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7章 一朵花,宁江的安排
    ,精彩小说免费!

    白青丘不理解洛凌仙的话中之意,但正如洛凌仙所言,宁江能够理解。

    他知道洛凌仙做了什么,知道洛凌仙的目的。

    只是,就像洛凌仙无法确定,自己的师父知道了这一切后,会不会原谅她,她心中的迷茫,此时也正如宁江的内心。

    他会原谅洛凌仙吗?

    纵然他身为帝尊,战天庭,入禁土,都从未有过丝毫犹豫,道心坚定的不可动摇,可是在这一刻,他的内心,却如一团乱麻。

    他的心,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摇摆。

    他就这样站在那里,似乎忘记了时间,怔怔出神。

    许久许久,他终于一声轻叹。

    如今的他,无法做出抉择。

    或许,只有等他亲自见到了洛凌仙,他的内心,才会有答案吧?

    “嗡!”

    突然,光雨澎湃,一旁的枯树化作一点点的白光,凝聚成了一朵洁白无瑕的花朵,缓缓飘落。

    宁江伸出手掌,接住了这朵花。

    这一刻,像是穿越了万古时光,师徒两人,以一种特别的方式重逢。

    “凌仙,以你手段,你应该还在这个世上吧?”

    宁江喃喃,随后收起了手中的这朵花。

    他看向木棺中的尸骨,眼神中露出一抹愧疚:“这三万年来,你辛苦了。凌仙的事情,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给你们所有人一个交代,你且在这里安息,待我重振白狐族,再来与你醉上一场。”

    宁江最后看了一眼白青丘,然后重新盖上棺,将周围的泥土一点点的埋上。

    做完一切后,他离开了这里。

    唯一的枯树也不在了,这里变得光秃秃的,显得寂寞无比,谁能想到,就在这样平凡的地方,会有一位十万年前威名赫赫的神将埋葬于此?

    “公子。”

    狮啸天几人还在外面等候,见到宁江出来,连忙叫了一声。

    宁江对他们点了点头,目光一扫,只见白狐族的大长老等人,眼神殷切的看着他,他当然知道对方在想什么,道:“这就是你们先祖白青丘的墓,但他埋在此地,是他自己的意愿,你们不要善做主张,去移动他的墓。”

    “我知道了。”

    大长老答应了下来,一开始他的确有迁移此墓的想法,毕竟这是他们的先祖,按照道理,应该埋在那种上好的风水宝地,白狐族每年都要去祭拜才对。

    “此外,在这个地方,多种一些桃树,你族中的孩子如果愿意,可以常来这里,陪伴青丘。”

    说到这里,宁江心中一叹。

    白青丘孤零零的埋在此地,整整七万年,都没人知道这个地方,七万年,没有任何人来这里上过香,祭过坟,这里一副荒无人烟的景象,这是何等的孤寂?

    虽说人死如灯灭,死后就阴阳两隔,但这样孤零零的葬在此地,终究是一种悲哀,宁江明白,这是白青丘心中有愧,他认为自己是罪人,认为自己无言去见帝尊。

    所以,他用一种近乎于惩罚自己的方式,埋下了自己,连血脉相连的族人,他都不曾透露。

    一埋,就是七万年。

    今天如果不是宁江来到了这里,白青丘还会继续孤单下去。

    他不知道,黄泉地府中,白青丘有没有和其他的几位兄弟团聚,但他不忍再见到白青丘的尸骨继续这样孤单。

    因此,他让大长老在这里种植桃树,也让白狐族的孩子,能多来此地,陪一陪他们地下的这位先祖。

    对于宁江这种近乎于命令的话,大长老并未抗拒,他隐隐有种感觉,宁江的话就像是金口玉言,不可违逆,似乎他们白狐族,对宁江的命令要无条件服从,这是一种源自于血脉中的奇怪本能。

    “敢问宁公子,先祖的墓中,可有留下什么宝物?”

    大长老忍不住问道。

    先祖白青丘,曾经追随过一位无敌的人物,一生修为达到了圣君之境,这样的存在,生前必然会有诸多宝物。若是他的墓中,能够留下一些宝物,比如说圣器,有这样的依仗在,他们白狐一族,也就无需再怕天鼬族。

    “白青丘的墓中,只有他自己。”宁江回答。

    “唉。”

    大长老一声叹息,其他的白狐族人,也面露遗憾,本来他们还寄望于白青丘能够留下一两件宝物,以求重振白狐族,现在幻想破灭,他们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现实。

    “听说上古时候,我们白狐族其实有诸多圣器存在,可惜后来天鼬族进攻我们白狐族,夺走了我们的诸多宝物。”

    “如果青丘先祖的圣器留下来了,天鼬族又算什么?”

    几位白狐族的族人叹息。

    白青丘乃是圣君之境,他们的圣器,足以杀死大圣,可惜的是,白青丘的圣器,却不知所踪。

    闻言,宁江心中又是一叹。

    白青丘的圣器,在七大神将围攻洛凌仙的那一战中,被洛凌仙所毁,否则以那个葫芦的威能,圣君之下,足以所向睥睨。

    “我问你们,你们白狐族,可有一杆旗?”

    宁江询问。

    万星飞仙旗,当初他赐给白青丘的神器,和洛凌仙的那一战之中,此旗受到了损伤,但并未毁去。

    之后白青丘也是利用此旗,隐藏了自己的气机,一躲就是三万年。

    而在白青丘临终前,他看到白青丘将此旗交给了白狐族。

    “什么样的旗?”

    “旗面上绘有万星。”宁江描述了一下。

    大长老陷入了沉思,在脑海中搜索有关此旗的记忆,良久,他想起了什么,道:“我想起了来了,我白狐族一族,曾经的确有过这样的一杆旗,不过那杆旗,好像并没有什么用处。”

    “现在那杆旗在何处?”宁江神色一震。

    他知道,不是万星飞仙旗没有用处,而是如今的白狐族,根本无人可以驾驭万星飞仙旗,因为白狐族的体内,已经失去了他当初赐下的血脉。

    “在百年前的时候,那杆旗就遗失了,落入了天鼬族的手里。”

    大长老摇头道。

    按他所说,百年前,天鼬族又进攻过一次白狐族,几乎把整个白狐族的宝物,掠夺一空。

    而天鼬族的这种掠夺,几乎每隔百年,就会发生一次。

    天鼬族和白狐族是世仇,他们根本不会给白狐族任何发展壮大的机会,只要白狐族稍有壮大的迹象,天鼬族就会对他们出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