就在这时,月怜溪道,她眼眶通红的看着两人。

    “三妹,不要被他的话骗了。”大姐皱眉道。

    月怜溪摇摇头,坚定道:“我想看!”

    “何必要拒绝?究竟该怎么选择,终究是她自己的事情,若是她选择了你们,我也会尊重她的选择,还是说,你们对自己没有信心?”

    宁江淡淡一笑。

    闻言,大姐和二姐对视了一眼,大姐冷哼了一声:“那就看看吧,我相信三妹会选我们。”

    星月湖中的景象一变。

    在一片连绵起伏的山脉中,溪水汩汩,缓缓流淌,一颗玉茧孤零零的溪水上飘下。

    这是荒古禁区!

    这时,一个老者经过这里,发现了这颗玉茧,这老者并不陌生,正是月文赋。

    月文赋发现玉茧之后,先是好奇的上来打量了一下,而当他发现这玉茧中,居然有生命波动的时候,不由得吃了一惊。

    随后,他将玉茧带了回去,细细照顾,几乎每天都陪在玉茧的身边。

    约莫半年后,一个女婴从玉茧中降临。

    月文赋高兴坏了,双手颤抖的抱着女婴,显露出激动的心情,他的眼神中满是慈爱。

    他想了许久,冥思苦想,终于为女婴想出了一个名字,月怜溪。

    之后的一年又一年,月文赋将月怜溪带在身边,当成亲生孙女一样细心照顾,几乎是捧在手里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他对月怜溪的慈爱,无可挑剔。

    “这是你的爷爷,月文赋。”

    宁江微微一笑,道,“还记得掩月宗吗?那里是你的家。”

    “三妹,不要相信他,他只是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罢了,一旦知道你是黑暗魔女,这老东西一定会杀了你。”

    “不错,三妹,这老东西是不知道真相,所以才会对你好,把你抚养成人,否则他只会对你痛下杀手。”

    大姐和二姐冷冷道。

    宁江摇摇头:“不要被她们的话动摇,相信你自己的内心,月文赋对你是否真心,你的心里有答案。”

    “月文赋,是他抚养大了我……”

    月怜溪喃喃,怔怔的看着这一切。

    “三妹,你是怎么了?他是人族,就算他抚养了你,也是因为不知情罢了。”

    “三妹,不要忘了,我们黑暗魔女的无数族人,都是死在人族的手下,人族对我们黑暗魔女赶尽杀绝,这是血海深仇!”

    “三妹,如果不是那么多的族人拼死护送你,你还能活着吗?你若是被人族所动摇,你能对得起那些死去的族人吗?”

    两女分别说道。

    月怜溪的脸上露出痛苦之意,她在挣扎,在犹豫,她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宁江眉头一皱:“够了!”

    “人族,你想说什么?”大姐冷冷道。

    “我知道你们心中的恨,我知道你们经历的痛苦,但是这一切,与月怜溪无关,你们的恨,不该让月怜溪来承受,你们的过去,不该让月怜溪来负担!”

    宁江一字一字道,“如果你们非想要一个公道,我可以给你们,青天大帝一脉,满门上下,一个不留,如何!”不灭剑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