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7章 我做到了
    哧啦。

    靠的最近的两道流光射来,流光的速度其实不算太快,但要知道,现在宁江正承受着一种庞大的压力,这股压力如山一般,从四面八方挤压着他,使得他的行动变得极其缓慢。

    宁江神色沉重,身体宛如灵蛇一般,避开了第一道流光,流光从他的左肋边穿过,第二道流光,朝他的头颅而来。

    他的头颅已经闪避的够快,但还是不可避免的被擦中了脸颊,顿时,他的脸颊出现一道伤口。

    以天妖体的强大,都抵挡不住这种威力,可想而知,这些流光是有何等的可怕。

    然而,哪怕是在这样的处境下,宁江依旧沉静的可怕,他的眼神没有任何变化,冷静无比。

    “三尺!”

    宁江做出了判断,一旦靠近这些流光三尺,就会遭受到攻击。

    换言之,只要在三尺之外,就能安然无恙。

    接下来,他小心翼翼,缓缓下潜。

    万幸的是,目前这些流光并不密集,有足够的缝隙让宁江在三尺之外穿梭过去。他像是一条鱼般,左右腾挪,慢慢向着深处游去。

    与此同时,他周身上下的压力越来越大,浑身上下的骨骼咔咔作响,宛如负重的牛车发出的声音。可宁江像是感受不到身体上的痛苦,目光一往无前。

    足足九千丈之后。

    这时,宁江的七窍都在开始流血,全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之中,都在溢出血雾,他的整个身体仿佛要碎裂了。

    这种压力太可怕了,非要形容的话,就像千百座巨岳狠狠碾压着他的身体。

    更可怕的是,前面的流光越发的密集,目光望去,其中一些地方,根本没有三尺以上的空间让他穿梭。

    也就说,接下来,他必须要应对一些流光的攻击!

    只有扛过去,才能接近祖魔泉眼,否则的话,将会身死道消。

    “再艰难的路,我都走过来了。”

    宁江喃喃,曾几何时,他面对的危险,远比这里可怕无数倍。这个地方,阻拦不了他的脚步。

    他想也不想,直接踏入。

    一道道的流光极其美丽,照亮了黑暗的湖底,只是宁江没有心情欣赏这份美丽,他一边要承受庞大的压力,一边要注意和流光之间的距离。

    不久后,他停了下来,前方的流光颇为密集,他要穿过,势必会引起流光的攻击。

    “一共四道。”

    宁江仔细观察着,在脑海中推演这四道流光的攻击方向,不久后,他有了判断,一步落下。

    哧啦。

    第一道流光率先射来,宁江毫不费力的避开,第二道和第三道流光,也在宁江的预料之中。

    只有第四道流光,击中了宁江的身体,从他的左肩头穿透而过,带起一连串的血液。

    对于这一击,宁江无动于衷。

    这已经是他推演出来最好的方式,以一点伤势的代价,穿过这个地方,这样的代价他承受得起。

    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想要无伤穿过,毫无可能,他只能寻求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利益。

    又过了不久,宁江遇到了第二个难关。

    他依然是先在脑海中模拟一下流光的攻击,有了充足的把握之后,方才前进。

    几乎每隔十几丈,宁江就要面对一次这种难关,其中大多数,都是要让他付出一些伤势,方能通过。

    渐渐的,他身上的伤势越来越多,一个个前后透亮的血洞贯穿他的身体,令他的身体遭受了严重的重创。

    最为严重的一次,是沿着他的心脏旁边贯穿。

    并且,他全身上下的骨骼,也在巨大的压力下出现裂纹,五脏六腑,几乎要被挤压成粉末。

    他的身体破破烂烂,摇摇晃晃。

    但他的眼神,就像是黑暗中的火炬,明亮无比,此时此刻的他,仿佛一块被烧红的钢铁,越是敲打,越是坚韧。

    “噗嗤。”

    又一道流光贯穿了宁江的身体,这一次,宁江脸色一白,直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这一击,射穿了他的心脏,鲜红的血液狂涌而出。

    虽然说武者炼成了元神之后,哪怕身体被毁,也不会死去。但身体终究是根基,而心脏又是身体的核心,体内的血液流动,全是靠心脏推动。

    可以说,心脏就是人体的动力炉,一旦失去了心脏,人体也将失去控制。

    心脏被射穿,宁江一下感到自己对于身体的控制艰难了许多,灵活度骤降。

    “已经近了。”

    宁江的意志没有丝毫动摇,他感受到下方孕育着一股庞大无比的力量,这股力量,正是祖魔泉眼。

    他强行控制着破破烂烂的身体,一步步朝着目的地而去。

    流光越来越多,身上的伤势越发的严重,他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几乎流尽了,这种伤势太惨烈了,无论谁见了,都会动容。

    “到了。”

    终于,宁江踏入了目的地。

    只见在湖水底下,有一口井,这口井像是一根骨头一样,深深的插入地面之中。

    “咕咚咕咚”的泉涌之声,从井中响彻而起。

    这就是祖魔泉眼,当前的魔界,这种泉眼已经举世难寻,对于魔族来说,祖魔泉眼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特别是黑暗魔女,这是黑暗魔女得以蜕变的根源之物。

    宁江站在祖魔泉眼的附近。

    一股巨大的排斥力,从祖魔泉眼上扩散出来,隐约间,宁江能够察觉到祖魔泉眼对自己的敌意。

    这终究是魔族的至宝。

    而他是人族,这一点就使得祖魔泉眼不可能接纳他。

    当然,宁江也没打算进入祖魔泉眼,他站在附近,取出了黑色的玉茧,玉茧一闪一闪,传来阵阵微弱的心跳声。

    看着这颗玉茧,宁江不由得一笑:

    “我说过,一定会救你,现在我做到了。”

    孤身一人踏入魔界,费劲千辛万苦,为的就是现在这一刻。

    只是不知道,里面的月怜溪,能不能听得到他的声音?

    宁江在不迟疑,轻轻一推,黑色的玉茧缓缓的飘向了祖魔泉眼,祖魔泉眼感受到玉茧的接近,出现一股柔和的吸力,将玉茧吸收了进去。

    “但愿这一番蜕变之后,你还是你。”

    宁江轻语,他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身体倒在了祖魔泉眼的附近。不灭剑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