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9章 月怜溪的记忆
    一般来说,黑暗魔女在祖魔泉眼中进行蜕变,几天就会结束,当然,越强的黑暗魔女,蜕变所需的时间也会越久,但是再长,也不会超过十天。

    可月怜溪眼下的情况,已经不是十天半月就能结束得了了。

    祖魔泉眼中,源源不断的力量被吸入玉茧之内,玉茧从原先的漆黑之色,变成了一种乳白之色,透过晶莹如玉的外壳,能够看到里面有一道绝世妖娆的身姿。

    这道身姿光是让人看着,就移不开目光。

    “她跟一般的黑暗魔女不一样。”宁江摇了摇头。

    “嘿嘿,公子爷,你慧眼如炬,无所不知,小的孤陋寡闻,你指点指点小的,我怎么看不出来她哪里不同?”

    老参一脸讨好的问道。

    月怜溪的情况太古怪了,他很好奇里面究竟有什么玄妙。

    “听说过三生三世诀吗?”宁江缓缓道。

    “三生三世诀,难道说……”

    老参大吃一惊,震撼道,“三生三世诀,据说这是参照了六道轮回诀创造出来的功法,虽然三生三世诀远不如六道轮回诀,但也是惊天动地的法门,堪比帝术,修炼此法的人,会有三生三世,进行三世蜕变。”

    “我一直以为,那只是个传说而已,想不到这是真的。”

    “虽然很多传说是夸大其词,但是大多数的传说,都是有迹可循,否则也不会凭空出现。”宁江淡淡道。

    “这么说,六道轮回诀也是真的?”老参不可思议道。

    宁江笑了笑,不愿多说:“谁知道呢。”

    对于宁江这样的回答,老参自然不会满足,连忙讨好道:“公子爷别那么小气,我知道公子爷神通广大,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古往今来,没有公子爷不知道的事情,公子爷就给我稍微透露一点,我对天发誓,保证一个字都不说出去。”

    宁江失笑:“你真想知道,也不是不可以,就看你能不能付出一些代价。”

    “公子爷要什么代价?只要小的力所能及,一定答应公子爷。”老参连忙道,一脸殷切的望着宁江,整个人都几乎要贴到宁江身上。

    “这个也简单,给我一根你的参须。”

    宁江一句话,让老参的面色大变。

    唰。

    老参一下远离了宁江,瞪着眼睛道:“公子爷,你这是狮子大开口,我的参须可是我的命根子,拿什么都不换。”

    他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宁江翻了翻白眼:“好了,废话少说,给我护法,我要看看她的情况。”

    “遵命公子爷!”

    老参又立刻回到宁江身边,一副警惕四周的模样。

    宁江觉得好笑,这老参倒是个活宝。

    他收起心思,闭上眼睛,一缕元神之力弥漫而出,朝着泉眼中的玉茧靠近。

    感受到宁江元神的靠近,玉茧上顿时出现了一股反弹之力,阻挡着宁江。

    “怎么,那么快就不认识我了吗?”

    宁江也不着急,这时,玉茧之上的反弹力薄弱了起来,渐渐消失。

    自从月怜溪化作玉茧之后,宁江便一直把这颗玉茧带在身上,朝夕相处,他身上的气息,对于玉茧来说非常亲近。

    因此玉茧察觉到他之后,便不再抵抗。

    宁江的元神朝前一动,瞬间进入了玉茧之中。

    下一刻,他出现在了一片全新的天地中,对于这片天地,宁江一点也不陌生。

    “一切的起点,你我在这里相识。”

    宁江喃喃,这里是青云国,是落阳城,是他和月怜溪相识的地方。

    他进入了月怜溪的记忆中!

    “真是令人怀念啊。”

    宁江微微一笑,落阳城,对他有不一样的意义,他重生于此,在这里迈出了他重生后的第一步。

    收起所有的怀念,他身形一动,漫步在落阳城的上空。

    整座落阳城,空空荡荡,空无一人。

    宁江看到了柳家的庄园,看到了王家的府邸,也看到了星月湖。他在星月湖停了下来,他曾在这里击败落阳十杰,成为落阳年轻一辈第一人,也在这里杀了先天极限的王降世,一举登上先天榜。

    不过,此时他停留在这里,不是因为这里有多么值得怀念。

    而是因为这里环绕着一阵琴声。

    琴声动听无比,宛如流水击山涧,清风过山川,令人沉醉其中,难以自拔。

    如果说,琴声动听醉人,那么弹琴的那个女子,更是美貌绝伦。

    只见那女子身穿红裙,紧致的裙衣紧紧的包裹着她的肌肤,将那性感婀娜的魔鬼身材完美的勾勒出来,她玉峰饱满,呼之欲出,水蛇腰盈盈一握,平坦的小腹毫无赘肉。

    再往下,便是圆润修长的**,以及曲线完美的翘臀。

    她的眼眸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妩媚,不需要刻意的做作,这种妩媚与她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她就像是天生的祸水尤物,令人一眼见了,便为之着迷,为之疯狂,恨不得把这样的女人,狠狠蹂躏。

    这绝对是一个绝世尤物。

    宁江踏步而下,在这个女子的面前坐下,一语不发,静静倾听着她的琴声。

    许久,一曲弹尽。

    月怜溪这时才抬起目光,细细打量着面前的这个男子:“敢问公子何人?”

    “你把我忘了。”

    宁江盯着她的眼眸,他知道月怜溪没有说谎,那双眼神,的确是把他忘了。

    “我该记得公子吗?”

    月怜溪淡淡一笑,她一笑,一种妩媚之感扑面而来,令人的骨头都要酥了。

    好在坐在她对面的人是宁江,美色再美,也如红颜枯骨,难以撼动他的道心,换成一般人,现在恐怕是心猿意马。

    “没事,不记得就不记得,我们可以重新认识。”宁江笑了笑,道,“我叫宁江。”

    “宁江。”月怜溪想了想,缓缓摇头,“我想不起这个名字。”

    “不用刻意去想,水到渠成就是,你现在想不起我,我给你讲讲我们两人的相识,也许你就会想起来。”

    宁江道。

    “愿闻其详。”

    月怜溪颔首。

    “我们第一次相见,是在一个名叫珍草堂的地方,当时我遇到了点麻烦。”不灭剑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