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0章 夏颜妃的丹药
    ,精彩小说免费!

    白狐族沦落在外的族人回归,整个白狐族上下,都是一片喜悦,亲人重逢,对于白狐族而言,这自然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而这一切,也更是让白狐族众人心中感激。

    他们知道,白狐族能有这样的改变,全是源自于宁江!

    是那个年轻人,为白狐族带来了不可思议的奇迹,是那个年轻人,一手挽救了白狐族,把白狐族从深渊之中一把拉了出来。

    “宁公子对我白狐族有再造之恩,此恩,我等永不能忘!”

    白清扬和一众白狐族长老聚集在一起,他们在商讨,如何回报宁江的恩情。

    在他们看来,给宁江什么宝物,这完全不现实,各大强族收来的丰厚资源,宁江都看不上,全部送给了他们,他们白狐族,能有什么宝物,可以让宁江心动?

    最终,讨论过后,他们有了决定,要给宁江立一个雕像。他们要让这雕像永远的成为白狐族的标志,受白狐族世世代代的供奉。

    不过这件事情,最后还是没有落实。

    因为叶沉鱼阻止了他们。

    “他不会喜欢的。”叶沉鱼只有这么一句话,她很了解宁江。

    她知道,宁江对白狐族所做的这一切,更像是一种补偿,一种还债,一种赎罪。

    “既然叶小姐这么说的话,那我们就不做了。”

    白清扬没有一意孤行,而是采取了叶沉鱼的建议,对于这个跟在宁江身边,如仙一般的女子,他不敢有任何怠慢。

    在他看来,叶沉鱼是宁江的女人,那么她的话,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代表宁江的意志。

    ……

    从宁江开始炼丹,时间很快来到了半个月后,这一日,天空中电闪雷鸣,滚滚黑云,笼罩住白狐族的一个山头。

    在那山头之中,响起异兽咆哮的声音,惊天动地。

    对于这样的动静,早在火狐族的时候,众人就见过一次,那一次,是宁江炼制了一颗通灵丹药。

    而这次的动静,也足以看出,宁江又炼制了一颗通灵丹药!

    并且这颗通灵丹药,比上次的那一颗更加强大,更加惊人。

    适时,丹雷劫落下,将整个山头笼罩进去。

    在白狐族的所有人,都看到有一头形似麒麟的瑞兽,冲天而起,和丹雷劫对抗,巨大的吼声充塞天地。

    “超凡炼丹师的炼丹手段,真是令人敬畏啊。”

    “当今的大千世界,超凡炼丹师的数量,就像天王一样,不超过一个巴掌,而宁公子是里面最年轻的,他的潜力,堪称无限。”

    “若是宁公子专修炼丹之术的话,假以时日,成为大千世界第一炼丹师,都不在话下。”

    白狐族众人议论纷纷。

    这个世上,不同的武者会选择不同的道,人各有志,有的武者,对修炼就不怎么上心,而是专心炼丹,或是阵法,或是其他……

    炼丹之道,阵法之道,远不如武道受欢迎,可一旦修炼到极致,一样能成为号令天地的顶尖人物。

    “宁公子是个奇人,我看炼丹之道对他来说,也只是随手修炼的小道罢了,宁公子要走怎样的道,不是我们能议论的。”白清扬告诫道。

    “是。”

    众人点头,他们自然也不会大胆到去对宁江指手画脚,去教宁江走哪条路。

    约莫一个时辰后,丹雷劫渐渐散去。

    如麒麟般的异兽这时也化作了一颗浑圆的丹药,这丹药闪烁着神光,里面有一头麒麟奔腾怒啸,神异无比。

    “妃妃,来。”

    宁江向小白狐招了招手,小白狐蹦蹦跳跳地爬到他的肩膀上,一双充满了灵性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他手中的丹药。

    “吃下它。”

    宁江把丹药放到了小白狐的面前,小白狐伸出鼻子,轻轻的嗅了嗅,似乎在试探这丹药的味道好不好。

    “啾啾啾……”

    小白狐突然叫了起来,摇了摇头,宝石般的眼珠中充满了抗拒之意。

    宁江莞尔,笑道:“怎么,你还怕苦?良药苦口,乖,吃了吧。”

    “啾啾啾……”

    小白狐却是固执的很,依旧对这颗丹药表达拒绝。

    “咳咳,既然这小丫头不肯吃,也不能浪费,就让我来效劳吧。”

    小叶子飞了过来,他眼睛发光,凑近了宁江手中的这颗丹药。这颗丹药耗费了诸多天材地宝,而且达到了通灵级别,若是服下的话,对他有巨大的好处。

    “一边去。”

    宁江没好气的给了小叶子一掌,将他拍飞。

    “嘿,小子,那么小气做什么,既然这小丫头不想吃,你勉强她也不好,所谓强扭的瓜不甜,再说了,你不是要帮我完成第七变吗?服下这颗丹药,我离第七变又能更进一步。”

    小叶子死皮赖脸的飞了回来,他张着嘴巴,嘴角都几乎要留下口水来。

    “你的事情,以后再说吧,现在时机还不成熟,我要帮你完成第七变的话,肯定是让你一次性完成。”宁江摇头道。

    “那好吧,小子你可不要忘了今天的话。”闻言,小叶子还是放弃了这颗丹药。

    “妃妃,快听话。”

    宁江拿起丹药,贴近了小白狐的嘴巴。

    小白狐连忙扭开头,鼓起腮帮子,一脸不满的样子。

    “好吧,既然你不听话,我就让沉鱼来吧。”宁江摇头道。

    “啾!”

    小白狐连忙叫了一声,声音变高了许多。

    “怎么,那么怕我吗?”

    突然,一道空灵的声音响起,似玉珠落盘,动人之极。叶沉鱼走了过来,伸手抱起小白狐,美眸幽怨的说道:“夏颜妃,我对你有那么坏吗?”

    闻言,小白狐哼了一声,把头扭开。

    自从叶沉鱼来了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在宁江的胸口睡过一次,而且叶沉鱼还时不时的对她挠痒,如此一来,她自然对叶沉鱼充满了敌意。

    叶沉鱼咯咯一笑,她从宁江的手里接过丹药,带着一分调皮的道:“夏颜妃,不好好吃药的话,我可要挠你的肚子了!”

    小白狐的眼睛一下睁大。

    和叶沉鱼对视了片刻后,她仿佛轻叹了一声,充满无奈的妥协,嘴巴一张,乖乖吃下了丹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