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6章 世上会有两朵相同的花吗?
    ,精彩小说免费!

    空间恢复了平静。

    枯树下,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跌坐在地,一个绝代风华的女帝傲世而立。

    “三万年了,你看上去还是那个样子,没有任何的变化,我却已经老了,不中用了。”

    白青丘看着自己枯槁的双手,缓缓的述说着,声音很平静。

    “时光无情。”

    洛凌仙吐出四字。

    “是啊,时光无情,可人有情。”白青丘淡淡一笑,显得很洒脱,“凌仙,还记得你小的时候,我抱过你,也指点过你修行,你还叫过我白叔叔,现在想起来,一切还是那么清晰,就像是在昨天一样。”

    “人是会变的。”

    洛凌仙声音飘渺,听不出情绪。

    “有些人会变,有些人不会。”白青丘看着洛凌仙,“凌仙,念在曾经那一声白叔叔的情分上,你能让我死个明白,你为什么要背叛帝尊?”

    “不要告诉我,你修炼什么无情道,一花一世界,花开众生相,这根本不是无情人所能开创的道。”

    整整三万年,白青丘一直在思考,洛凌仙这样做的原因。

    帝尊失踪,她身为帝尊唯一的亲传弟子,完全可以接管帝尊的一切,而他们几大神将,也会全力辅助洛凌仙,为洛凌仙护道。

    洛凌仙一样可以踏入帝境,何必要背叛帝尊,对他们赶尽杀绝?

    洛凌仙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她目光悠远,深不可测:“白叔叔,整整三万年,你一直在找师父,这三万年,你明白了什么吗?”

    白青丘目光一颤,他嘴唇有些颤抖,心中纵然有万般的不情愿,还是开口道:“帝尊不在了。”

    “是啊,师父不在了,三万年前,我就已经察觉到,师父从这个世上离开了。”

    洛凌仙喃喃,她神色淡漠,难以看出她是喜是悲。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这样做的理由。”

    白青丘追问,这是困扰了他三万年的问题,也是其他几位神将的疑问。

    他们至死都不能理解,洛凌仙做这一切的原因。

    洛凌仙伸开手掌,掌心之中,一朵鲜花盛开,这朵花慢慢飘起,落在旁边的枯树上。

    刹那间,光雨弥漫,枯木再生,短短一个呼吸内,这棵枯树生命勃发,一朵朵鲜艳的桃花争先恐后的盛开,密密层层,宛如一片朝霞。

    白青丘失神的看着这一幕,嘴角露出一抹讽刺:“不愧是女帝,手段通玄,一念间,就为一颗枯树逆天改命。”

    这一幕,多么像曾经的帝尊,为洛凌仙逆天改命。

    只是,现在帝尊不在了,如今是凌仙女帝的时代。

    没有在乎白青丘话中的讽刺,洛凌仙看着桃树,看着上面的朵朵桃花:“白叔叔,你说这个世上,会开出两朵一模一样的花吗?”

    “你究竟想说什么?”

    白青丘看着洛凌仙,他觉得洛凌仙是如此的陌生,就像是无穷的迷雾笼罩,让他难以看透。

    “我的道,你们不懂,我要做的事情,你们也不会理解。”洛凌仙声音淡淡。

    “我们不能理解?那么连帝尊,也不会理解吗?连你的授业恩师,也不懂吗!”白青丘质问道。

    “若是师父的话,他会理解的,只是……”洛凌仙望着天空,怔怔出神,“只是不知道师父,愿不愿意原谅我?”

    “原谅你?洛凌仙,你有什么资格奢求帝尊的原谅,你又有什么资格,称帝尊为师父!”

    白青丘冷笑道。

    洛凌仙没有发怒,她消失了,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唯有旁边盛开的桃树,让白青丘明白,凌仙女帝来过这里。

    白青丘留在原地,失魂落魄,他本是来求死,但是洛凌仙却只是废去了他的道行,没有亲手杀他。

    但他也明白,自身时日无多,就算洛凌仙不杀他,他的寿元也不剩几日可活。

    “我是罪人,兄弟们拼死为我争取了一线生机,但整整三万年,我都没能找到帝尊。”

    “我是罪人,纵然入了黄泉,也无颜去见兄弟们,无颜面见帝尊……”

    白青丘喃喃,一张脸上,已是老泪纵横。

    整整三万年,哪怕是他的白狐族遭受天鼬族的屠戮,他都忍住了,未曾流下一滴眼泪。

    但是这一刻,他情不自禁,泪水像是开了闸一样的落下。

    他的心中,有无限的悔恨,无限的愧疚。

    六位神将,拼上性命,让他活了下来,可是他却辜负了众人的期望,未能找回宁江,而且到最后,他都未能明白,洛凌仙做这一切的原因。

    早知如此,或许在三万年前,他就不该逃跑,他应该和其他六位神将一样,拼上性命。

    至少,他可以和自己的兄弟们,一起长眠。

    “三万年了,等我进了棺,入了地府,还能见到你们吗?你们会在下面等我吗……”白青丘的手掌抚摸着大地,嘴唇颤抖不止。

    不知过了多久,白青丘擦干了泪水,慢吞吞的站了起来。

    此时此刻的他,身上看不到一丝一毫神将的风采,他只是个羸弱的老人,步履蹒跚,摇摇晃晃。

    他站在桃树下,独自一人,一朵一朵的采摘着桃树上的桃花,然后像他年轻时候一样,制作桃花酿。

    “不知道帝尊,还会不会喜欢喝我酿的酒?”

    白青丘的神色是如此的专注,他把生命中最后的时光,最后的精力,全部都倾注在这两罐桃花酿上。

    在他大寿来临的最后一日。

    他去了一趟白狐族,交代了后事,让白狐族抹去他的姓名,甚至不得去祭祀他。因为,他有愧于白狐族,在白狐族没落之时,整整三万年,他一次都没有出手。

    最终,他独自回到了桃树下,在桃树下挖了坟,将两罐桃花酿埋了进去。

    “帝尊,青丘把酒带来了。”

    白青丘盖上棺,埋下了自己。

    所有的画面,到此戛然而止。

    宁江默默的看完了这一切。

    他抬起头,站在枯树旁,一如当年的凌仙女帝那样,怔怔出神道:“这个世上,会开出两朵一模一样的花吗?”

    这是他当年问过洛凌仙的问题。

    洛凌仙告诉他:会!

    而他则说不会。

    他认为世上绝对不可能有两朵相同的花,他宁愿相信有人真的能长生不死,也不信这个世上,会有两朵相同的花,即便一朵消逝,重新诞生出来的那一朵,也不不可能相同。

    师徒两人,第一次在道义上有了分歧。

    他永远记得,那个孩子当时倔强的眼神。

    “凌仙,值得吗?”最终,宁江喃喃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