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1章 修炼天妖体
    ,精彩小说免费!

    “这是天碑诀?怎么可能!”

    虫子大吃一惊,它修炼了天碑诀,对于这门战斗之法无比熟悉,所以宁江一出手,它就看出了底细。

    这令它感到不可思议,难道说,宁江也在某个地方,得到了天碑诀的修炼之法?

    但是,这可能性并不大。

    当年它得到天碑诀,是进入了一处险地,在一块巨碑上看到了此法的记载。

    它修炼完成之后,就毁掉了那块巨碑。

    又或者,宁江刚才通过和他的交手,以此学会了天碑诀?这更加不可能,天碑诀这种战斗之法,玄奥无比,除非是得到完整的修炼口诀。

    “很惊讶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你有,我也有。”宁江淡淡说道。

    十万年前,他为了创造神印诀,参悟过诸多的战斗之法,天碑诀也在其中,尤其是他身为传奇至尊之后,基本上世间百分之九十九的法决,他都见过。

    “就连天蚕九变的修炼之法,我都知道,你信不信?”

    宁江这一句话,更是让虫子骇然动容,天蚕九变,这门功法比起天碑诀更加珍贵,这是一门问鼎长生不死的功法,尽管并不完整,可依旧有夺天地玄妙的无上造化。

    “天地神石,孕有神胎,化而为蚕,生而为圣……天蚕九变,九炼成仙!”

    宁江一句一句念了起来,虫子由一开始的不相信,变得再也说不出话来。

    它的身体都发出了颤抖,因为宁江现在念的,的的确确就是天蚕九变的口诀。

    这令它无法理解,天蚕九变,这个世上,绝不可能有第二个人知道。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小迷糊已经不在了,你为什么能知道此法……”

    虫子声音颤抖。

    “我说过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宁江神色平静,“你或许觉得你的秘密很重要,但在我面前,不用太自视甚高,这个世上,能吸引我的秘密,寥寥无几。”

    要论秘密,宁江身上的秘密,远远超过虫子。

    “什么时候,你愿意跟我谈谈,那我倒是有兴趣听一听,若是你不想说,也没关系。”宁江话锋一转,道,“好了,废话先说到这里,把金丝天蚕的血脉给我吧。”

    虫子慢慢的平静下来,它张嘴一吐,飞出一团拳头大小的血液,这血液通体金色,相当不凡。

    这虫子自己的身体,只有拇指大小,可是它的肚子,却内有空间,别说这一小团血液,便是一个湖泊的血,它都能吸收干净。

    “血脉齐了,是时候修炼天妖体了。”

    宁江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期待。

    ……

    一处幽静的山谷中,宁江正式开始了闭关。

    只见山谷的中心,是一个巨大的火炉,这火炉如同一座小山,上面火焰缠绕,像是一只只的火鸦在飞舞,恐怖的温度扩散出来,使得这里滚烫无比。

    这火炉很不凡,乃是从七大超级宗门,焚天谷的宝库中所得,名为万焰火鸦炉。

    这座万焰火鸦炉,其实是一座器炉,简单来说,就是用来炼制法宝的东西,只要是天武境以下的材料,无论是多么坚硬的金属,一放入里面,不用多久就会被融化。

    而此时此刻,宁江就身处于这火炉之内,火炉之内的空间很大,就像是一座山被挖空的大小,四面八方,一只只的火鸦在飞舞,这些火鸦的温度比岩浆还要更高,几乎已经在朝着火精变化。

    宁江就端坐在火炉的正中心,恐怖的高温侵蚀着他,即便他是九劫天雷体,也承受不住,皮肤裂开,里面的鲜血一出现,就被高温气化。

    慢慢的,从他的手指开始,一点点的化作飞灰,每一寸的血肉,都在逐渐消失,他整个人,似乎要被焚烧殆尽。

    这种景象很恐怖,光是让人看上一眼,就头皮发麻。

    而且,这是一种恐怖的酷刑,会伴随着无法想象的剧痛,便是意志坚定如铁的人,都难以忍受,毕竟,即便是钢铁,在这火炉之内,也坚持不了一个呼吸,就要被融化。

    宁江坐在那里,安静的像是一尊古佛,生与死,痛与苦,一切种种,都无法影响他的心。

    约莫一个时辰后,他全身的血肉都消失了,变作了一具白骨。

    三个时辰后,“咔嚓咔嚓”的声音响彻而起,宁江全身的骨骼也承受不住,开始裂开。

    “噼啪!”

    终于,一根骨头被高温烤的炸开,从骨骼之内,流出了灿烂的骨髓,这骨髓上电光涌动,正是九劫天雷体的特性。

    足足五个时辰后,宁江的骨骼,也彻彻底底的化作了粉末,成了骨灰。

    任谁看到这种情况,都会以为宁江已经死的不能再死。

    不过,在这火炉中,一座小塔悬浮在那里,宁江的元神位于封神塔内,冷漠的看着这一切,如果连元神都毁灭,那他才会真正的死亡。

    这五个时辰,他就看着自己的肉身被烧成骨灰,一直无动于衷,那种巨大的痛苦,他根本就不在乎。

    他的意志,坚不可摧,任何痛苦都能忍受得了。

    “接下来,就是重中之重了。”

    宁江元神轻语,伴随着一阵哗啦啦的血液声音,上百种上古遗种之血,全部被他取了出来,与此同时,还有种种天材地宝。

    这些血液和天材地宝,与他的骨灰融合在一起,周围一只只的火鸦飞舞,从嘴中吐出赤红的火焰,欲要毁灭一切。

    这个过程,一直持续了整整一个月。

    一个月后,只见他的骨灰和上百种血液,化作了一尊身影,这身影还有些模糊,不够清晰。

    “最后一步。”

    一根骨头被宁江取了出来。

    这骨头通体莹白,上面弥漫着一种不可言明的气息,这根骨头,是在丰州从林家老祖的手中所得,当时也正是因为这根骨头,他才会放林家老祖一条生路。

    这根骨头,落在林家老祖的手中已经有漫长的岁月,但是林家老祖一直没有解开这根骨头的秘密,就连这骨头究竟是什么物种,都无法得知。

    但是以宁江的见识,却知道这不是什么骨头,而是一根树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