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0章 木棺一具,有酒两罐
    ,精彩小说免费!

    泥土被宁江一点点挖开,他手上沾着泥土,但他完全不在意,神色专注而认真。

    狮啸天忍不住想要上去帮宁江,但叶沉鱼拦住了他,对他轻轻摇了摇头。

    叶沉鱼清楚,这一刻的宁江,不希望任何人去打扰。

    此时此刻的宁江,和他们不是一个世界,这是一种难以言明的感觉,但是叶沉鱼能够感受到宁江的哀伤,宁江的寂寞。

    白狐族的人也在旁边安静的看着,不知为何,看着那个伏在土地上,用着自己双手一点点挖土的青年,他们感受到了一种神圣感,这种神圣感令他们连一口大气都不敢喘。

    很难想象,刚才那个弹指间,就灭杀一位大天位强者的人,居然会做这种看去很没有身份的事情。

    同时,他们的心里也在紧张,宁江真的能找到他们先祖白青丘的坟墓吗?

    先祖白青丘,乃是一代圣君,带领他们白狐族走向了辉煌,如此强大的人物,他的坟墓,会葬在一棵枯树之下吗?

    这种事情,让人很难相信。

    慢慢的,泥土越挖越深,突然,宁江的手指,感受到了一种坚硬感。

    他心中微微一跳,双手也不由得有些颤抖,像他这样的人,平时内心宠辱不惊,就算天塌下来,也很难有什么变化,但是此刻,他却心绪难平。

    他深吸了一口气,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一点点的清理掉周围的泥土,终于,一具古棺,出现在了他的眼中。

    “这是!”

    白狐族的人大吃一惊,目不转睛的看着这具棺材。

    这是一具木棺,用桃木制造而成,经受了漫长的岁月侵蚀,很多地方的木头已经有些腐烂,看去破破烂烂。

    白狐一族的人面面相觑,这里居然真的埋着一具棺材,此事他们从来不知道。

    宁江,是如何知道的?

    这个时候,白狐族的人众人忍不住走上前来,这具棺材里面所埋的人,会是他们的先祖白青丘吗?

    就在他们靠近木棺之后,所有白狐族的人,身体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他们感受到了一种亲近的气息,一种本源的气息。

    “先祖,真的是一位先祖埋在这里!”

    大长老声音颤抖,这种本源气息,绝对不会出错,他们体内的血液都在沸腾、在咆哮、在欢呼。

    几乎已经可以确定,这就是先祖白青丘的坟墓!

    “你们都下去吧。”

    这时,宁江开口了。

    听到他的话,白狐族的人不由得一愣,这是他们的先祖之棺,现在他们都想要拜一拜先祖,宁江作为一个外人,却要他们退下,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大长老沉吟了一下,朝着木棺拜了一拜,然后对族人道:“走,我们先下去。”

    连大长老都发话了,普通族人自然不敢违抗,纷纷退下。

    “你们也下去。”宁江又道。

    闻言,狮啸天,青鳞鹰还有叶沉鱼,也一起离开。

    倒是小白狐留了下来,原本有点怕生的她,这个时候大眼中带着一分迷茫,一分不解,一分疑惑的朝着木棺慢慢靠近。

    宁江看了她一眼,没有驱走她。

    他眼中带着一丝丝的哀伤,双手搭在棺木上,缓缓的打开了这具破烂的木棺。

    棺内,是一堆白骨遗留在那。

    这堆白骨是一只狐形的骨骼,毫无疑问,葬在这里的,是一只白狐。

    宁江的目光一颤,嘴唇紧紧抿着,过了许久,他才缓缓开口,声音带着一丝丝的颤抖:“青丘,十万年了,我们又见面了。”

    一堆最为普通的白骨,早已看不到故人曾经的音容,但是宁江认得这堆白骨的气息。

    他知道,躺在这里,永远陷入沉眠的人,就是当年追随他、跟着他战天庭,入禁土,一生都忠心耿耿的八部神将之一,白青丘!

    他知道,这曾是他最信任的部下之一。

    他知道,躺在这里的不是什么罪人,而是他的挚友。

    “无颜见我?青丘,你在说什么啊。”

    宁江的声音控制不住的颤抖。

    十万年前,他无父无母,一心问道,故而修行高歌猛进,但也是这样孤独的出身,让他极为重视情义。

    在外人面前,白青丘是他手下的神将,是他的部下,但是私下里,白青丘是他的挚友,他们一起喝酒,一起论道,一起征战四方。

    他们相识的很早很早,年轻时候就相互认识,最后经历了无数的大战,无数的劫难,漫长的岁月之后,才成功站在了巅峰。

    “嘤……”

    突然,一道低低的哭声响起。

    不知道为什么,小白狐看着木棺中的白骨,感到了一种发自内心的悲伤,她乌黑如宝石般的眼中,一颗颗晶莹的泪珠忍不住落下。

    她低低的叫着,似乎要唤醒这一堆白骨。

    宁江轻轻抱起了小白狐,眼神柔和:“原来你是青丘的后人……”

    十万年过去了,白狐族开枝散叶,其实很多血脉,都已经和白青丘无关,但是小白狐,显然是白青丘的直系后代,她的体内,流淌着白青丘的血。

    “给我拿桃花酿来!”

    宁江坐在木棺前,传出声音。

    外面白狐族的人听到了他的话,顿时一愣,桃花酿是他们白狐族的一种酒,已经有了漫长的历史。

    “赶快去把最好的桃花酿拿来。”大长老吩咐道。

    白狐族的人行动很快,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桃花酿就被拿了过来。

    宁江直接拍开一个酒罐的封口,手掌一抓,放在嘴边大口饮酒,入口之时,桃花香甜,美味醇厚。

    “不是我要的味道!”

    但是,宁江喝了一口就把酒丢开,这不是他要的桃花酿,不是他记忆里的味道。

    “咦?”

    宁江看到什么,又俯下身,继续挖土,没过一会,在木棺的旁边,他挖出了两罐酒。

    这两罐酒,封存在上好的宝玉之中,十万年过去了,都没有任何损坏。

    宁江小心翼翼的拍碎宝玉,取出一罐,尝了一口。

    是了!

    这就是他在找的味道,这就是白青丘亲手酿的酒!

    宁江仰头,直接一饮而尽。

    十万年前,他喝过神花酿造的美酒,尝过仙酿,饮过琼浆,品过天液,但那些东西,在此时都不如这桃花酿。

    桃花酿,这只是用桃花酿造的一种普通的酒,一种廉价的酒,但是对于宁江来说,它有不一样的意义。

    曾几何时,他和白青丘坐在这颗桃树下,一起饮酒,笑谈世间。

    曾几何时,他和白青丘无敌世间,又回到这桃树下,回味年少。

    曾几何时,他们第一次相识之时,那个白白净净的年轻人,就是拿着这样一罐酒,问他喝酒吗?

    光阴无情。

    这里,再也看不到盛开的桃树,再也看不到那个拿着桃花酿的年轻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